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忆师


来源:凤凰江苏

予初入东南大学,教授中首先予我以深刻印象者,厥为姚师(时师任国文系系主任)。

(一)姚明晖师

予初入东南大学,教授中首先予我以深刻印象者,厥为姚师(时师任国文系系主任)。入学之国文试验,主试者即为师。作文(文言)题:《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试申其义(以三百字以上为完卷)。另一题:《易经》一大段,注出每一字之四声。时予坐第一排,见一老人颇健壮,精神奕奕,目光炯炯,前后簇拥多人。解题时,聆其声,清朗响亮,知其为非常人。师为经学中之古文家。然固不专精于国学也。一九一四年以来十余年间,中小学地理一科课本,商务版均为师与其弟子张国维先生合编,再版至数十次之多。至一九二七后,始有新编课本代之。师之为人师也,和蔼可亲,有长者风,诲人不倦,循循善诱,得其教诲,获益良多。其教授法亦特佳,使听者有兴趣,不得不听。尝授《四子书》,窗外旁听者颇众。师见景生情曰:"孔子弟子,有升堂者,有入室者,今则亦有站在窗外尚未入室者"。使人忍俊不禁。又授《论语》时,至“攻乎异端,斯害也己”。则于黑板上画一跷跷板,其一头之人被击跌下,则另一头之人,亦突跌下,盖师故以"攻"作击字"异端"作另一端解之,以博一粲也。又尝大考,命诸生将整部《论语》,自头至尾连,用红笔点句,并统计其中之"子曰"二字之次数。届时所缴之书,多至数百部。其授《说文解字》,以段注为主。并命予等学写篆字,每日缴一张,亲自批改。其上课终日固定在图书馆大教室中,休息时亦不外出。专雇一人为供应茶水。予极爱其声音脆朗,可以振聩发聋。师上海籍,北伐军至,东大停办(年半)。师即回籍,闭门不出,终老沪上焉。

(二) 王伯沆师

师讳瀣,字伯沆。为东南大学国文系、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名教授。崇宋儒,亦一道学家也。言笑不苟,颇健谭,每有会集,闷声不发,一言既出,震惊四座,滔滔不绝,九流三教,无不洞悉,无敢插言者,与先大父有谭助之雅,大父颇许之。每上课,从不带粉笔,不用书本,不发讲义,自始至终,正襟危坐,口若悬河。其改高级作文也(谨按"高级作文"亦为所开课程名、限本院、本系、本科生四年级生,始得选修),能不动原意,以一句当十句,自言"为铁为钢,人不能动其分毫"。(谨按:此语毫不夸大,确为事实)。喜看《红楼梦》,至十六遍之多,眉批总批,批满全书,至可宝贵。性孤僻耿介。敌伪时,留南京始终不屈。渝中大仍按月多方辗转给以薪资,需盖私章。师云:"人与章孰信?如必需盖,宁放弃"。终不盖。书法极遒劲,自成一家,不轻为人书。师之家庭,多遭不幸。无子嗣,侄亦先亡。年六十余,为续嗣继娶,仅生一女。今逝也久矣,不知所批《红楼梦》尚存在否也(编者注:《王伯沆红楼梦批语汇录》已由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师之逝也,张通之师挽以联曰:归南岗隐居,槐里高风存本色(师寓门东石观音老虎头,古称南岗);过东城访旧,秣陵秋雨哭经师。读之,令人增萧瑟凄凉。

