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战中的另类长征:炮火中,王酉亭率千头良畜西迁重庆


来源:凤凰江苏

80年前的1937年,中央大学在抗日战争的炮火中从四牌楼2号出发,西迁重庆,成为全国所有大学在内迁中最迅速、最完整的学校。不仅保护传承了中国的文化命脉,更在战争中将中国的高等教育发扬光大。在中央大学的整个西迁过程中,最为感人的要算农学院大批良种牧畜的搬迁了,王酉亭率领动物大军完成了几乎难以想象的“动物西迁”。

80年前的1937年,中央大学在抗日战争的炮火中从四牌楼2号出发,西迁重庆,成为全国所有大学在内迁中最迅速、最完整的学校。不仅保护传承了中国的文化命脉,更在战争中将中国的高等教育发扬光大。在中央大学的整个西迁过程中,最为感人的要算农学院大批良种牧畜的搬迁了,王酉亭率领动物大军完成了几乎难以想象的“动物西迁”。 

报告现场

5月11日,在东南大学即将迎来115周年校庆之际,王酉亭之子王德先生在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人文讲座报告厅讲述了父亲在炮火中带领大学旧址里千余“动物大军”艰难西迁至重庆的传奇故事,带领听众感悟了重大西迁中所展现的不屈不挠的抗战意志和东大精神。

向西、向西,八千里路云和月

王酉亭1901年生,1927年担任东南大学农科成贤牧场技术员。1932年任中央大学农学院教师、畜牧场场长。80年前,王酉亭带领中央大学畜牧场部分教职员工和1000多头牲畜家禽,从南京保卫战的炮火中突围,从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的边缘地带穿越。历经苏皖豫鄂川五省、远征四千里,成功西迁重庆,可谓“抗日战争中的另类长征”。

王酉亭之子王德作报告

1937年底,中央大学各院系图书设备均已搬迁完毕,唯有大群牲畜无法随校西迁。在离开中央大学前,罗家伦最后一次来到农学院畜牧场,集中职工宣布遣散,他叮嘱王酉亭,“万一日军逼近,这些余下的牲畜你可迁则迁,不可迁则放弃了”。

“罗家伦走了以后,我父亲当即召开了畜牧场的员工大会。他知道这些良种牲畜的价值,在畜牧场职工开会的时候,我父亲就说想把这些动物带走,这个建议得到了全体员工的一致同意。”王德讲述。

王酉亭之子王德作报告

但是,南京和重庆之间远隔万水千山,处在炮火纷飞的战争时期,怎么将这1000多头动物安全转移呢?王酉亭临危受命、果断决策,立即安排大家动手赶制板条木笼,并分别筹集资金、医药、粮草和必备的物质,做好动物西迁的准备工作。

由于学校搬迁一空,财务会计也已离开南京,这批动物西迁首先面临经费难题,王酉亭迅速地卖掉了自己家的两处房产,“一处是成贤街的,一处安德门外的房产。”于是,卖房产的钱加上学校发放的安置费,这些钱就成了一路上的经费。

1937年11月8日,上海沦陷,战火很快向南京蔓延。12月5日,南京保卫战打响,日军从东、西、南三面包围南京。4天以后,王酉亭见情形不佳,趁着夜色带领中大畜牧场16名员工驱赶着1000多头牲畜家禽到南京三汊河。

王酉亭之子王德作报告

动物大军经过江浦、全椒,12月底过了合肥。他们继续往安徽六安、河南信阳方向进发。然而,长达四百米的队伍就像沙漠中的骆驼,行进速度非常缓慢。“有的猪啊、羊啊、走的慢,我父亲就雇当地农民,用板车、毛驴车,把这些走得慢的弄上去,花了不少钱,到叶家集的时候基本上花光了。”

所以,到了叶家集,王酉亭随即致电中央大学,告知所有动物已经带出南京,正奔往重庆,但是给养费用确实困难,需要学校提供支援。意外接到电报的校长罗家伦惊喜交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些珍贵畜禽还有希望失而复得,立即安排急电汇款至叶家集邮局转交。

1938年1月,寒冬来临,大雪封山,野外气温更是达到了零下10度以下。经过数月紧张奔波的“动物大军”已经体力严重透支,更有不少畜禽染疾患病。因为天寒地冻,有些兔子和小动物被冻死了,但意外可喜的是,在山村休整期间又陆续诞生了一些幼畜。

4、5月徐州会战前后,他们已过了商城,6月中旬到达潢川附近。西迁途中,最惨烈的是有4名员工在过河进入前方筹集粮草时,被村庄内的日军发现追赶。为掩护“动物大军”行踪,其中3人刻意将鬼子引向南边,被开枪打死壮烈牺牲。另外死里逃生的1人跑回北边报信,情况危急刻不容缓,王酉亭立即带领大家驱赶动物,连夜逃离,躲过这场“全军覆灭”的劫难。血腥的代价,更加激起大家的抗日义愤。但他们没有退缩,顶着日寇轰炸的炮火,在追剿和枪弹中继续艰难前进……

宜昌大撤退中得到卢作孚的帮助顺利入川

1938年11月上旬,这支坚韧不拔的“动物大军”长途跋涉,终于抵达宜昌。但当他们进入一座原来只有10万人口的宜昌时,却被眼前的一片混乱局面所震惊——滚滚而来的难民、源源不断运来的战时物资挤满各处。城里的大街小巷、狭窄马路水泄不通,到处可见露宿街头、栖身屋檐的难民。

王酉亭之子王德作报告

随着战事吃紧,很多的人与货物迫在眉睫地等待着运走,船运面临着僧多粥少的严重局面。当王酉亭一路询问,赶到轮船码头时,眼前的景象也让他惊呆了:人山人海挤在根本无票可售的售票窗口,有武装押运货物的军官气势汹汹,甚至掏枪威胁强行登船……此时,时任交通部次长,民生轮船公司总经理卢作孚正坐镇宜昌。

卢作孚被王酉亭的爱国、爱校举动和抗日气节所感动:“王先生,人不做亡国奴,动物也不做亡国奴!舍身取义可敬可佩啊!”他当场同意不计成本无偿提供船只,并吩咐秘书安排,挤出船只和舱位将这批家禽家畜运往重庆。

几天后,王酉亭一行终于在宜昌登轮。这支“动物大军”逆江而上,进入航道狭窄弯曲、滩多浪急、险象丛生的三峡,途经秭归、巴东、奉节、万州、涪陵,最后抵达重庆朝天门码头。

王酉亭之子王德作报告

1938年11月的一天傍晚,罗家伦由西坪坝进城,途中,司机告诉他前面来了一队动物大军,领头的那个人好像是中大的。罗家伦赶忙下车,眼前的景象令他震惊了:十来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和一大队鸡鸭牛羊正朝他走来。人群中,罗家伦一眼便认出这是中大农学院畜牧系教师王酉亭率领的“动物西迁”大军!此景令罗家伦热泪盈眶,他竟孩子般地抱着这些禽畜亲吻起来,仿佛历经战乱后终于得以相见的亲人……

多年后,罗家伦这样评论道,“若是不说到牧场牲畜的迁移,似乎觉得这个西迁的故事不甚完备。”就这样,这些1935年由美国洛克菲勒文化基金资助购买的大批珍贵的畜禽品种,如荷兰奶牛、澳洲奶牛、澳洲马、英国约克夏猪、美国猪、美国火鸡等,逃出了战火,在重庆安了家。因为王酉亭,中央大学“鸡犬不留”的故事迅速传遍山城,名副其实。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