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柯军:用“实验”打开昆曲的另一扇门


来源:新华日报

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传统与先锋,似乎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但昆曲名角柯军却用一出实验版《夜奔》,让这两条平行线在舞台上实现了相交。

编者按: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

继著名画家高云、著名作家毕飞宇、著名设计师速泰熙、著名唐宋文学研究学者莫砺锋教授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开讲之后,钟山文艺大讲坛将邀请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江苏省演艺集团总经理柯军老师于9月19日上午9:30继续开讲,为市民们带来关于昆曲艺术的普及讲座,敬请期待!

柯军

传统与先锋,似乎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但昆曲名角柯军却用一出实验版《夜奔》,让这两条平行线在舞台上实现了相交。

2015年10月9日—11日,古老的昆曲在香港文化中心舞台上绽放出时尚光芒。与传统昆曲全然不同的《夜奔》以“惊世骇俗”的创新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舞台体验。这是实验版《夜奔》舞台演出第11年,也是它不断出新的8.0版,《夜奔》的热演,再次提出了一个戏剧命题:在最传统和最先锋之间,在传承与创新上,如何找到一个平衡点?

大胆创新,跳出程式“人戏合一”

新版《夜奔》的创新可谓大胆:整场演出没有传统现场伴奏,只有一些传统锣鼓加电声效果来做背景音乐。演员不着戏装,连台词也只有寥寥几句来回重复。当演员表演戏曲动作的时候,音效是西方的歌剧或火车声;当影像上飘下大雪,演员坐在台上,传来的是点绛唇的清唱。

改弦易辙之余,让人看到的是昆曲的另一种可能。舞台和演员的表演建立了一种陌生化效应,将《夜奔》的主题置于更广阔的时空中,超越古今、中西之间的界限。演员不再受锣鼓点的约束和程式化的规矩,而能尝试不同的表演手段,发挥出个人的表现力。正是这样的创新,让舞台上的林冲不再仅仅是林冲,而是柯军与林冲的结合。柯军对记者说,“我不是在演一个角色,那一刻我成为了林冲,林冲身上,负载的是穿越古今两个角色的人生情感体验。”

与传统《夜奔》相比,实验版《夜奔》试图唤起观众对历史、对自身的反思。导演荣念曾就说,通过创新改编,《夜奔》这一经典昆曲剧目赋予了当代剧场模式,让一个历史人物走进当代,彰显表演艺术如何在时代的变迁中,仍能不断发挥其生命韧力。

打破常规需要勇气,实验版《夜奔》曾经历不少争议,甚至有人用“离经叛道”来形容。柯军并不急着辩解,既然是实验,他愿意面对探索可能带来的失败,而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坚守的理念。“任何一个传统,都是活的传统。如果你认为一个艺术形式的发展已经完成了,现代人不需要再往前走,那这门艺术就离死不远了。”柯军认为,昆曲人的使命应该是“最先锋”与“最传统”的结合,“既要最传统,挖掘遗产,原汁原味地传承;又要最先锋,要参与到艺术前沿的探索中去,不能拒绝和时代对话。”

打破笼子,昆曲人不忘传承使命

不管担任了多少行政职务,柯军始终把昆曲人视为自己的第一身份,“鼎盛时期,昆曲有折子戏近3000折。到‘继字辈’‘昆大班’,只有近300折。现在,一线正当年的生旦,每人仅余几十出,青年演员身上的戏已递减到个位数。传一代,少一半。按这个规律,30年后,还有昆曲吗?”

创新的同时,柯军等省昆人不忘传承使命。近年来,省昆通过开办“个人专场”等形式,挖掘整理出传统以及失传的折子戏200多出。10月1日,省昆新创大戏《曲圣魏良辅》上演,该剧讲述了昆曲之祖魏良辅革新旧腔、创立新腔,最终使昆山腔转变为昆曲的历程。“这是我们向祖师爷的致敬之作,这就是原汁原味的‘最传统’。”

柯军办公室挂着一幅“朱鹮”画作。在他看来,作为濒危保护鸟类,朱鹮的生存状态恰如昆曲。2010年世博会,中日两国非遗项目昆剧与能剧联手上演《朱鹮的故事》,演出6000多场,观众400万,创多项纪录。这个纪录也引发昆曲人的思考:昆曲表演艺术恰如朱鹮,是关在笼子里做陈列品,还是放之于大自然使其茁壮生长?

对柯军来说,实验版《夜奔》的最大意义是“让他学会了思考”。“1978年入行,快40年昆曲学下来,对老祖宗的东西太有敬畏感了,过于敬畏的结果就是什么都不敢动”。但与香港前卫戏剧代表荣念曾的合作,让柯军意识到,作为一个演员,一招一式都是按既定模式去做,自己反而不会思考了。很多年轻演员知道动作该怎么做,但如果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很茫然了。“昆曲除了原汁原味地呈现,为什么不可以融入现代人的思考?”这是柯军顶着压力排演实验版《夜奔》的初衷。

思考之钥,打开昆曲另一扇门

“昆曲人一定要会思考,不能丢掉学习的能力。” 在尝试实验性昆曲的创作期间,柯军总是“逼着”自己一层层往深里思考,不断地追问,林冲是谁,柯军是谁,文人是什么,艺人是什么,知识分子是什么,领导是什么,……两个小时的实验版《夜奔》,如今已演到8.0版。

正是在这样不断的追问中,柯军恍然大悟,“原来,是有一扇门的,以前我们一直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不知道有门,有外面的世界,现在我拿到钥匙了,我走出去了。”走到外面,寻找到另外一种语言,他强烈感受到的是,昆曲的表演时空更无限了。

11年来,实验版《夜奔》演出的脚步遍及奥斯陆、汉诺威、新加坡、台北、香港等地,多次参加国际艺术节,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认可。

《夜奔》之外,柯军在省昆相继推出了《馀韵》、《浮士德》、《奔》、《藏·奔》、《1428》、《录鬼簿》等多出新概念昆曲剧目。将传统昆曲的表演技巧与现代舞台技术相融合,表达艺术家自身思考,让昆曲在传承基础上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与创新。

在柯军看来,当下的昆曲需要的是“洗一洗澡”,寻回它“最传统”的纯粹模样,同时也可以通过“实验”探索它正确的、科学而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昆曲要想在当代活着,继续保持青春活力,就不能总等着扶持、喂养,而要学会在社会中、现实中呼吸。”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