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设计者说 ——著名设计家速泰熙访谈


来源:凤凰江苏

设计者说 ——著名设计家速泰熙访谈。

李计亮:速老师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访谈。您在江苏文艺出版社时就做了很多具有时代性的书籍装帧设计,进入南艺后书籍设计又上了一个新台阶,现代感也更强了。特别是在2004-2006 年间,为雕塑家吴为山先生设计的《吴为山雕塑·绘画》、《吴为山写意雕塑》以及《雕塑的诗性》获得了“中国最美的书”。同一个作者能够连续3 年获得“中国最美的书”创造了出版史上的奇迹。

速泰熙

速泰熙:这是吴为山先生说的。当时我把第三本书获奖的消息发短信给他时,回复说“祝贺您创造了出版史上的一个奇迹”。同一个作者的三本书籍设计连续评上“中国最美的书”,有点巧。

李计亮:2006 年设计的《靖江印象》一书中的四眼井吸引了我,感到有一种文化寓意在里面。您是基于一种怎样的创意与设计呢?

速泰熙:这是靖江市政协主席苏增耀先生主编的书,政协秘书长叶晓庆先生是编委。江苏靖江有独特的历史和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水。这个城市的位置本来在长江里面,是靠长江把上游的泥沙带下来,沉积成沙洲逐渐形成的。我曾多次去过靖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四眼井。1637 年,明代有一个叫“了凡”的和尚靠化缘开凿的,这口井四个眼,几百年来水都非常清澈。其他的井都干涸了,就它不干。四个八角形井栏中的一个给人偷掉了,后来就换成了圆形的,就是照片上这个样子。

李计亮:四眼井是非常具有标志性的文化符号,特别有意境。从书籍装订与印刷方面,是如何实现四眼井的统一的呢?

速泰熙:右下方那个也是用圆井外形表现的,四个井栱用细线连起来就是一个“井”字。用它做了一个标志,放在书眉上。设计好后,可我又想改,想把井栏中的黑点干脆打成洞,在书上打四个眼的井。他们觉得很有意思,当时叶晓庆先生还建议最后一页变成井底,井底就是四个字:“靖江印象”。这个立体的四眼井还有“井台”在封面上。立体的四眼井显然比平面的有趣。

印刷的时候井栏里的圆点可以印得很准,但是装订折页之后,因为纸张厚度造成的误差,第一页的孔打准了,下面的眼一定打歪。工厂很重视,我们想了一个“ 负负得正”的办法,就是在拼版的时候故意拼出误差,把后道工序折页误差抵消掉。这给装订出了难题。折完后不能整本书打眼,只能一帖一帖地打,最后装订成册。成书后每帖每页的井口都打的很准,帖与帖之间有点小误差,反而显得比较自然。

李计亮:封面上水墨的感觉很浓烈。书籍设计的价值体现很到位,对于靖江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因为它很好的表达了靖江的形象。

速泰熙:水墨的感觉既是水,暗喻长江,再加上一个古井,这样靖江的特点就出来了。水墨又有很强的文化气息、书卷气。书脊上面还浮现出了本书所有的知名作家。用这样的设计语言,比较形象地体现了散文集的气息。这本书是在靖江市政协全体委员参加的大会上举办的首发式,可见他们的重视。他们一看就知道是四眼井,觉得很有趣。为了让外人也能看得懂,我特意加了一张四眼井照片,还请他们写了一首诗。

李计亮:您送给我的《靖江方言词典》这本书也很有特点,打破了以往传统词典的设计模式,很秀气,书籍封面与书口都很有特点。

速泰熙:那年中央电视台报道当年“中国最美的书”时,《靖江方言词典》这本书也被放映出来。“方言词典”不能设计的太花哨,还要把创造性与这本书的特质体现出来。这本书有几个特点。第一,靖江话属于吴语方言,为体现靖江的乡土气息,我在三面书口处印上有“吴文化”特点的蓝印花布的纹样,这些书口纹样不是用以前在书页边缘印纹样,而是首次尝试用“移印机”直接在三面书口印上纹样。纹样是我自己手绘的。封面上的“靖江方言词典”这六个字体又重新进行了设计,书口处的蓝色纹样也会变辅为主。第二,方言是讲出来的话,我就在封面上击凸出一个嘴的口型,不印任何颜色,有浮雕效果,嘴里还有地方言的音标。因为不印颜色,封面比较清爽干净。

