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丨“潮流外”写作——毕飞宇创作20年


来源:凤凰江苏

从1991年《孤岛》发表至今,毕飞宇的创作已持续了20余年。在此期间,他的创作发生了多次变化,由起初对历史的追问转向对城市生活的挖掘,再到对下层社会的审视。无论题材、风格如何改变,毕飞宇都坚持从生活的细微之处入手,关注人及人的生存处境,叩问人性的“本源”与“真相”,以自己独特的风格与所处时代的创作群体或创作潮流保持着某种疏离。

【编者按】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

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

5月份,“大讲坛”的首场讲座邀请到了当代著名画家高云,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做了精彩讲演。6月27日,“大讲坛”将邀请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作为第二期主讲嘉宾,敬请期待!

毕飞宇

个人简介:毕飞宇,1964年生于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大学文学院(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现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南京大学教授。代表作有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玉米》、第二届冯牧文学奖的中篇小说《青衣》及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推拿》等。

从1991年《孤岛》发表至今,毕飞宇的创作已持续了20余年。在此期间,他的创作发生了多次变化,由起初对历史的追问转向对城市生活的挖掘,再到对下层社会的审视。

无论题材、风格如何改变,毕飞宇都坚持从生活的细微之处入手,关注人及人的生存处境,叩问人性的“本源”与“真相”,以自己独特的风格与所处时代的创作群体或创作潮流保持着某种疏离。

历史题材:毕飞宇小说创作的起点

1991年至1994年的3年间,他的作品主要以历史哲思小说为主,诸如《楚水》《上海往事》《是谁在深夜说话》《祖宗》等小说都倾向于历史叙事,注重历史反思。而1995年后,这类小说在毕飞宇的作品中就很少见到了。

毕飞宇小说《祖宗》

从时空观上分析,毕飞宇的历史题材小说主要可以归为三类:一是以清末民初、日军侵华为历史背景展开的作品,例如定位在光绪年间的《孤岛》及固定在民国时期的《楚水》《上海往事》等;二是历史与现实对话、具有历史时空穿越性的小说,例如《叙事》《武松打虎》《水浒》等;三是历史背景模糊、从当代角度对历史进行形而上思考的小说,以《充满瓷器的时代》《因与果在风中》等为代表。

这种对历史、哲学进行个体化思考的小说风格,与其大学时期受“先锋小说创作热潮”的影响有关。在毕飞宇创作的早期,先锋写作正在国内流行,这使得毕飞宇的早期作品也带有一定的先锋印迹,即内容上注重历史叙事,着重通过对小说结构形式的掌控来表达主题。

于此同时,毕飞宇对历史还持有怀疑、反抗甚至解构的态度,“体现为一种对于历史形而下生存境遇的切入和对于这种境遇本身的形而上的超越”,表达了对历史个人化的体验,具有强烈的哲学思辨意识,刷新了先锋写作的抽象虚化模式。

毕飞宇曾言自己写作关注的就是两点“生存以及诗意的生存”。在这样的写作动机下,自1994年起,毕飞宇的创作逐渐从对历史的消解回归到对现实的探求,更加侧重对于人性的挖掘及对人类生存环境的思考,关注对“意义的追寻”和对“存在的拷问”。

从1994年至2000年,他的作品以城市批判题材小说为多。这一时期,他的作品既注重对家庭婚姻伦理的探讨,又注重对城市文明的反思和批判。以《青衣》为例,毕飞宇不再以魔幻的语言表达思想,而是通过感性的经验叙事、故事性细节和立体丰满的人物形象将形而上的哲理恰到好处地融入日常化叙事。 

创作观的转变:从激荡走向厚重

毕飞宇作品集封面

一直以来,毕飞宇都热衷于中短篇小说的创作,而《平原》《玉米》《玉秀》《玉秧》《推拿》等2000年后出版的作品更是集中代表了他的文学成就。

毕飞宇的乡村题材小说虽然在1993年的《那个男孩是我》中就有涉及,但大量出现还是在2000年以后,且多以“文革”作为小说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例如《蛐蛐,蛐蛐》《地球上的王家庄》和《平原》等。而与城市对人的异化不同,他的乡村题材小说更多地表现出的是对权力及国民性愚昧冷漠的批判,例如《玉米》中对王连方等处于权力最底层的“队长”、“支书”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乡间享受着皇帝般权威的批判、讽刺。

从“历史叙事”到“城市题材”再到“乡村题材”,看似是毕飞宇选材的不同角度,实则是作家创作态度的转变。对历史的寓意化解读可影射出现实的荒诞与困境,但只能在循环往复的追问中给生命打死结,而“现实照亮历史”的哲学态度却可以使作品更有深度,更具备文本厚重感。

2000年以来,毕飞宇作品的意境似乎不再是作者刻意营造的,它们被表现得更加自然、圆融、平实,充满生命的厚重感,且其日常化叙事不断深入,语言及构思也愈发精致。

在这一阶段中,毕飞宇无论是在对形式的表现还是对思想的挖掘方面都显得游刃有余,他能将巧妙地将分裂的生活片段串联,使作品不仅不晦湿难懂,反而留有余地、韵味无穷。这样的变化也暗合了毕飞宇由对生命质疑到尊重的心理转变过程,正如他自己所言,“我懂得了什么才是我所渴望的当代性,那就是尊重局限,尊重节制”。

在20余年的创作里,毕飞宇不断探索、尝试新的题材及体式,以“克制着激情的叙事”深入人物内心,以灵动的语言展现个体生命抗争的悲剧命运。他从先锋作家、新生代作家的创作中跳出来,与所处时代的创作群体或潮流保持着某种疏离,“听命于自己的生命体验,写自己愿意写的文字”,优雅从容地揭示着人生的疼痛和不甘,冷静理性地批判人性中的阴暗面,精细微妙地探索人心变化,诗意地展现生存困境,呈现着独特的风格,表现出“潮流外”的写作状态。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