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 | 毕飞宇:童年经验是我的创作“图谱”


来源:凤凰江苏

毕飞宇的父亲是一名孤儿,由养父带大。“父亲的养父姓陆,被枪毙了。后来我的父亲得到了任命,从此姓了‘毕’,名‘明’,取名‘逼上梁山向光明’之意。”他《叙事》一书中塑造的陆秋野实际上就是以自己的祖父为原型,“除了我们一家五口,我们一家四面不靠”。

编者按: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

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

5月份,“大讲坛”的首场讲座邀请到了当代著名画家高云,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做了精彩讲演。6月27日,“大讲坛”将邀请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作为第二期主讲嘉宾,敬请期待!

毕飞宇

个人简介:毕飞宇,1964年生于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大学文学院(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现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南京大学教授。代表作有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玉米》、第二届冯牧文学奖的中篇小说《青衣》及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推拿》等。

“童年经验,是作家们在成长过程中形成的有关世界的原始‘图谱’。 它对作家创作的影响,不仅仅是以经验的方式直接呈现出来,更是从个性心理到艺术思维、从文化观念到审美情趣,深深地左右了作家自身的艺术创造。”——洪治纲

通过作品寻找故乡、寻找身份认同

毕飞宇的父亲是一名孤儿,由养父带大。“父亲的养父姓陆,被枪毙了。后来我的父亲得到了任命,从此姓了‘毕’,名‘明’,取名‘逼上梁山向光明’之意。”他《叙事》一书中塑造的陆秋野实际上就是以自己的祖父为原型,“除了我们一家五口,我们一家四面不靠”。

他的书中也曾提到,在儿子出生的那天询问自己的父亲,儿子该姓“陆”还是“毕”。好长时间,两个男人在电话里沉默,最后自己就合上了手机。对毕飞宇来说,那天是悲喜交加的,最后他选择让儿子姓“毕”。

对于故乡,毕飞宇是痛心的。随着父母工作的调动及父亲被划为“右派”的变故,他们一家几经漂泊,居无定所。

1964年毕飞宇出生于江苏省兴化市杨家村,1970年他随着父母调到陆王庄,1975年他们一家又被下放至中堡镇,直到1979年父亲平反后他们一家才再次回到兴化。

“我们一家从一个乡村漂泊到另一个乡村,我没有故乡,土地上更没有所谓的祖坟”。父亲的身份不明和家庭的长期漂泊让他不知道祖坟、故乡在何处,从而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直到2015年清明,他才知晓祖父的坟茔在江苏兴化东鲍乡。

童年时期“家族不明”、居无定所的经历让毕飞宇一直在寻找故乡、寻找身份认同。在他的作品中,往往以第一人称追忆过去,探讨血缘、家庭、历史等问题。“懂事之后,在我回溯我的家族的时候,我会有一种突兀感的缺憾感。”这在他《叙事》《白夜》《写字》等作品中都有体现。

虽出生于农村,也自称是一个“地道的乡下人”,但乡下人却认定毕飞宇是“城里人”,“我的户口一直在城里,却不属于任何城市。父母的口音也和别人不同,自己只觉得处处和人不一样。”这种经历影响着毕飞宇的文学创作,使得他“不追求‘全景式’的‘史诗’写作”,多以小人物或“边缘人物”为主人公,抒写真实感受,展现出敏感、孤寂的情感世界。

毕飞宇将自己的童年经历看作“文学课堂”,认为“对一个小说家来说,最底层得天独厚,它让你看到生活的源头,无论你面对怎样的花花世界,你都不会花眼”。他从生活中体味小人物的冷暖悲欢,与生存困境,并通过充满“纪录片意味”的小说表现出来,俨然成了社会的文学见证。

“我书写的对象至今没有脱离‘文革’”

毕飞宇的童年是在“文革”期间度过的。他亲眼目睹了“文革”给社会带来的“疼痛”,他曾在《语言的宿命》中提到,“我书写的对象至今没有脱离‘文革’。我指的是大路子,不拘泥于具体的作品,有关‘文革’的部分更能体现我的写作。”他并没有将“文革”作为强调的主角,而是从细微之处着手,通过描述人的命运及人与人的关系来反映现实。

以《玉米》为例,毕飞宇将关注点放在了封闭落后的王家庄上,通过对玉米等人物形象的塑造,揭示出乡村女子的悲剧命运以及权力对人性的侵蚀。而诸如《白夜》、《怀念妹妹小青》等作品中塑造的悲剧人物形象和“疼痛”的人物经历也是毕飞宇对“文革”经历的投射。

当然,毕飞宇的小说与“知青文学”、“ 伤痕文学”等作品有着极大的不同。他关注的不是政治,而是特定政治环境下的社会生活;他的作品里没有惨烈的批斗场景或嘲讽的描述,而是富于日常化叙事,在柴米油盐、家长里短中体现悲剧色彩。

这与毕飞宇当时生活的乡村世界有很大关系。安静恬淡的乡村中,“文革”的紧张氛围不及城市激烈,使得他能在一定程度上享受到自然的生机和心灵的自由。故而,尽管当时生活困难、社会氛围紧张,毕飞宇的精神世界依然是乐观、开放的。

“童年经验,是作家们在成长过程中形成的有关世界的原始‘图谱’。它对作家创作的影响,不仅仅是以经验的方式直接呈现出来,更是从个性心理到艺术思维、从文化观念到审美情趣,深深地左右了作家自身的艺术创造。”毕飞宇家族不明、居无定所、社会紧张的童年经验就给他的创作带来了丰富给养,使得他的作品在题材、处理手法、思想及审美风格等方面独树一帜,形成自己独特的文学气质。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