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女德讲师丁璇:挨揍的女人不易病?


来源:凤凰资讯

丁璇:我的姥姥、奶奶、妈妈都是这么教我的,姥姥说不能露着,每次一想到,我就赶紧把衣服穿上,所以到63岁,我基本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最近,《欢乐颂2》的“处女情结”和一位“女德”讲师的讲座引来热议。

《欢乐颂2》第16集中,原本甜甜蜜蜜的邱莹莹和应勤,却因为“处女情结”遭遇大危机。

在大家的热闹聊天中,曲筱绡对关雎尔说,“我们22楼只有你一个童女...”应勤听到后脸色大变,对邱莹莹说,“我们外面谈一下。”

聊完之后,邱莹莹哭着出来抱着姐妹,委屈地说,“他问我是不是处女。”

曲筱绡听完特别气愤,追着应勤一顿打。

樊胜美也特意跑去质问应勤,“你难道觉得婚前性行为就是不自爱吗?”

应勤生气反问,“你跟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在这儿说这种事,你不觉得害臊吗?”之后,更是放狠话说以后不会联系邱莹莹了。

网友感叹,一向是暖男人设的应勤竟然是个“直男癌”!

因为“贞操”问题就绝情变脸,这种观念太可怕!

而在现实中无独有偶,最近一个学院讲座上爆出的言论:

#女孩最好的嫁妆是贞操#

也在网络上大惹争议。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爆料称,江西九江学院举办的传统文化进校园公益讲座上,主讲人丁璇提及的“女人衣着暴露易失身”、“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等言论引起争议。

这几张被曝光的PPT话语内容颇受争议。如:

这几张图一经曝光,网友不淡定了。许多网友表示,这样的言论缺乏社会性别意识,充斥着对女性的歧视,是愚昧落后的表现,对此完全无法接受。

讲座主办方一肚子怨气

一成员:“我们弘扬传统文化有错吗”

讲座引起争议后,九江学院宣传部发表声明称,部分网友发布的丁璇老师讲座内容有断章取义的地方,网上爆出的部分争议性话语图片并非当天的讲座内容,“当天的讲座并没有任何不妥言论”。

不过,九江学院此番回应的微博已被删除,南都君已无法找到。

随后,中国妇女报记者采访了九江学院,该学院宣传部负责人告诉,关于丁璇的具体情况,学院并不了解。这次女德讲座的主办方是九江市传统文化研究会,是研究会找上门来,讲座的主持人也是他们。

对于此次事件,讲座主办方九江市传统文化研究会则一肚子怨气。事件还导致研究会被业务主管部门九江市社联责令停止半年的活动。接受记者采访时,研究会一位成员仍然“愤愤不平”的表示“我们弘扬传统文化有错吗”?

九江市传统文化研究会提供的一份情况说明这样回应——在讲座过程中,丁璇老师根据中华民族的女德传统,结合自己的理解,对女性在成长过程中的言行举止、细节规范进行了比较个性地阐释,引起少数听众的异议。这种争议和讨论本属正常,丁老师可以阐释自己的观点,其他听众也可以发表不同意见。

根据回复内容,记者还了解到,此次女德讲座是九江市传统文化研究会第二次邀请丁璇,2016年11月27日,他们还曾邀请丁璇做了一场《女德教育乃齐家之要》的专题讲座。

而在回复内容的反思总结部分,研究会这样表示,感谢部分听友的直言,提醒我们今后对于演讲嘉宾的课件内容要认真把关,尽量避免容易引发争议的内容;即使是同样内容的讲座,听众不同都要有不同的表述与阐释,尤其要注意关键性词语的理解和把握。比如丁老师“女性穿着暴露会克家庭、克父母、克子女”,这个观点有些听众很反感。其实,只要把“克”字讲清楚了,本没有很大的争议。在这句话里,“克”字是“影响”的意思。

网络视频截图。丁璇参加辽宁锦州开发区第二届《和谐家庭幸福人生》公益论坛

主讲人更多言论被挖出

本以为这次的争议很快能过去,结果,今天微博上又有人翻出她的其它讲座,依然惹来一片骂声。

 

丁璇回应:

网上断章取义批穿衣暴露是为女生好

北京时间记者了解到,该场讲座的主题为“传统文化进校园公益讲座——做新时代的窈窕淑女”。

在讲座预告中,介绍主讲人丁璇为中国妇女联合基金会传统文化公益讲师,河北省传统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女德文化研究学者,女德与礼仪资深专家。过往报道还显示,丁璇曾巡回各地讲授传统文化,主讲主题有: “女德乃齐家之要”、“女人如何旺夫齐家”、 “如何做好女人”等。

5月22日,丁璇独家回应北京时间记者称:

但她表示,只是提供自己的经验和观点,她自己是这样做的,同时也这样教育自己的女儿。

记者:你知不知道之前九江学院的讲座在网上引起了很大风波?

