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电波女神”流丹:流金岁月20年


来源:凤凰网江苏

在流丹看来,无论是主持节目,还是写作和画画,都只是在寻找一个灵性的出口,完成对自己身心的疗愈,通过汲取外界的力量,从而获得对内在的滋养和关怀,重新信任这个世界的美好,包括爱情。

流丹,南京电台著名节目主持人。学中医和心理学,成名于主播。曾经主持夜话节目情爱话廊,风靡十年,成为几代人的集体记忆。目前主持《流丹的朋友圈》,兼主播、画家、作家于一身,举办个人画展《阿是》,散文集《花,是不睡觉的》获2016中国最美图书奖。

现在的流丹温暖而包容

4月20日晚,流丹受邀到东南大学做讲座,偌大的报告厅里,黑压压一片, 600多个位置座无虚席,很多闻讯而来的大学生只能挤在门外。

“要是早几年,场面肯定还要火爆,那就不是600人,而是6万人,60万人了。”流丹笑着说。

她说的是主持《情爱话廊》节目那些年。人称“电波女神”的流丹,粉丝遍布南京及华东周边地区几代人,几乎创造了夜间广播收听的一个奇迹。

著名主持人周学曾评价:在江苏的广播电台发展史上,有两档节目堪称重要标签,其中有一档,就是流丹主持的《情爱话廊》。

流丹却说,过去的辉煌也好,疼痛也好,都可以放下了,我们还有此刻和未来。

10年光环如一梦

《情爱话廊》时代她留给大家的只是一个背影

出道20年的流丹,现在主持一档大型访谈节目,由FM98.1出品的《流丹朋友圈》。

从编导到主持,各种琐碎细节,都由流丹亲自操持。

她邀请社会各界的精英名流,草根屌丝,把他们在各自行业里的智慧和体验分享给所有人。节目里轻松愉快的聊天方式,对于流丹来说,游刃有余。

从《情爱话廊》到《流丹朋友圈》,历时二十年。流丹见证了传统电台节目在互联网方式下的重构,新节目具备鲜明的媒介融合特色,以多元化形式蓬勃呈现。

相比多年以前,她也由那个骄傲的,不可一世的小姑娘,蜕变成了一个温和知性,处处懂得烘托别人的女主播。这些年她努力进行提升和磨练,就是不想停留在过去的经验和惯性里。

在过去的节目里,她把自己的人生和思想分享给听众,而现在,她尽力让每一位嘉宾在她的节目里展示自我的精彩。

“这个时代不再需要一个夜间的讲述者,人们更需要一个展示的平台。”虽然《流丹朋友圈》在业内广受好评,但是流丹坦言,《情爱话廊》达到的高度已经不可超越,就算是重开一档,也不可复制,那个时代一去不返了。

那的确是一个辉煌的时代,10年间收听率始终排名全省第一。

那时的流丹很年轻,敢拼敢闯。父母为她选择了学医这条路,但大学毕业时,流丹却去参加了媒体的招聘考试,成功跨界进入广播行业。

一切都只因为喜欢,尽管刚开始也只是打杂。当时的广播媒体注重发音的字正腔圆,流丹非科班出身,普通话也不标准,离主播显然距离遥远。

流丹也不气馁,没有人教她,她就自己学习,强化训练。

她的声音本身很有特色,美感和质感兼具。加上用心,很快便得到了试播的机会,几次下来,就圈粉无数。顺理成章坐上主播的位置。

有80后的小伙伴在微博上回忆:

曾经有一个电台叫中波900

曾经有一个节目叫情爱话廊

曾经有一个人总是这样介绍自己——“我是流水的流,丹顶鹤的丹”。

每天晚上22点整,丹姐那温柔销魂的嗓音,配合着《巴格达的星星》这首钢琴曲,吵闹的宿舍每次都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安静下来,然后伴随着她的一声“晚安”入睡。

