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柯军:想让昆曲“飞起来”


来源:新华日报

走进朝天宫江宁府学旧址,就是江苏省昆剧院所在地,穿过那些古色古香的亭台、曲曲弯弯的回廊,来到柯军办公室。悠悠袅袅的古琴声在屋内回荡,桌上刚刚完成的书法作品还散发着残留的墨香,柯军说他平常就喜欢听听古琴,吹吹箫笛,练练书法,体悟昆曲。

走进朝天宫江宁府学旧址,就是江苏省昆剧院所在地,穿过那些古色古香的亭台、曲曲弯弯的回廊,来到柯军办公室。悠悠袅袅的古琴声在屋内回荡,桌上刚刚完成的书法作品还散发着残留的墨香,柯军说他平常就喜欢听听古琴,吹吹箫笛,练练书法,体悟昆曲。

柯军

记者也很喜欢在这样一种清雅脱俗的气氛中和柯军谈论他的昆曲人生。

“她没有绚丽的色彩,也没有浓郁的芬芳,只有淡淡的幽香,惹人至醉,她就是昆曲。感谢她给了我太多太多的财富。”———摘自柯军日记之一

记者:看您的日记,可以感受到您对昆曲是一种至爱。

柯军:是的,我今年41 岁,12 岁就进省戏校学昆曲,和昆曲“耳鬓厮磨”已经快30年了,这么多年来越来越感受到昆曲的美和她内在的精神力量,对昆曲的爱也慢慢深入到我的血液中了。

记者:听说,您为了昆曲曾经“刺颈救戏”?

柯军:那是演昆剧《宦门子弟错立身》的时候。我原来一直演武生,在《宦》剧中,我演的完颜寿马这个人物要和女主角谈恋爱,很不习惯,排戏时怕和女主角靠得太近,头老是往后仰,后来只好拿把剪刀放在衣服领子里,一仰头就刺一下脖子,有血流出来,才改掉了仰脖子的习惯。不过,这血没白流,因为完颜寿马这个角色,我获得了中国戏剧梅花奖和文华奖。

记者:看您这些文采飞扬的日记,还有您的书法、篆刻作品,听您吹笛吹箫,觉得您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演员,您觉得这些才艺和昆曲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柯军:我当然最尊崇昆曲,是昆曲给了我真情和悟性,让我在其他艺术方面能有些触类旁通,我的书法、文学、音乐都是用来滋养、丰富昆曲艺术的。

记者:在您的日记里,经常能读到您向家人致歉的字句。

柯军:是的,我对儿子、妻子都感到抱歉,最对不起的就是母亲。母亲临终我都没能见上一面,当时我在印度开昆曲讲座,在电话里得知了噩耗,只能在日记里悼念她老人家,因为哭泣会使嗓子嘶哑,就不能把好声音和表演带给学生。为了艺术,为了昆曲的传播,我只能强压抑住自己的感情。

“我要把省昆领头人当作一个角色来塑造,要唱一出人生大戏,虽然这出戏唱得好苦、好累、好沉重。”———摘自柯军日记之二

记者:2004年8月,省演艺集团启动“事转企”改革,省昆剧院和集团其他艺术单位全部转为企业,这一改革在昆剧院激起了很大震荡,不少人对改革充满疑虑甚至反对。您作为省昆常务副院长,当时也是阻力重重,怎么挺过来的?

柯军:我采取的办法是不争论,不观望,不等待,先做起来再说。不管怎么改,昆曲传承的当务之急是要培养年轻演员和年轻观众。

我们用“多演多得、优演优酬”的激励机制来调动演员的积极性。16岁的单雯因为演技出众,被破格升为主演,每月能挣3000多元,比她在省昆工作的爸妈挣得还多。

钱只是一个方面,艺术家最需要的是掌声和赞许,是在舞台上体现人生价值。我就想办法为他们提供这样的舞台。我把省昆院内的兰苑小剧场变成了演员的个人专场,每周六在这里上演折子戏,去年演了120个个人专场,还请观众做评委,不仅提升了演员的技艺,还培养了大批高校学生和青年白领观众,炒热了兰苑小剧场。只有100多个座位的兰苑小剧场每逢周六,就变得一票难求,票价也从原来10 元、20 元一张涨到了50 到100 元。

记者:苏昆和白先勇合作的青春版《牡丹亭》在全国打响以后,对您有很大触动,您好像还在日记里发下了“让省昆卧薪尝胆、发奋图强”的宏愿?

柯军:今天看来,当时这种酸涩的心理有点小气,不管苏昆还是省昆都是昆曲一家人,应该携起手来共同为昆曲的兴旺努力。当然,作为省昆的当家人,激励一下自己也未尝不可。去年,我们剧团联合中日韩多国艺术家打造的新版《桃花扇》,下个月即将亮相,也算是发奋图强有了一点成果吧。

“这不是昆曲。但用昆曲的形式演浮士德应该很有趣,也很具挑战性,我喜欢在挑战中寻找乐趣。”———摘自柯军日记之三

记者:请您解释一下您的新概念昆曲好吗?

柯军:新概念昆曲是将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实验昆曲,唱腔是原汁原味的昆曲,但加进了现代时空、现代人物及多媒体的表现手法。比如在新概念昆曲《奔》中,我以一个当代演员的身份出场,在舞台上面对观众化妆,从现代的柯军逐渐变成古代的林冲,既表现林冲的“奔”,也表现现代人的“奔”。目前,我已经做了4出新概念昆曲,除了《奔》外,还有《余韵》、《浮士德》,分别在挪威和我国香港、台湾等地演出,还有一出《藏》,今年3月将赴柏林演出。

记者:观众能理解和喜欢您的新概念昆曲吗?

柯军:我从观众的眼睛和呼吸中能感受到他们的惊讶和兴趣,相信他们是喜欢新概念昆曲的。

传统,如果没有创新,就飞不起来;新东西,如果没有传统的根基,沉不下去,只能浮在上面。我做新概念昆曲是想有个比较好的结合。

对于昆曲,我还有很多让它飞起来的奇思妙想有待实现。我想让古琴与昆曲这两大文化遗产在舞台对话,即兴表演,碰撞最美的火花;我想把昆曲艺术家逐一请上舞台,像央视《艺术人生》一样,用对话和昆曲的表演形式展现他们的生活状态;我还想做昆曲网站,在网上传播昆曲,吸引网络观众;还想请更多的白先勇,发动更多的社会名人来帮助推广昆曲。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