丁璇:知道,他们没有听我们的课,可能不太了解当时的情况。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学校里有学生穿着暴露,我说了这个问题。其实当时只有几个人反对,他们中途退场,但别人听得可好了。

记者:当时是九江学院邀请你去讲座的吗?

丁璇:我们没有邀请函是不去讲座的。当时是九江市传统文化研究会,还有一个学校的共青团邀请我去,那天早上我在别的两所学校讲,九江学院一个老师觉得我讲的不错,就和文化研究会沟通,邀请我去他们学校再讲一场。开始我也不想讲,后来人家就鼓励我,而且他们也很看重,宣传部长参加了讲座,副校长也致了辞。

记者:你怎么看网上对你的争议?

丁璇:他们发的文章说恢复大清朝、裹小脚这些,我在哪都没有说过。男人说话女人不许插嘴,我也没有讲过。可能因为他们听到,当二奶、小三对社会影响不好,而且对女孩子身体不好,所以不爱听。其实我讲这些不到三分钟,他们有点断章取义,我没有诽谤那些女孩子,只是善意的提醒。但是他们也没有必要骂声一片,不赞同没有关系,我们的角度不一样。

记者:看到大家的讨论心情如何?

丁璇:我没有给社会起到不安定作用,没有违反党的政策,我没有这么做,所以心里也很坦然。他们说什么我都不生气,我就觉得他们不懂。如果他们家的女儿变成那样,会怎么想?

记者:当时为什么会指正女性衣着暴露的问题?

丁璇:我这么说是对她们好,她们不理解。他们现在是窈窕淑女,以为会穿衣打扮,但是穿衣服不能跟看着没穿似的,下衣到大腿根,上衣穿得乳沟都能看见,乳房都露出来,那咱们难道没有责任教教孩子吗?女性穿着整齐是为了保护自己,一是可以让身体不生病,二是防止一部分性骚扰。

记者:为什么说女性穿着暴露会克家庭、克父母、克子女?

丁璇:我在讲这些前会给她们展示四张图片,就是女性上面只穿着吊带,下衣都到了大腿根的那种。然后告诉她们,谁的父母愿意让她这样出来?谁的男人、儿女愿意让她这样出来?这不会惹他们生气吗?你惹他们生气着急,就是克父母、克丈夫、克子女,还有你自己,你这么受气你老了不生病吗?就是这个意思。

记者:但是现在穿衣服这些,都是个人的选择。

丁璇: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但他们说他们的,我也没有要求她们,只是告诉她们,女孩子怎样是好的,比如:你站直了好看,站斜叉着腰不好看。我只是提议,她们不这样我也没办法,宪法都管不了,我能管得了吗?

记者:你当时有没有讲“女孩最好的嫁妆就是贞操”?

丁璇:讲了,这个必须讲,必须提醒女孩子们要守贞洁,这才能保证婚姻的福报,而且哪个男孩子愿意娶没结婚就堕胎、给人当二奶、做小三的女孩子呢?不过大家也有自己的观点,我也不反对。

记者:受到质疑后,还会参加讲座吗?

丁璇:之前的讲座大家都爱听,我以为这个学校的孩子也爱听。如果我说错了,我给大家赔礼道歉,但没有想到惹大家不高兴。大家不爱听,那我就不讲了,现在我也63岁了,正好我也该在家休息,好好陪陪我的家人。

谈女德:

核心是教女性做个好女人,我不觉得过时

记者:你讲座中女德的核心观点是什么?

丁璇:就是教育女人做一个好女人,要孝敬父母,孝顺丈夫,疼爱孩子。现在很多女人不孝,也跟丈夫打架,两天就离婚,还没几天就找,这都是什么问题?所以我是从怎么择偶、夫妻怎么相处、用什么方法使家庭和睦,婆媳怎么相处、邻里怎么相处、跟小叔子小姑子怎么相处,我是讲的这个。

记者:大家认为你之前说的妇德女道这些都是旧社会习俗,你是认同还是希望回到这种状态?

