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浅谈《宦门子弟错立身》中完颜寿马的人物塑造


来源:凤凰江苏

2003年我应北方昆曲剧院之邀,加入《宦门子弟错立身》剧组,主演剧中“完颜寿马”一角。面对一个古老文本重新创作立于当今舞台的剧目,作为演员,能有此机遇,令我兴奋不己。但同时我意

柯军

2003年我应北方昆曲剧院之邀,加入《宦门子弟错立身》剧组,主演剧中“完颜寿马”一角。面对一个古老文本重新创作立于当今舞台的剧目,作为演员,能有此机遇,令我兴奋不己。但同时我意识到这次接受是一次挑战。有关专家指出:《宦门子弟错立身》不仅是一个剧本,它对昆曲的发展有着战略性意义,选择它有很高的文化价值。要强调艺术的品格,要充分展示院本杂剧的舞台风貌。要使学术性与艺术性有机结合,重在挖掘人生价值。古代戏曲史上这类题材太罕见了,演这个戏就是给戏曲艺术长志气。听了专家的许多精深的论述,我感到创作要求极高,难度极大,意识到我面临的是一次大的挑战。这出戏是“永乐大典”戏文三种之一,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原作残缺不全,经编导填平补齐,成为完善的演出本。该剧绝响于舞台,至今没有任何演出情况记载,因此无任何传承和借鉴,要将该剧重现舞台,它应该是怎样的演出样式?怎样的风格?导演把该剧艺术风格定位于既要有古典风貌、又不妄造假古董。作为演员我怎样投身这次创作?

宦门子弟完颜寿马,钟情于女艺人王金榜,不惜舍弃荣华富贵,向门第观念大胆挑战,甘愿与戏班、艺人流荡江湖,沦为路岐。完颜寿马这个人物形象在古典戏曲中别具一格。他饱读诗书,喜爱炎汉诗礼,有汉文化的儒雅之风。同时,他是金代女真人,有女真族血统,受骑射文化的影响,性情豪放、直率。他是官宦之后,父亲望子成龙,要他立志仕途,他却迷恋散乐杂剧,追求一个身份卑微的伶人女子。完颜寿马这个人物,是一个文化混合体,身上有许多相悖的东西,这个人物该如何把握,怎么塑造?作为一个武生演员,要塑造这样一个人物,仅用本行当的东西显然不够,我该怎么办?我感到要塑造好完颜寿马这个人物,挑战是多方面的、全方位的,其中涉及历史、文化、哲学、美学,艺术观、价值观、人生观等。没有创造就没有发展,作为一个演员,创造是艺术人生的幸事,我喜欢在挑战中寻找乐趣。

一、角色形象定位

前面讲到,完颜寿马这个人物形象在古典戏曲中别具一格,是一个文化混合体,身上有许多相悖的东西。为此,我必须在这种“混合”与“相悖”中找准人物形象的定位。它是形象的核心和出发点,而这个定位必须从历史背景、文化底蕴和人物行动中去寻找。经反复研读剧本,《宦门子弟错立身》围绕一个“错”字做文章,一个“错”字便点破全剧玄机,人物性格在一个“错”字中凸显,人物行动在一个“错”字中发展,人物形象在一个“错”字中鲜活起来,“错”而未错,在“错”中生情、出戏。

不是吗?其父望子成龙,要他苦读诗书,而他却迷恋散乐杂剧;让他立志仕途,而他却留连瓦舍勾栏;其父反对他与伶人相好,他却与王金榜书房幽会;对他实施禁闭惩罚,他却离家叛逃;出身簪缨世家有福不享,偏偏要千金散尽、浪迹于百戏杂阵之中;王家班不欢迎他,他却用一身技艺和真诚打动了金榜的父母,身为宦门子弟却甘愿替人挑杖鼓、背行头,走街串巷,乐此不疲。在这一系列的“错”中,完颜寿马感悟人生,最终寻到了幸福。

他由爱戏到爱人,由爱人到更深层次的爱戏,他的行为一步步向更高境界升华,可以说完颜寿马这个人物始终充满着“爱”——爱戏、爱人。但是,不能将完颜寿马的行为简单地定位在喜欢戏和喜爱一个漂亮女艺人。

因为他自幼酷爱炎汉诗礼、杂剧爨弄,他爱戏是觉得戏有人生之道,戏可化育民风,他能更高层次地解读戏文,他懂得什么是真戏弄。所以他的喜爱不能简单理解,更重要的是要在文化主题上挖掘。因为他有对戏的真知灼见,他爱王金榜,除了她漂亮之外,更爱的是一个演戏“有灵魂儿”、懂得真戏弄的艺术家。他怎不知当时戏曲艺人的身份卑下,怎不知唱戏之艰苦?但他情愿“刮骨舍肉、抹土擦灰”,这其中有着马背民族金戈铁马、铁血男儿的执着,更有对炎汉文化和戏曲艺术的理解与酷爱,也充分展示了中国戏曲艺术本身的魅力。