当时我们还年少,在那个相对闭塞的年代,是丹姐的夜夜叮咛,让我们这一代人树立了健康的爱情观,性爱观,不至于误入歧途。

很怀念那些青春年少的夜晚。

……

当上主播的流丹小宇宙全面爆发。她把自己的节目全部录下来,回头再听,不放过任何一个瑕疵。她翻阅经典作品,寻找与情感、婚姻和两性关系有关的话题,她用自己医学出身的专业知识,不停丰富节目内容,一时间好评如潮,听众来信堆积如山。

天晓得这档节目充当了多么重要的管道作用,那时候讯息不通,也没有相对自由的网络提供参考,一时间新涌现出来的城市生活中的两性、情感、包括同性恋这样在当时显得大尺度话题,每天晚上听流丹缓缓道来,人们得以寻找心灵的暂时解脱和平衡。

有人在来信中写道:“父母那代人认为性是说不得的,说了就是罪过。《生理与卫生》的课本也是薄得可怜,老师更是语焉不详。流丹老师,幸好有你的出现,让我们这一代人在面对成长的尴尬时刻,不至于惶恐。” 

很多出租车司机成为她的铁杆粉丝,每天必听流丹。甚至有外地的听众专程来到南京,住在电台附近,只为能和流丹见上一面。有听众遇到电台里的同行,也必然会问一句:你认识流丹吗?

二十出头的女孩,在最好的青春岁月里一夜爆红,迎接各种掌声,鲜花和关注,被无数人追随的流丹,不是没有些飘飘然的,向来清高的她认为只要做好自己的节目就万事OK了,她保持着一贯的独来独往,不和同事交往,不参加台里的公开活动,不与听众见面,更不接受采访。

多年以后她回忆说,那个时候太年轻,内心太过骄傲,自视甚高,目空一切。注定在后面的人生中,会受到教训和伤害。她甚至疑惑,也许因为自己的傲慢自大而殃及了节目。

有同事曾经羡慕地对她说,谁下岗你也不会下岗,因为你是自带光环。流丹也以为,凭自己创造的收听奇迹,怎么也算得上台里的功臣一枚吧。

此后,流丹北上,在北大学习心理学,《情爱话廊》暂时停播。

2009年,流丹从北大学成归来,满血复活,回到《情爱话廊》,粉丝们也因她的回归而开心不已。但是令人惊愕的是,这档节目开播没多久,即被叫停。“那一刻突然明白了,没有什么光环,一切都是虚幻的。”

20年睡不好觉

淡淡笑容下的她内心还是有一些忧郁

主持《情爱话廊》的十年,流丹并不快乐。

多年的夜班生涯,早已打乱了生物钟,以及在节目中面对听众痛苦的共情,将许多负面能量加诸己身,日积月累,经久不散。

她经常在节目结束后深夜归家,因抑郁而无法入睡。那些年除了做节目时能够保持精力,其余时间她被无力感占据,吃不下,也睡不好。

“节目停播后,无论作息时间还是心态我都没法调整过来,病得很重,一度忧郁。”

作为全国第一届中医养生专业的学生,流丹用专业的知识抚慰了无数不眠之人,治愈了许多痴男怨女,启蒙了那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但是她尝试了各种方法,却始终没有解决自己的失眠问题。

在那些无比清醒的漫漫长夜里,她开始用文字记录,对生命对世事的思考与感悟。并且一直坚持下来。

2016年,她的散文集《花,是不睡觉的》正式出炉。由她的好朋友周曙设计,这本书荣获了当年度“中国最美的书”。

书里集合了流丹从2008-2016年间写下的文字。《情爱话廊》节目停播之后,她在北大读书开始,一直到去年。中间经历事业受到打压,刻骨铭心的爱情,电视的重新登顶,亲近佛经,从零开始学习画画等一系列人生重大事件,起起落落,跨度十年。

之所以取名为《花,是不睡觉的》,灵感来源于一个凌晨,当她看见徐徐盛开的鲜花,突然莫名地亲近和释然,原来花是不睡觉的。“我要做那样的花,开的时候好看,闻着也香,枯了可以入药。”