丁璇:不是说要回到旧社会,而且我也不懂得旧社会是怎么回事。我就是讲从我这个年龄来看,怎么让孩子们好好的、别遭罪。如果你不知道这些,你出了事,你爹妈怎么办?你的子孙怎么办?

记者:你在讲座中提到,女性婚前性行为、堕胎、离婚等不是好女人,在很多人看来是对女性的歧视。

丁璇:这是大家理解错了,我也考虑到了男女平等。但是我讲的是女性不要乱搞,今天和这个男人搞,明天和那个男人搞,谁还要啊?而且对她自己身体不好。至于离婚的问题,我们也是倡导女性怎么做,才能保持家庭和谐、婚姻持久,老离婚也不是个事儿。

记者:现在女性的独立意识越来越强,你有没有觉得讲女德很过时?

丁璇:我不觉得。大家对它的理解有偏差,过去我们老祖宗讲的,不是人们现在想的那样,明白了就再也不说了。三从四德没有禁锢女人,都是教女人怎么才能做一个好女人,你怎么样做才能保证家庭和睦。不孝父母,不尊重丈夫,这能行吗?

记者:你提到女性穿着暴露才导致被强奸、总是挨揍的女人不容易得病,你的理论是从哪里来的?

丁璇:我们河北省文化研究会去监狱做了调查,那些男罪犯说,看到女性穿着暴露就产生了强暴的欲望,所以我们会讲,希望女性不要穿着暴露,这样才能保护女性。

说总是挨揍的女人不容易生病,是因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希望女人和丈夫发生矛盾时,不要动辄出手,要低下头,想想为什么会这样,一切都有因果报应。

记者:但大家认为,这些理论是不合理的,甚至有些荒唐。

丁璇:大家不认可,我能理解。我只是提供我的经验和观点,这可能只是我们老一代人的看法,和年轻人不一样,但我并没有说女人必须怎么做。

我也承认,我讲的可能有问题,或者讲的不好,所以给大家赔礼道歉,让大家心里不愉快,是我做的不好。

谈自己:

我自己这样做,也这样教育女儿

记者:我们看你对外讲座中的个人信息提到,自己是研究女德方面的资深专家?

丁璇:是不是专家,我没有说,都是大家这么说的,而且我也没有把自己标榜成什么专家。我就是个老百姓,年龄大了,退了休没事了,来做这个研究,而且我只讲家风家德、妇德女道这些,跟国学不沾边。

记者:你以前是专门做女德方面研究的吗?

丁璇:我之前在承德供电公司做妇女工作,后来做工会工作,看了太多姐妹离婚、遭罪。这么多年,我想着能用什么方法教育女人使家庭和睦、不遭家暴,孩子孝顺、别叛逆。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做女德讲座?

丁璇:我的出发点是把妇德女道传播出去,让家家都好。就是告诉这些孩子们,那么小就堕胎太苦了,而且那么多离婚的,这不是社会问题吗?国家为什么倡导传统文化,因为传统文化就是讲女性要守女德,女德就是要守节整洁。

记者:这些讲座的效果如何?

丁璇:所有的人反馈来的意见,都没有说想图什么、想把社会怎样、想把女人怎样,如果有,我就不讲了。我就是收到一封封邀请函后去讲。讲了大家都爱听、都受益,而且当场好多人都哭,都哭自己错了。

记者:那你自己是如何实践讲座中的这些理论的?

丁璇:我的姥姥、奶奶、妈妈都是这么教我的,姥姥说不能露着,每次一想到,我就赶紧把衣服穿上,所以到63岁,我基本没有出过什么事情。而且我也是这么教育我的女儿的,我们家也决不允许娶一个有过婚前性行为的女孩。

记者:那你的女儿会按照你的观点来做吗?

丁璇:会啊,我的女儿在衣着、言行上做得很好,从来不会穿得很暴露,而且对父母也很尊敬,跟我们说话都很恭敬。

对丁璇的讲座言论和《欢乐颂2》的“处女情结”话题,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

北京时间记者王春晓

[责任编辑:杨冰莹]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