他怎不知当时金人占领北宋后的民族矛盾,怎不知金代是反对汉人和女真人通婚的,怎不知他们结合是门不当户不对?但他大胆地对传统门第观念进行挑战,冲破了封建等级制度,这其中还是有着草原文化的率真和骑射文化的放荡不羁,自由精神的飞扬,支撑着他为戏为人执着追寻。纵观该剧,仔细研读,我认为完颜寿马的形象可定位在“执着追寻”四个字上。

追寻什么?艺术境界、爱情真谛和人生价值。其中有人文思考、文化的选择与交融,有思想的解放与观念的突破等等。追寻就是行动和行动线,矛盾冲突(包括内心矛盾冲突)在追寻中展开,人物的行动在追寻中鲜活起来。我感到完颜寿马既有女真人的阳刚之美,又有文人儒雅的风范,他儒而不柔、爽而不野、灵而不滑、真而不痴、贵而不狂、穷而不酸,他真诚、坦荡,仅有的一点皇室贵胄的骄娇之气也在经历磨练中变得成熟起来。一个多面立体、丰富多彩,一个很有文化含金量的人物在我心中活了起来,但是,要将“胸中之竹”变为“手中之竹”又谈何容易。

二、角色塑造手段

角色的塑造,是通过行动归结于形象,形象的鲜活又要依赖于具体表现手段,否则一切分析只能是纸上谈兵。戏曲艺术必须运用程式来塑造形象,特别是昆曲更有她严格的程式规范。

有专家认为此戏是当时金朝的现代戏,既要保持原貌,又要有现代人的观照阐释,因此导演在定位该剧风格时,是用昆剧来演金代的现代戏,在古朴平实中追求艺术境界和品位,在继承和运用传统昆曲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和创新。当今戏曲创作戏,如果不运用好戏曲程式,往往会落入“话剧加唱”的俗套。

因此,必须回归戏曲表演本体,发挥昆曲抒情和载歌载舞的特点,合理运用昆曲丰富的行当来塑造完颜寿马的人物形象。根据对剧情和人物发展的分析,完颜寿马需要借用武生、小生、穷生、老生等行当家门,甚至要借用旦、净、丑的表演程式,这个人物唱、念、做、表,诸多程式一应俱全。例如:第一场邂逅,完颜寿马身着女真贵族服饰一出场,既要表现受汉文化熏陶的儒雅之气,同时又要有官宦子弟的富贵、风流倜傥之风貌,一招一式、一言一行神情之中要表现女真族英武豪爽的民族特点。

一个亮相、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可能手式是小生的,腰部是武生的,台词语气可能是小生、老生、武生的混合,分不清断不开,但他属于“这一个” 的完颜寿马。第四场课艺,他和王金榜书房学戏、幽会,水袖、扇子、指法和神情,基本是借用小生表演程式。但又不是全盘套用。还必须雅而不媚、柔中有刚。学戏要模仿诸多人物,还要借用老生、红生、穷生等诸多表演形式融合其中。我的原则是因戏设艺、以形写神,尽力做到形、情、神、技的有机结合。

第六场追寻,因他是马背民族,有阳刚之气。我运用武生的趟马,来表现一路追寻王金榜的迫切心情,运用旋子、跳叉耍木偶等技巧表现完颜寿马在追寻中学艺的过程。第八场重逢,完颜寿马为寻金榜,跋山涉水、一路艰辛,为学技艺千金散尽,沦为乞丐,我借用穷生的表演。重逢后,他以领异标新的艺术思想和金榜探讨艺术,感悟人生,在念到“姐姐,呵气如兰,气上有了心灵,有了悲欢,你那戏文成了精,你即旦色出了神,你那歌唱有韵有律,你那旋舞震荡空冥……”

我运用了文老生对大段念白的处理,讲究空灵,注重逻辑词语,并借鉴话剧的朗诵。第九场考婿,王恩深要他做杂剧、做院本,写掌记,擂鼓吹笛,他耍水旗、跳女真舞蹈、摔硬抢背等,运用唱、念、做、打、摔的四功五法和生、旦、净、丑表演等手段,充分表现了完颜寿马的表演才能及力争加入戏班的目的动机。第十场团圆,在戏中戏里完颜寿马扮演鲁斋郎,我运用丑行程式,在手面和动作的配合上,注重体现了丑角的“逢丑必俊”的原理。演唱一段曲艺“金钱莲花落”,使鲁斋郎的玩世不恭和狂傲嚣张有了较好的表现。借用程式必须为人物服务,是运用而不是套用,是综合而不是堆砌,该剧人物表演极为丰富,要让多种程式元素合理而巧妙运用,必须做到化合,才能达到恰到好处的境地,的确要求极高,难度太大。