重新梳理和回望的,不仅是文字,也是一段漫长的时光。流丹说,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以一种悲悯安然的心态,轻轻地拥抱那个曾经喜悦过,也受过伤的流丹,和她像好朋友一样的对话,通过探索与反省,接纳曾经的不完美,也和过去的时光做一个和解。

在主持《情爱话廊》的时候,就有人说如果流丹出书,一定会大受欢迎,但她没有。她要等到自己真正积淀下来,成熟之后,把最好的文字表达出来。

而此时此刻,成长已给予她足够的人生经验和智慧,不依靠声音,她的文字也直抵人心。

在电视台主持节目

新书签售的时候,有一位曾经的粉丝赶来。

这位已进入而立之年的先生说,看见流丹老师,听到她的声音,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也有一种伤感。多少年了,再也没有了《情爱话廊》,我的宣泄渠道里充满了酒精……

钢筋水泥的城市,有多少孤独的人,他们被日常生活扭曲成麻花,却仍需倔强地活着,他们所需要的,也许就只是一个倾诉和减压的窗口。

就像前不久,娱乐圈里的何洁离婚,赫子铭打电话到电台倾诉的事件,引爆社交网络。就算是明星也如常人一样,有着解不开的心结过不去的坎。

而于流丹而言, 过去她用声音为别人疗愈。现在,她在疗愈自己。

海子的诗里说: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这“只身”二字,何其残酷,又何其现实。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片茫茫的草原呵……

画画也是在疗伤

绘画的时候

由于流丹在主播以及心理学方面的专业背景,使得她成为各大电视台众多节目的座上客,兼具主持人和心理专家双重身份。

她变得格外忙碌,有时候一天辗转好几个城市,每到一处,节目组就把她直接接到演播厅,录完节目再送走,赶往下一个城市,都没有时间能够停下来好好看看。

流丹觉得,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2014年,流丹不再参加电视节目,她开始专心作画。

绘画是她从小的爱好。

上学时,她在书本上画各种人物,画肖像、美女,经常画到深夜才开始写作业。长大后,交往的第一个男朋友就是一个画家。上大学时,只要有时间,流丹就会跑去看画展。她说,潜意识里,其实自己一直都热爱美术。

而她的绘画之门重新开启,是因为有一次搬了新房。

由于工作太忙,新房没时间装修,一般的装饰画她也看不上。流丹突然萌发念想:为什么不自己画呢?说干就干,大半夜的,她跑到南艺后街,买了画板、颜料和画笔,回家就开始画。

从此,她入了迷,很少再去参加聚会和饭局,把时间省下来,就用来画画。

有时下班回家,进门把包放下,她就站在画板前,不知不觉画到天亮。

童年时的绘画经历只是在她心里种下了绘画的种子,在艺术修养和技法基础上并没有提供什么帮助。可以说,流丹重新拿起画笔时,完全就是从零开始。

绘画基础的缺失对她不构成阻碍,她有的是发自内心的热爱,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思想积淀成为她艺术创作中最坚实的基础。在技法选择上,流丹是随意的,她并不局限于哪一流派,而是不停地尝试更多可能。她经常在家里自己探索,颜色的调配,水墨的比例,不同的方式呈现的不同效果……,乐此不疲。

同样在2016年,流丹举办了自己的个人画展。

她把画展命名为“阿是”。“阿是”是人体的一个穴位,它不同于其他穴位有确定的位置,而是以痛为穴,是身体最本能自然的反应点。痛是生命最真切的证据,这次画展也是流丹在生命之痛与成长之痛中的自觉性艺术探索。

有同事在微博上说:

周末,来看同事流丹的画展。这个才情女子用颜色展示她人生的风情万种,用笔触描绘生活的喜怒哀乐!遗憾的是,我最爱的一幅画,凝视了很久,竟忘了拍……就像人生中,一些你最在意的事和人,却因为就在身边,而忘了珍惜!