李计亮:以往的词典就是实用的语言工具,经过设计上的升华又变成了艺术品。

速泰熙:很多外地的靖江人通过媒体了解到这本书,纷纷购买,后来又加印了一万册。这种设计可以体现靖江文化。李计亮:2009 年,叶兆言的《江苏读本》也是您的代表作品。这本书看似朴实,却让我感到十分亲切。特别是封面上作者旁边有一个“配图设计:速泰熙”的署式,很特别。“江苏”这两个字的字体又进行了重新的解构。

速泰熙:这个署式是出版社社长刘健屏一定要放在这个位置上的。叶兆言和我是多年同事,也是老朋友。他和我说,这本《江苏读本》想做成中国木版插图那种图文并茂的设计。我先从自己收藏的木版插图书中找,又让学生帮我到南京图书馆去找,还请省史志办的朋友支持,找了很多木版插图,从中选出几百张合适的用在书里。

李计亮:这本书里面的设计特点,有您之前提到的“编辑设计”。

速泰熙:对,编辑设计。我就是受吕敬人老师提出编辑设计思想的启示。光是有些插图还不够,我想要有一根贯穿的线,能把它一直从里到外全部贯穿起来。这个线是什么呢?反复看文本原稿,看叶兆言对江苏的评价。发现他解读江苏就用了这么些话:水网密集、地势平坦、草木茂盛、绿色省份,鱼米之乡、世界工厂、人民勤劳、文化发达。我觉得这些特点可以用“江苏”这两个字的篆书偏旁概括。比如“江”字,有“水”有“工”,表示“水网密集”,“世界工厂”,“蘇”字中有“草”、“鱼”、“禾”。“草”表示草木茂盛、绿色省份,“鱼”、“禾”代表鱼米之乡。有一个大篆“鱼”,头是“人”,尾是“文”,分别表示“人民勤劳”、“文化发达”。把这些大篆偏旁拆开后再组成图形,在封面、扉页、环衬、篇章页、封底、书眉都用上,开始看似乎是大篆编旁组成的抽象图形,变成后原来是排成的江苏地图。

李计亮:2011 年,《重读南京》的书籍设计也很有地方特点,南京是六朝古都,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有悲情城市、伤感之地这种印象。您是基于哪些思考来进创意与设计的呢?

速泰熙:这本书的主题是对南京重新认识。因为南京历代受到战争的蹂躏,六朝等朝代多短命王朝,又有南京大屠杀,所以提到南京往往会认为是一个偏安朝廷、悲情城市、伤感之地。作者叶皓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南京更是一个历代文化名城,是英雄之城、胜利之都。他这个观点了不起,我很欣赏。他在书中提到了重要一点,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其他的都颓败了,为什么只有中国的文明可以延续到今天?就是南京文化的重要性。以南京为代表的长江在中原文化受到了几乎致命的打击时,保存了中华文明。古代时期北方游牧民族又比较猖獗,一旦遇到长江,水就是一个大问题了,每次在中华文化的生死关头,南京都是保留中国文化的薪火城市。不管是诗歌、成语、小说、书法、绘画……,都对中国文化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南京应该是中国文化的一个丰碑。

李计亮:从封面上就能对南京有一个重新的认识。您是用什么样的设计语言来体现南京文化与重塑形象的呢?

速泰熙:南京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明代的城墙。它虽然在古代是一个实用的防御工事,但今天它是一个文化的象征。城砖上原本刻了很多字,我就在书封面城砖上改成了“英雄之城”、“胜利之都”…褒奖南京的这些词汇。为了找到合适的城墙图像,我跑了很多地段的城墙进行拍摄。再利用电脑手段把相关字体“模压”在城砖上,再把城墙做成像矗立在眼前的纪念碑一样。还在腰封上做了文章。一般腰封是套在书籍上面的,我故意让它取不下来,必须撕掉。撕掉的是悲情城市、伤感之地的帽子。腰封上写道:“让读者亲手撕去悲情城市、伤感之地的腰封”。让书籍与读者之间产生了互动,有一种仪式感。封面上的“重读南京”四个字是我写了好几次才完成的。我觉得“重读南京”四个字里面,最重要的就是“重”。 用什么新方法来突出这个“重”字?想到能不能利用裸脊锁线来实现?把锁线换成了红色,构成字的横画,再利用专门设计的“帖脊”的色条,也设计成红色,折叠后形成字的竖画,这样共同组成“重”字。以前还没有人把装订线组成字进行信息传递,我愿意做这种尝试。“重”字后面我又设计了“读南京”三个字,加在一起就是“重读南京”。正文前的插页,我把叶皓先生的基本论点集中起来,恰好排成“重读南京”四个字。读者可以阅读其中的内容,利用这种形式加强了对这本书的主题阐释。

