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速泰熙:中而新,现代才有根


来源:凤凰江苏

速泰熙,南京人,回族,著名装帧设计艺术家,现为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硕士生导师。其作品多次在全国书籍装帧奖、全国美展等评比中获奖,《吴为山写意雕塑》等7本装帧作品先后当选“中国最美的图书&r

速泰熙,南京人,回族,著名装帧设计艺术家,现为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硕士生导师。其作品多次在全国书籍装帧奖、全国美展等评比中获奖,《吴为山写意雕塑》等7本装帧作品先后当选“中国最美的图书”。他涉及的艺术领域颇多,曾为凤凰台饭店、凤凰崇正书院、永和园等做室内设计、艺术品设计,为《大耳朵图图》等热播动画片设计人物造型、撰写剧本,为南京地铁设计壁画等。

速泰熙

“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仿古?为什么我们就没有人能做出有发展的传统家具来?……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多‘中而新’的设计作品,让传统民间文化里的东西在现代得到更有力量的表现。”

这段时间,速泰熙先生的行程特别忙碌:他设计的后明式家具“世博椅”先进了上海世博会世博文化中心,又北上天津,“入住”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博物馆;地铁二号线开通在即,大行宫站的壁画《春节》可以验收成果了,又赶着为元通站壁画《元宵节》“救场”交出了画稿,还有一号线南延线的南京南站壁画尚在构思中;女儿速达那边催着要动画片的人物设计稿,平常还有南艺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课程要带……

不过,当我们来到速先生位于玄武湖畔的家中时,这位年过六旬的著名设计家尽管工作繁忙,却依然精神矍铄,气度儒雅。对他来说,只要和设计有关,再多的工作也会充满乐趣,丝毫不觉得累。

速泰熙本是一位中学化学教师,自幼喜爱书法、刻印。上世纪70年代,他自学水印木刻,处女作《我爱北京天安门》便一炮打响,从此半只脚跨入美术界。他作版画,作品入选“中国现代版画展”巡展国外;他刻章治印,受到傅抱石先生的称赞;他创作了两千多幅儿童画被收入《儿童画十家》一书;他设计了许多动画片造型,获奖不断,广受好评……1986 年,他调入江苏文艺出版社,开始为别人的书做“嫁衣”。他的每一次装帧设计,都将自己的感受、情感、思考融入其中,再一并升华出来。冯骥才说,与他的每次合作,“都像一次知己可意的对话”,有“一种被创作的感觉”。

速泰熙的设计,奉行他一贯的“创可贴”原则——意即创新、可人、贴切。在日日翻新的设计界,他始终坚持追求在设计中传达“有根的现代”,在葆有本民族文化之根的基础上,实现现代感的变异。这使得他的所有设计低调、朴素、不张扬而耐人咀嚼。比如他的家居设计,便是最好的例子。

这套顶楼带阁楼的房子是速先生自己装修的第三套房子,整体风格通透大气,中式的典雅木艺家具结合玻璃、不锈钢的现代感利落,摆设则多为暗色,大块灵璧石和古雅石像、陶罐安静地散落在几架之上,舒适中有着含蓄的文人气质。家具大多是他自己设计了由木匠打制的,房间门套和餐桌椅、茶几、木沙发上有着一道统一的弧度,他告诉我们,这一设计源自徽派民居里的“月梁”;而餐椅的靠背、茶几的横梁上,都雕刻着古拙的图形,“这个其实是甲骨文和金文,我也说不上来具体什么意思,就是觉得漂亮,等木匠打好家具后,我自己随手刻了一些文字上去,再让工人上漆。”如此费心费工,让这套房子的装修花了近两年时间。而这样的苦心经营和耐心打磨,或许正是他屡屡得奖背后的秘密之一。

在这个弥漫着古典清雅气息的空间中,我们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几把明式的扶手圈椅和四出头官帽椅。上世纪90 年代,速泰熙买了一对仿明式的圈椅后,爱上了明式家具。他曾经骑着自行车,从上海市区女儿家中一直骑到七宝镇,去寻找明式老家具。“但是看得太多了以后,我就想,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仿古?为什么我们就没有人能做出有发展的传统家具来?”

他开始大量购买家具设计的书籍,丹麦设计大师汉斯·华格纳设计的木家具尤得他心,“明式家具将最优质的木材、完美的设计和精心的匠艺融汇一体,在世界上享受很高的声誉,很多国外的设计里都有明式家具的影子。而像汉斯·华格纳那样既有优雅的明式风格,又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椅子,让身为中国人的我深深为我们当代的家具设计感到惭愧。”

2006 年左右,速泰熙在参加设计重新修葺的凤凰崇正书院之时,设计了一套“凤凰家具”。凤凰二字本身就有框架,速泰熙对笔画变异与删减,将“凤凰”二字融合于椅背结构中,保持了明式家具“精、巧、简、雅”的风格,庄重而优雅。香港设计大师靳埭强看到这套凤凰家具后赞叹道:“很好,太好了,这些家具乍一看有些明式家具的风格,仔细看去却有着凤凰二字,很有特色。”

“凤凰”栖息在了明式椅背上,速泰熙的设计思路则得到了进一步的阐发。今年适逢明孝陵博物馆“观朴明式家具艺术馆”雷濮玮先生邀他设计家具,速泰熙希望能为重大礼仪场合提供一种有别于西式沙发的家具设计。几经思考后,他从明代的四出头官帽椅和灯挂椅中得到灵感,设计出两款继承明式家具风格、又有着现代风味的硬木家具,名日“后明式家具”。一款“国宾椅”结构简洁典雅,云锦软包是对老明式家具的发展,增加了舒适度,软包造型则借鉴了明式家具的卷书纹,靠背部分织有“和谐”两字的鸟虫篆花纹;另一款“世博椅”造型较前卫,云锦坐垫下四条腿间横档向外挑出,重重榫卯结构恰如世博会中国馆“东方之冠”的“斗拱”结构。这两款椅子问世后,得到了雕塑家吴为山、民艺学家张道一、著名作家冯骥才等重量级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吴为山教授还特意写了一封推荐信向有关领导和社会大众推荐这两款“后明式家具”。

如今,40多张正红色的“世博椅”就摆放在世博文化中心的6楼长廊中,和窗外中国馆的红色斗拱遥相呼应,引人遐想。而速泰熙则开始了新款“后明式家具”的设计工作。今年下半年,他的“后明式家具”将随团到台湾地区展出。

“梁思成先生对于设计有一高见,认为国内的设计无外乎有4种档次:四流作品‘西而旧’,即抄袭西方老旧过时的东西;三流作品‘中而旧’,即沿袭传统老旧过时;二流作品‘西而新’,即借鉴西方新颖新锐的风格;而真正的一流作品是‘中而新’的,也就是说既沿袭了咱们的中国特色,又借鉴西方新颖新锐的风格,有所发明创造。”速泰熙微笑着说,“我希望,我们能有更多‘中而新’的设计作品,让传统民间文化里的东西在现代得到更有力量的表现。”

本文来源:《南京日报》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