三、角色塑造琐谈

(一)儒而不柔、爽而不野。

完颜寿马既文赋敢欺杜甫,风流不让柳永,又是马背上的铁血男儿,不同于《西厢记》中的张珙、《牡丹亭》中的柳梦梅等文弱书生,也不同周瑜的傲气、吕布的勇猛。当他看到王金榜色艺双绝时,情不自禁地喊出“姐姐,我实实地爱煞你了。”表现出女真人敢爱敢做的率直和豪爽,但不能有粗野之气,一段长稠情牵爱意,儒雅风情在不经意中舞动起来,在诗的意境中舞出一段美的姻缘。当寿马和金榜书房相会时,他们并没有马上卿卿我我,而是要金榜为他报戏单,敷演戏文,他们的爱是建立在艺术之中的。这场戏我比较注重刻画寿马为了艺术、为了爱情可以不追求功名,不图富贵,情愿为路岐,不顾学戏有千般苦,执意要与心上人冲州撞府,比翼双飞的心情。这场戏要强调儒雅之气,要美而不媚、儒而不柔,是一种豪爽的儒雅、真挚的情怀和一股坦诚爽劲。

(二)灵而不滑、真而不痴。

宦门子弟、皇室公子自当娇生惯养,深得父亲宠爱和老都管的呵护,他聪敏过人,机灵但不油滑。在训子一场,他机灵地让老都管借用父亲的名义唤官身,帮他请来心上人。等金榜来到书房后,他又请老都管为他俩望风,父亲发现后,主仆两人“串联一气”巧妙地躲过了责打。当父亲把王恩深一家赶出洛阳城,将寿马关了禁闭后,寿马心急如焚,他深知乐户人生存之艰辛和悲惨,他执意叛逃。他以机智和执著打动了老都管,帮他逃走,一片真情,感人至深;满腔热忱,震人心魄。这段戏我借用娃娃生的某些特点,宦门子弟和老都管之间的撒娇、耍赖、蛮狠,并运用了杂剧的插科打诨,为该剧增添了强烈喜剧色彩,较好地表现了宦门子弟多重的人物性格。为追寻金榜,历尽了千山万水,寻遍了瓦舍席围,典了衣服,卖了马匹,忍冷耽饥,浪迹江湖,风餐露宿,但他无怨无悔。用真情打动王金榜,用真诚和一身技艺换来了王恩深的肯定。在这场戏中,我力求做到真诚果敢、不卑不亢,严格地说寿马的追求是有些“痴”,但这痴是建立在真诚执著之上的,让真与灵结合的那股“痴”劲,尤显得可爱。

(三)贵而不狂、穷而不酸。

他虽是皇室贵胄,可他对勾栏乐户的女艺人丝毫没有盛气凌人和轻薄之意,非常尊重艺术、尊重艺人,为学戏可以跪拜王金榜,处处表现出谦和儒雅的风度。寿马的窘迫,不同于《绣襦记》中为嫖妓而落迫的郑元和,身无分文还要装出有钱人和读书人的清高,一副穷酸相。而寿马是穷而不酸,穷得有骨气,他为寻金榜为学技艺,而千金散尽,他自得其乐,甘之如饴,如痴如醉地品味流浪之苦,享受追寻之乐。他在莽野荒原中研磨,在烈日寒霜中参悟,他穷得潇洒自如、穷得无怨无悔。由于篇幅所限,不能将所有体会写出,请师长和同行不吝赐教。昆剧《宦门子弟错立身》在800年后,由北方昆曲剧院首次呈现舞台,是一次创举,我有机会第一个塑造了完颜寿马这个角色,仍是我艺术人生的一大幸事,感谢北昆和导演选择了我。该剧在有关领导的支持下,在专家的关怀下,经剧院上下,剧组全体的共同努力,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刘厚生先生说:“完颜寿马是一个全新的小生形象。”这是对这个戏的创作的肯定,我们将当作前辈老师的鼓励,继续完善。戏演到今天,收获颇多,但不足事也时常萦绕心头,我必须继续努力,迎接新的挑战。

我与完颜寿马同月同日生,相差八百多年,远了去了。

我与他又很相近,为人、为戏执着追寻……

本文来源:《剧影月报》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