(三)黄季刚师

师名侃,与汪旭初师同为章太炎氏之入室弟子,并私淑刘申叔。学问极渊博。惟文思颇涩,每为一文,必博考群书,稿凡数易,不轻示人。尝曰:"文章古奥,可学柳子厚,少用虚字。如作一文后,抽去其中'之乎、者也',即行。"又曰:"汝自信不会读错之字,往往偏会讹误于不觉。"真经验之圣言也。例如酗酒之"酗",敌忾之"忾",头角峥嵘之"峥嵘",土著之"著"等……又曰:"相习成风之讹误,如汝个人纠正,则人反以为非者。如成语中之"目不识丁"应为"目不识个""自顾不暇"应为《自固不暇》,滑稽应读骨稽,暴露应读扑露。等……予尝选师所开《文学研究法》一课程,师用《文心雕龙》作课本。其教授法稍差,与其鄂省土音有关。性怪僻,一向不布置学生作业,又不肯看考试卷子,不打分数,教务处逼急,则写一字条,上书"每人八十分"五个大字。师之意以为学生总想甲等,给九十分赚多,七十分则非甲等,八十分正恰当也。其为人也,不修边幅,与宋之王介甫相似。终年穿一旧蓝布泛白大褂,不佩校徽,不用皮包。上下课只挟一脏而旧之大白布书包,内装古线装书盈尺。入校门,校警总误以为小偷,常不放行。以是师每下课后,常命一同学跟随,证明其为教授,然终不肯佩校徽也(按:校徽为一银质六角形挂章,上镌六朝松)。性孤傲,著所有名之《三礼通论》,始终不予印行。鄙薄人之为官,与同乡至友之石瑛绝交(按石曾任南京市市长)。又其真正学问,不传普通弟子。欲得其真传者,必拜师门,既入其门,凡有酒食,必先生馔,与先生偕,一切费用,必为代出。则大乐矣。某年胡小石师授甲骨文,曾以甲骨文纠正汉儒许氏《说文解字》之非。师大怒,谓甲骨晚出,为后人伪造,不可信。两相争执,面红耳赤,甚至击碎玻璃板。洎辩论终结,两师之友谊,固如初也,想见前辈之风度矣。予毕业时,曾求得师所书正楷书室对联一副,其文曰:"七宝壮严才子座;万花飞舞圣人书。上款"水心贤弟雅正",下款"辛未三月黄侃"书法瘦劲刚健。至为美观。抗战前一年,闻师以嗜酒、蟹过量,中毒以亡。盖师一生郁郁,借酒浇愁,而性嗜蟹,自言苟因此致死,亦值得也。是则求仁而得仁矣!噫!又怕雷,尝对诸生云,有一绝妙躲雷之法,一见天上风云变色,即购票入京剧院。在正中人窝中一坐,一时锣鼓喧阗,任外面雷声霹雳,亦无闻焉,岂不妙哉?陈子曰,师盖非真听戏,系借戏以遁者也。

(四)支伟成师

师为国立东南大学文学士,予之老前辈也。亦蒋竹庄(讳维乔,北伐前以教育厅长兼东大校长)先生之高足。寓本文东文思巷。性敏好学,为大学时,即有志著述。著有国学小丛书多种(如诗经研究、易经研究…多种均商务版)。予于一九二九年仍在中大肆业时,师来为中国文学系助教(按:当时大学教师分正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四等),授各体文选,并主办一般新生国文编级事,出题测验新生作文程度。如及格,即可免选各体文选一学科,赠送入学分(按:本学科为各院系新生所必修,须学一年,每学期四学分)。其题曰:研究国文之心得。试验结果,及格者,仅二十有七人(同考者约百余人)。内有黄其林、李国鼎二同学。予及汪(积恕)、许(允厘)均落选(上列同学均本市钟美中学毕业者)。予当时以本系生落选,实感渐恧。然百有余人仅取二十余,要求亦未免过高也。师同时尚授清代朴学大师列传一学程,列传为其编著,即用作课本。时有本科四年级生苏拯者,揭发其书为师之岳父所著,师矢口否认。于是二人在校刊上大打笔墨官司。系主任汪旭初师乃于学期终了时解师之聘,师大气郁,因以丧生,年才三十余。同学陈鉴为师抱不平,于师亡后,在校刊上发表论文德一文以志愤。盖在旧社会中,教师解聘,最为痛心,予深知其味之苦,故对师极表同情。而感汪师与苏同学之不德也。噫!师之墓道,在虎踞关(今西康路),有碑文。予每谒先大父墓,过其地,辄为之唏嘘不置云!

(本文来源:1988.2《高教研究与探索》)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