而流丹自己最喜欢的一幅画,名叫《果人》。

画面中是一个小女孩,蜷缩在浴缸里,孤单而忧郁,浴缸之外是无尽的虚空晦暗,流丹解释道:“生命有时是无助的,世界很大,而你拥有的不过这一盆水。”流丹也坦承,画中的女孩,就是自己内在的那个小女孩。

小时候,因父母下放农村,流丹跟在家族里的长辈们身边长大,比如妈妈的爷爷奶奶,自己的外公外婆,自己的爷爷奶奶,并不固定。因此从小的孤独感,深入骨髓。一直到上初中,她才回到父母和弟弟身边。但那个时候,她已感觉到自己和家人的格格不入,似乎一个空降的陌生人。

流丹说,所以为什么我的节目打动别人,因为我特别能理解别人的孤独。

有人评价流丹的的画像常玉的风格,弥漫着一种忧郁的气息。

但她的忧郁并不叫人绝望,反而自有一种温暖的力量。

浙江传媒学院影视美术系杨大伟教授说,流丹画面里的“忧郁”其实是一种高贵的精神品质,是一个良知者应有的文化基调。我们知道,忧郁情结同浪漫的悲剧感休戚相关。

在流丹看来,无论是主持节目,还是写作和画画,都只是在寻找一个灵性的出口,完成对自己身心的疗愈,通过汲取外界的力量,从而获得对内在的滋养和关怀,重新信任这个世界的美好,包括爱情。

我已剪短我的发

短发的流丹

2017年春天的时候,流丹剪短了自己的头发。

率先发了照片到朋友圈,引起一片哗然。多年来,她一头漂亮的长长的卷发形象已深入人心,成为经典。所以很多老朋友一看见她那清汤挂面式的学生款,纷纷表示接受不了。

流丹却说,反正美了这么多年,丑一点有什么关系呢?脸上有几颗斑又有什么关系呢?

的确没有关系,也并不丑,是另一种简单的美。现在的她,短发,素颜,穿棉麻的长裙,简洁而又干净。

出生于七零八零后的人大多听过梁咏琪的一首歌: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牵挂

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长长短短短短长长

一寸一寸在挣扎……

流丹用剪去长发做了一次告别的仪式,向过去,向一段受伤的情感。

巨蟹座的流丹谈过两次恋爱,每次都如飞蛾扑火。“因为完全投入,爱得太用力,分手以后,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

上一次恋情,结束于2014年。感觉生不如死的流丹,借助于整理文字和画画,将自己封闭起来。别人失恋可能几个月就会恢复过来,但是她却花了整整三年的时间。“这三年,对我来说尤如置身地狱。”

她的画展开幕那天,隆重而又热闹,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来了很多朋友,大家给予流丹高度的评价,策展人对流丹说,作为画坛新人,她的展览超出预期的成功。

但是谁也不知道,流丹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就哭了……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如凤凰涅磐,她很庆幸当初没有去寻死殉情或者做些伤害别人或自己的事情,而是默默地把一切疼痛,都内化成一颗珍珠。从此以后,所有的一切都归于过去,生命其实才刚刚开始。

对于人性有着深刻研究的流丹,在情感上也变得包容和通透。

“爱情是一个美好的存在,婚姻应该是爱情的自然归宿,其实一纸证书,只是一个形式,重要的是,要有爱的能力,不是每一个人都具备这种能力。”

流丹表示,她不排斥婚姻,也不会急着走进婚姻,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冰心和铁凝有过一段经典的对话。有一次,冰心问铁凝,你有男朋友了吗?铁凝说,还没找到。90岁的冰心就对她说:“你不要找,你要等……”后来,铁凝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幸福。

流丹眼神清澈,双眸闪闪发光。她说:我一直在等呀。感觉不远了,也许他正在来的路上吧。

我问她,这算是一种暗示吗?是否意味着好事将近?

流丹笑得像个孩子。(文/杨冰莹 图片 由流丹提供

 

[责任编辑:杨冰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