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丨毕飞宇:我的作品里,第一重要的是人


来源:凤凰江苏

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5月份,“大讲坛”的首场讲座邀请到了当代著名画家高云,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做了精彩讲演。6月份,“大讲坛”将邀请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作为第二期主讲嘉宾,敬请期待!

【编者按】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

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

5月份,“大讲坛”的首场讲座邀请到了当代著名画家高云,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做了精彩讲演。6月27日,“大讲坛”将邀请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作为第二期主讲嘉宾,敬请期待!

毕飞宇

个人简介:毕飞宇,1964年生于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大学文学院(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现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南京大学教授。代表作有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玉米》、第二届冯牧文学奖的中篇小说《青衣》及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推拿》等。

“在我的作品里,第一重要的是‘人’,‘人’的舒展、‘人’的自由、‘人’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人’的欲望。”——毕飞宇

纵观毕飞宇的小说作品,我们可以发现,他的创作题材广泛,既有对历史的反思、又有对城市、乡村现实的挖掘。但无论是何种题材,他都坚持从生活的细微处入手,关注人物的塑造,对当下人的生活境遇及生存状况表现出极大的关心。

“不高于生活,不低于生活”

他是描写女性心理的“最好作家”

毕飞宇被称为“写女性心理最好的作家”,善于利用女性的人性特征去批判时代、挖掘人性弱点。他笔下的女性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群像,即农村女性、城市女性及风尘女子。她们形态各异、各放异彩,都对生活有着不甘和隐忍,表现出丰富的内心世界,既有人性的弱点,又有女性的闪光点。

毕飞宇作品《青衣》

与贾平凹塑造的端庄贤淑、温婉善良的传统女性不同,毕飞宇笔下的女性既温柔多情又坚韧果敢,具有刚柔并济的特点。例如《生活在天上》中的蚕婆婆、《哺乳期的女人》中的惠嫂及《玉米》中的施桂芳等母亲形象既温柔贤惠又不失坚韧;《平原》中的三丫、《玉米》系列里的玉米姐妹外表纤弱却内心强悍;《青衣》里的筱燕秋和《推拿》中的都红、小孔、金嫣等都市边缘女性也不安于现状、不畏艰难。在读者看来,这样的人物也更“接地气”,更符合当代人的审美需求。

毕飞宇以人道主义情怀关照女性处境,揭示其复杂的生存状况。但他也在《自述》中提到,“我不想说谎,我写妇女,动机不在这里。我的动机还是对性格和命运的好奇。在命运和性格面前,写男人和写女人是一样的。有人以为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不是。女权主义能否成为人文主义以外的一个主义,我是怀疑的,……相对于文学来说,人物是无性别的。我没写女人,我写的是人”。

毕飞宇以女性为主要塑造形象也是有意为之,因为女性较男性更为敏感、细腻,在表现“疼痛”等主题上更加深刻。正如他自己曾坦言,“如果要进行内心感受的深刻分析,我可能会侧重于女性,在女性和女人之间,我可能更侧重女人”。

对于女性角色的塑造,毕飞宇坚持的是“不高于生活,但也不低于生活”的创作理念。毕飞宇在《怀念妹妹小青》中曾写道,“愿意看到妹妹小青不高于生活,不低于生活。妹妹小青等同于生活,家常而又幸福,静心而又知足。”他在创作中力求让人物遵循生活本身的逻辑,既质疑“高于生活”,也谨慎地避免矮化。

揭露小人物“内心的表情”

呈现人的勇敢、局限、挑战和戏剧性

毕飞宇对人物的塑造和描摹都渗透出对精神的坚守及追问,他不断地追问个体生命的生存困境,探索人本身并揭露人性,实际上也是对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心理及行为的剖析。

他笔下人物的生存环境是残酷的,但更残酷的是人心的异化与迷失。他深知人性发掘的重要性,提出“人性的弱点就是人性的阿喀琉斯之踵,它给了人类以限度,它呈现出来的是人类的勇敢、局限、挑战和戏剧性”。所以他在小说中勇敢展现人性的弱点,将其视作悲剧的诱因,例如《唱西皮二簧的一朵》及《阿木的婚事》等。

毕飞宇作品《平原》

与此同时,同样是关注当下社会现实及人的生存状态,“新写实主义”小说多停留在还原现象表面,且人物形象大都软弱无力、灰暗平庸。而毕飞宇的作品则具有理性深度,表现出对现实的超越,其笔下人物具有乡下人的本真和城市人的精明双重性格,体现出顽强不屈的生命力,例如《玉米》中的玉米、《青衣》中的筱燕秋和《平原》中的吴蔓玲等。

毕飞宇在讲述小说的创作目的时曾提到,“它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遇,我们可以透过小说考察一下,‘人’的可能性究竟到了怎样的一种程度”。

毕飞宇将人物塑造看做创作的首要任务,而他的作品也大多靠人物形象体现其价值和效能。他将创作的触角伸进人的内心和精神世界,凭借对现实的关注,发现人性与外在世界的独特关系,这也是他的作品中最精彩的部分。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