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柯军:既要“最传统”又要“最先锋”


来源:凤凰江苏

每一门古老的艺术,在她生命的岁月长河里,都是既承荫丰厚的历史积累,又汲取当下的鲜活气息。如此源远流长,代代相传。

每一门古老的艺术,在她生命的岁月长河里,都是既承荫丰厚的历史积累,又汲取当下的鲜活气息。如此源远流长,代代相传。因此,我始终坚信,昆曲的发展既要“最传统”,又要“最先锋”。今天的昆剧工作者要化身为两个主体:一支考古队,一支探险队。前者要保护遗产不折不扣,后者要发展创新毫无畏惧。两支队伍各自背着行囊向相反的两极进发,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是昆曲发展的弹性空间,距离越大,弹性越大。

柯军

传统传承时不我待。 2004 年12月,由我策划的江苏省昆剧院“个人专场”制度启动。昆曲传承面临着越传越少的处境:在明清鼎盛时期,昆曲有折子传承者说戏近3000折,到了当代“传”字辈老师身上还有600多出戏,张继青老师这一辈减少至300多出,到石小梅老师这一辈是200多出,到我们这一辈,只剩100多出。我策划个人专场的初衷就是要把经典老折子戏挖出来、传下去。

我要求剧团每位国家一级演员每年必须举办两场个人专场,在每个专场中演出三个传统折子戏,每个演员连续五年不能在个人专场中重复自己演出的剧目。个人专场给每位演员提供了舞台,谁也不用把心思浪费在为了一个角色你争我夺上,但是站在台上必须有真本事——专场把演员的艺术地位、名声和收入紧紧捆绑在一起,没人敢在艺术质量上掉以轻心。这就逼着演员翻箱底、炒冷戏。很多演员外出访师学戏,大量濒临失传的剧目被重新搬上舞台,这是剧院最宝贵的资产。迄今已有老中青三代艺术家举办过近167个昆曲个人专场,使剧院累积起247多出经典折子戏,促进了传承,培养了演员,培育了观众。

我自己也举办了9个专场,向观众呈现了《义侠记》、《林冲夜奔》、《对刀步战》、《别母乱箭》、《云阳法场》、《九莲灯》、《望乡告雁》、《桃花扇》、《千里送京娘》、《诈历城》、《红楼梦·胡判》等几十出传统昆曲剧目。这样的传承,稳打稳扎看得见,常年的演出还聚拢并培养了大批专注、稳定、懂得欣赏昆曲艺术的观众。省昆个人专场,已成为全国昆曲戏迷口口相传的金字招牌,实现了活态传承的可持续发展。

新概念昆曲《藏·奔》剧照

保护传统是传统戏曲传承规律发展最重要的路径,作为昆曲演员,首先必须尽可能多地学习传统剧目,将宝贵遗产“藏”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再“奔”——打开大门与世界对话。先是包括我在内的江苏省昆剧院部分成熟艺术家与海外大师跨界合作。这样的合作仿佛给了我一把通向艺术殿堂的新钥匙,我的“新概念昆曲”渐成一路,自编自导自演了《藏·奔》、《余韵》、《浮士德》、《夜奔》、《1428》、《录鬼簿》等剧。

与此同时,我与香港、日本艺术家联合策划了“朱鹮计划”,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探讨传统与当代舞台跨越对话的综合实验。朱鹮是亚洲濒临绝种的珍贵鸟类。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东京、香港、南京三地合作日本馆昆剧与能剧的联合演出,以朱鹮及环保为主题。

其后,我们觉得,朱鹮的生态恰似传统表演艺术家,于是,为了探讨传统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传统表演艺术家的生存与应变,发展出“朱鹮计划”。从2012年起,每年举办一次“朱鹮艺术节”。省昆青年昆曲演员与亚洲各国非遗表演、当代剧场、现代舞等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合作对话,综合素养、艺术眼界之多元开放为全国同层次昆曲演员之首。他们从单纯的表演者学会做思考者、创作者,其收获反哺至昆曲,自主创作了实验昆曲长剧《319·回首紫禁城》,不仅在国内多个艺术节上演,还获得了日本的演出邀请。先锋创作“走出去”,省昆青年人做到了全国第一。

新概念昆曲《藏·奔》剧照

东方与世界的对话,既不可妄自菲薄,也不可妄自尊大。用“最传统”的态度,讲好中国话;用“最先锋”的姿势,了解世界语。如此,才能真正强壮昆曲以及所有传统艺术发展的肌体。唯有如此,昆曲才能不死,才能真正发展。

本文来源:《新剧本》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