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忆吴有训校长二三事


来源:凤凰江苏

吴校长居家非常节俭,吴师母常接一些绣花活计贴补家用。40年代南京的小汽车很少,国民党的部长级官员不一定都有小车,政府却为吴有训校长配了一部漂亮的小轿车,但他很少用。一次吴师母生病,总务处安排校长的小车送师母到医院看病,吴校长不同意说:“轿车是给我公务用的,家属用了不好交待”。那时没有出租车,只好叫黄包车拉师母去医院。

中央大学校长吴有训

抗日战争时期大后方学校实行军训,小学叫童子军,大学和中学早上要出操,每周要穿军装上军事课讲步兵操典。军事课不上了,学生思想放纵不羁,生活自由散漫。不少学生头戴洋毡帽(称博士帽),上身穿灰军装,下面是笔挺的毛呢西装裤,尖头皮鞋闪亮光,手拿Stick(又叫文明棍):有的鼻上还架着金丝眼镜,在沙坪坝、松林坡游来逛去,一副滑稽相。中大柏溪分校全是一年级新生,相对的奇怪装束少些,但穿一半军装一半西装的人很多,成天泡在柏溪小镇的茶馆里打扑克聊天,学习风气很不浓。新到任的校长吴有训特地到分校在大操场集合全体学生讲了一次话。他说:“大学,不单是学校大,院系多、同学多、教授多,更主要的是大学生受高等教育要有大的抱负,大志向。八年抗战,前方将士流血牺牲,全国人民艰苦卓绝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现在胜利了,百废待兴,国家需要人才,同学们赶上时候了!你们要加倍努力学习,将来事业有成才能很好报效祖国,不要空度时光。古有名训:‘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他还举例说:“普法战争(1870— 1871)法国战败,德国(当时叫普鲁士联邦)向法国索取赔款,以当时法国的财力,需要50年才能偿还清。科学家巴斯德发明了微生物发酵技术用于葡萄酒酿造,生产效益大大提高,法国很快还清了战争赔款。英国科学家牛顿为了研究地心吸力,思想集中在实验上,居室为猫开了大小两个洞,让大猫钻大洞,小锚钻小洞,忘掉了小猫可以钻大洞的笑话。” 

1946年秋天,中大复员南京。当时文昌桥的学生宿舍尚未建成,都住在大礼堂后面临时木棚里,睡日本人留下的“踏踏米”。一天深夜突然棚子外面吵吵嚷嚷,原来是警察从妓院抓到一位学生送回中大。据那位被抓的学生讲,他是在夫子庙逛夜市出来在贡院街被人推进去的,泡了两三个小时走不脱。当时的南京政府就在夫子庙前的贡院街。东西贡院街都有妓院,那位中大的学生是被市政府的警察抓来的。第二天吴校长亲自找那位学生谈话,讲了许多做人准则,道德意识,青年人前途为重,要以此为训,好自为之。 末了提笔在宣纸上写“德之贼也”四个字相赠,并告诉他学校已将他除名了。 

六朝松旁的“梅庵”,是纪念中大最早的前身两江师范的创始人,清朝大书法家李端清(字梅庵)先生修建的。艺术系的教室就在梅庵,北墙外是北极阁、鸡鸣寺和台城,西墙外是丹凤街。教室北面至西墙约二百余平米的空地是一片茂密荫森的金竹林。黄昏时候双双对对的情侣在此幽会,甚至白天上课时间也有人前往搂搂抱抱,我们叫它“鸳鸯赴会”。吴校长叫总务处把竹林斫了,在原地建了个亭子,亲自书写题名“移风亭”。移风亭由于离学校行政大楼较远和地处僻静,学生会的干部和系科代表常来此地开会,学运中罢课游行回来总结也多是在此开会。移风亭成了民主亭。

二次大战后,太平洋美军物资通过“救济总署”在上海、南京倾销,有些东西经申请批准即可得到,即使在街上买也很便宜。有一种快餐,体积只有半个砖头大,中装几片压缩饼干,一小听铁皮罐头奶酪,一小包汤粉,两支香烟,两根火柴,一包装纸是用腊浸过的。吃完了用罐头盒装满水,点燃包装纸,燃完水也开了。在野外使用十分方便,我们星期天出外写生画画带上一盒,一天的餐饮都解决了。1946年圣诞节,在四牌楼中大操场四周摆满了这种东西,另外面粉、黄油、奶粉、饼干,军靴、毛毯、皮加克……。那天吴校长偕夫人也来操场走了一圈,我见到有人向他捧上一大听黑啤酒想送他,吴校长摇摇头用手杖拨开,不屑一顾。

吴校长居家非常节俭,吴师母常接一些绣花活计贴补家用。40年代南京的小汽车很少,国民党的部长级官员不一定都有小车,政府却为吴有训校长配了一部漂亮的小轿车,但他很少用。一次吴师母生病,总务处安排校长的小车送师母到医院看病,吴校长不同意说:“轿车是给我公务用的,家属用了不好交待”。那时没有出租车,只好叫黄包车拉师母去医院。

国民党政府复员南京后,撕毁了毛主席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所达成的和平建国“双十协定”,挑起全面内战,钳制言论自由。很快通货贬值,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终于爆发了1947年五·二0“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 的爱国学生运动。之后中大教授会屈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压力,开除大批学运活跃分子,吴校长也被迫离开了南京。

20年代吴有训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获理学博士学位。他在物理实验中对“康普顿效应”作出了重大贡献。1927年康普顿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康普顿效应”正式命名为“康普顿——吴有训效应”。这次吴先生访问美国仍然是和康普顿教授研究核原理。

解放战争发展很快,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国民党政府土崩瓦解、吴有训很快回到香港。1949年4月26日南京解放,12月1日全市庆祝游行,当中大的队伍到达新街口时,突然有人大声叫:校长!校长!大家向人行道望去见吴有训正向大家招手。他仍然是穿着一身灰色派力斯长衫,拿着黑布雨伞当手杖。这时有几位同学跑上前去将他簇拥到队伍中来,说说笑笑, 一同呼喊庆祝口号。

不久,吴有训被任命为上海交通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长。随后中国科学院成立,他和生物系教授秉志同时被任命为科学院副院长,吴有训还兼任新中国第一任原子能研究所所长。1964年10月16日,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在有关报道庆功会上,中国科学泰斗吴有训先生和他多年的学生、助手钱三强、王淦昌、朱光亚、邓稼先、王大珩、赵忠尧、赵九章……等核专家一起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表彰和接见。

(本文来源:1997年《中央大学校友通讯》合刊)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