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 | 轻盈而凝重:毕飞宇小说语言的诗化


来源:凤凰网江苏

和诗歌一样,小说也需要行文和语言上的独特组合形成审美上的无限意味。小说语言的诗化,这也是我国现当代小说的一个重要特色。像鲁迅、郁达夫、冯文炳、孙犟、汪曾棋等,都是写诗化小说的大家。他们利用象征、隐喻、夸张等修辞手法将人物心理用更形象的方式表达出来,不仅营造出一种具有古典气韵的意境,还能更好地表达文章主旨,从而增强作品的感染力。

编者按: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面对大众的普及讲座。

钟山文艺大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

5月份,“大讲坛”的首场讲座邀请到了当代著名画家高云,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做了精彩讲演。6月份,“大讲坛”将邀请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作为第二期主讲嘉宾,敬请期待!

毕飞宇

个人简介:毕飞宇,1964年生于兴化,1987年毕业于扬州大学文学院(原扬州师范学院中文系),现任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委员、南京大学教授。代表作有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第三届鲁迅文学奖的中篇小说《玉米》、第二届冯牧文学奖的中篇小说《青衣》及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推拿》等。

对小说家来说,语言风格不仅仅是语言的问题,它暗含着价值观。严重一点说,也许还有立场。——毕飞宇

和诗歌一样,小说也需要行文和语言上的独特组合,从而形成审美上的无限意味。小说语言的诗化,这也是我国现当代小说的一个重要特色。像鲁迅、郁达夫、废名、汪曾棋等,都是写诗化小说的大家。他们利用象征、隐喻、夸张等修辞手法将人物形象用更优美的方式表达出来,不仅营造出了一种具有古典气韵的意境,还能更好地增强了作品的感染力。

毕飞宇小说的诗化表现是轻盈而凝重的,这是他创作的美学理想。为了达到这一美学效果,他特别注意节制自己的情感表达,绝不动辄“金刚怒目”或“火山爆发”,即便是在叙述巨大的人生苦难或悲剧时也还是非常的平和、舒缓。他能将人物内心的沉痛与悲伤化作滑滑细流,侵入到文本的字里行间。加上小说语言中大量修辞手法的巧妙运用,于是,一股灵动之气便不时地从其小说中飘然而出,令读者陶醉其中。

《青衣》是毕飞宇最优秀的作品之一,就其所表现出的诗意而言,在毕飞宇的小说中,具有一定的典型性。《青衣》的语言淋漓尽致地体现了作家敏锐的观察力和感受力,将生活诗意化地展现出来,特别是对生活意象的捕捉,建构出了一个灵动而又悲伤的感性世界,《青衣》主人公筱燕秋扮演的嫦娥本身就具有一定的象征与隐喻意义,嫦娥与现实抗争后换来的是生活在月宫的寂寞和悲凉,这象征了一种生存的悲剧。

现实中的筱燕秋有着类似于嫦娥的命运,也一直在与命运抗争,却亲手酿造了自己的人生悲剧。这一文本内涵被注入了女性特有的生命体验,绵密而又悲伤。

毕飞宇将对生命的一种怜惜和尊重融入到作品中,使小说中的日常生活形态充斥着一种永恒的生命意味。此外,借助修辞所形成的局部诗意化描写也俯拾皆是,特别是小说结尾处的一段描写,诗意化地展现了主人公悲伤地表演:

燕秋穿着一身薄薄的戏装走进了风雪。她来到剧场的大门口,站在了路灯的下面。筱燕秋看了大雪中的马路一眼,自己给自己数起了板眼,同时舞动起手中的竹笛。她开始了唱,她唱的依旧是二黄转慢板转原板转流水转高腔。雪花在飞舞,剧场的门口突然围上来许多人,突然堵住了许多车。人越来越多,车越来越挤,但没有一点声音.围上来的人和车就像是被风吹过来的,就像是雪花那样无声地降落下来的。筱燕秋旁若无人。剧场内爆发出有一阵喝彩声。筱燕秋边舞边唱,这时候有人发现了一些异样,他们从救燕秋的裤管上看到了液滴在往下淌。液滴在灯光下面是黑色的,它们落在了雪地上,变成了又一个黑色窟窿。(《青衣》)

这段诗意化的描写充满着曼妙、轻盈的艺术美,同时,读者也不难感受到语言中所蕴藏着的厚重情感。有了情感的沉重做底子,叙述上显示出的诗意,便充满了灵动性和真实感,除了整体构思上寓于诗情,毕飞宇小说中局部的诗意化描写也随处可见:

玉米压抑住自己。她的一腔柔情像满天的月光,铺满了院子,清清楚楚,玉米一伸手地上就会有手的影子,但是玉米逮不住它们,抓一把,张开来还是五只指头。(《玉米》)

小汽艇推过来的波浪十分地疯狂,一副跟惹是,敢生非的模样,没头没脑地拍打王家庄的河岸,把那可怜的小农船推揉得东倒西歪的?”(《玉米》)

毕飞宇善于用隐喻的方式将人物心理用生动可感的物象表达出来,“手”、“逮不住”、“抓一把”、“五只指头”等意象的出现与柔美月光所形成的美妙景象形成反差,两种事物搭配起来让读者感受到主人公内心的撕扯与疼痛。小汽艇敢惹是非的模样与小农船任人宰割的表情更是应和了全文的深层内涵。这类例子在毕飞宇小说中仍有很多:

情欲是一条四通八达的路,表面上是一条线,骨子里却链着无限纷杂和无限曲折的枝杈。(《推拿》)

图北买了一副墨镜,一个人躺在游泳池的水面,天空晴朗,万里无云,但墨镜改变了天空的质地,像中药的汤剂,滋生出一股药味。(《哥俩好》)

大街上布满九月阳光。高层建筑都是新的,在阳光底下精力充沛,傲然自负。街上的每一张面孔都显得营养丰富,每一个人仿佛都有来头,目空一切,财大气粗。(《生活边缘》)溟池到手的异常顺当,粗人的屁一样唾手可得。(《好的故事》)

以上的例子中,毕飞宇用不同的修辞手法将看似毫无关联的事物联系到了一起,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情欲”与“枝杈”,“墨镜”与“汤药”,“阳光”、“建筑”和“面孔”结合的极为巧妙,轻盈与凝重在此融为一体,营造出一种独特的诗意氛围,这种氛围是笼罩在小说中的一种情绪,也是感染读者的重要因素,更是毕飞宇长期在语言上修炼的结果。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