李计亮:您一直不停的在做设计,不断地探索新的设计语言,不断地创造性和高品位的佳作问世,让我深受感动。《新闻纷争处置方略》又获得了2012 年“中国最美的书”,封面上的“处方”两个字格外的醒目,整个以白色、红色为主的封面与激凸的“R”字母结合起来,也会联想到处方。

速泰熙:这本书是金陵晚报副总编丁邦杰写的,内容讲的是“新闻纷争”的“处置方略”,他是一个有心人,把经历过的新闻纷争都有一个详细的记录,也记录了国内外比较有影响力的新闻纷争的处置方法。一开始也设想了很多方案,但一一被我自己推翻掉了,就是怕最后呈现出来的书籍设计很普通。多少天都在绞尽脑汁想让这本书出彩,提升价值。突然有一天发现,想到“新闻纷争”就是新闻界的一个“病”, 新闻纠纷“处置方略”不就是处方嘛!这一来犹如一把钥匙打开了大门,一下子许多点子都串通起来了,自己兴奋不已,丁总也十分赞赏。由“处方”想到英文缩写的R,书的大形就是一个变过形的方方的大“R”。书顶、书根用移印机印成红色,并留出R 的白色字样。封面右下方的楔形红块成了这本书的一个设计符号。正文文字的版式就排成反白的楔形,一直贯穿全书的每一页。

扉页和篇章页都用了仿真的处方单子,处方的内容是丁邦杰手写的,我是根据真实的处方略加改动后呈现出来的,上面设计了一个“新闻纷争处置方略”处方专用章,处方的上面有日期,姓名是新闻媒体,性别是男女不限,工作单位“是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新闻门户网站”,结果是“新闻纷争困惑综合征”。最后医生的盖章名字是“方略”……。

李计亮:“处方”思想的切入点很独特。看点很多,设计含量很高。您现在又在做《政协风格》(2012 年)的书籍设计?

速泰熙:《政协风格》的封面设计全是书中一篇概括全书思想的文章“政协风格”文章的文字是击凸的。打开之后是中式的线装与西式的锁线连在一起的。书中设计了七十余个图章。这是从古画中的图章得到的灵感。印章中文字的内容都是从“政协风格”一文中摘取的。印章,古人称“印信”,是一种信物,镌刻而成,可见其重要。与这本书也比较融合。内封里面插页的“政、协、风、格”四个字也是一种文字设计。有一种特别的形式感。“政协风格”的特点是作者苏增耀先生总结质朴的、大气的、亲民的、儒雅的。我为了便于读者记忆,又恰好和“政协风格”四个字连在一起,“政”字中有一个“正”字,可以代表“质朴”这个特点。因为文中有“方正质朴”、“言正理”、“言雅行正”、“质朴如君子”等句。用一个“正”字来表示。“协”字中有一个“大”字,可表示“大气”。文章中“有容乃大”、“大智慧”、“以大智求大为”,关注大局、“献大策”等句。都有一个“大”字。“风”字中有一个“人”字,人即是民,用来表示“亲民”。亲民就是对人民的一种态度,文章中有“人脉”、“人缘”、“人气”,“亦官亦民”、“以民为先”等句。用一个“人”字来表示。“格”字中有一个“文”字。表示儒雅文化,文章中的“文化政协”、“讲文化”、“有文化”、“出文化”、“收获文化”等句,很适合用一个“文”字来表示。这种组合的形成很巧合,用“政协风格”四个字里的“正、大、人、文”四个字代表了“质朴”、“大气”、“亲民”、“儒雅”四个特点,准确传达了文章的精神。我们是在传递信息,用设计语言让读者更易于掌握这本书精髓的内容。

李计亮:这不是巧合,是创意非常好。

本文来源:《艺术与设计》(节选)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