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女检察官余红的刚与柔


来源:凤凰网江苏

案台前的奋笔疾书,案卷丛中的通宵达旦,三寸席上的唇枪舌剑,一位优秀女检察官炼成的背后,凝结着无人知晓的艰辛和汗水……

【南京最美女性●人物档案】

姓名:余红

性别:女

年龄: 保密

职务:南京市检察院公诉处二处处长兼未成年人检察办公室主任

70后美女余红,先后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十佳公诉人、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江苏省十佳政法干警、江苏省检察业务专业专家、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等称号。并荣立一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

 

法庭上,国徽高悬,庄严威仪。

余红信步走上公诉席位,她看起来身姿苗条,时尚靓丽,有十足的“女神范”,但转过身来,一身制服下,面色冷峻,眼神犀利,却是典型的“女汉子”。

庭审正式开始,她站起身来发言,字正腔圆,音量适中,并不输受过专业训练的媒体主持人。

“我受检察院的指派,以国家公诉人的身份,出席法庭支持公诉,并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

这是检察官余红的日常工作,以公诉人身份参与庭审,平均每月三至四次。她的检察官生涯,一晃就快二十年了。

案台前的奋笔疾书,案卷丛中的通宵达旦,三寸席上的唇枪舌剑,一位优秀女检察官炼成的背后,凝结着无人知晓的艰辛和汗水……

乐燕案的意义所在

庭上一分钟,庭下十年功。

细数余红办过的案件,轰动全省乃至全国的大案不在少数。但她却说,”我从不用数字来衡量我的工作,我更加关注的是,办案的时候,有没有踏踏实实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某个案子因为我的介入,从来不认罪的人能悔罪,那我是真正意义上起到了救赎的作用……我觉得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法律人应该关注这些东西。“

余红曾经手过一起著名案件。

2013年6月21日,南京江宁区发生的一起轰动全国的饿死女童案件。未婚妈妈乐燕将两名年幼的亲生女儿独自锁在家中长达一个多月,期间自己在外游戏吸毒玩乐,导致孩子饿死家中。

那时候,余红也是一位6岁女孩的母亲。

“当时刚收到案子的时候,我像所有人一样,愤怒、痛恨。本身我就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翻阅案件卷宗的时候,我的眼睛就红了。翻到里面,看到现场孩子如烧焦一般的照片,真的忍不住掉下眼泪。”

案发后一周,余红提前介入到案件之中。当时案件被热炒,各种针对公安、民政、社区的问责铺天盖地而来。余红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第一次提讯,给了余红深深的挫败感,女童的母亲乐燕的态度相当消极、破罐子破摔。对于自己吸毒后的所作所为一概回答记不清了。

因为尸体高度腐败,鉴定意见为不排除两名女童因脱水、饥饿、疾病等因素衰竭死亡。这起在别人眼中看起来板上钉钉的案子,却让余红陷入了深思。

这起案件该如何定罪?连续几个夜晚余红都彻夜难眠,一边是眼前不断浮现的案发现场,一边是乐燕毫无负疚感的模样。

“之前我一直都觉得她罪不可恕,简直不是人。记得我当时在想,一定要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后来,我对她本人有了更多感性的认识,也改变了刚开始时对她的愤怒看法。”

经过对乐燕案的深入调查,余红渐渐了解了乐燕的身世与成长经历,乐燕也是个非婚生子女,生下来后,父母就没怎么管过她。小时候的乐燕,由外婆抚养长大,4岁时,妈妈把她抱到南京爷爷家后,转身就走了。从此,乐燕再没见过妈妈……正在余红纠结的时候,看守所那边传来乐燕又怀有身孕的消息。

“让她回头,为了孩子,也为了她自己,毕竟她才23岁。”余红定下心来,中秋节来了,她专程带上水果、买了月饼去探望乐燕。

这一次,余红放下身份,像一个大姐一样,和乐燕谈心,而乐燕也不再是一副对立的态度。

女童案开庭时,包括30余家媒体在内的近百位人员参与了旁听。当庭审接近尾声,被告人最后陈述环节,乐燕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她向公诉人表达了感激之情。

最终,乐燕被判了无期徒刑,她说会好好改造,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减刑,早日出来抚育孩子。因为她要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母亲。

“这是我公诉生涯中最沉重的一次。”余红说。但是她很欣慰的是,她看到了乐燕的变化,看到乐燕内心人性的觉醒。“这也许就是作为一名公诉人办案的意义所在。”

未成年人保护,任重而道远

女童被饿死一案,让余红对未成年人保护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血的事实表明,完善未成年人的监护制度,远比对未成年人开展事后司法救助更为重要。

于是她带领未检团队,与志愿者队伍深入高校、职业学校和中小学,开展宣讲、情景剧表演等活动,并把青少年带入“模拟法庭”,进行渗透式法制教育。

2015年4月3日,余红记得这个日子。

南京一名男童小军(化名)被养母殴打的照片,在网络上引发强烈关注。余红第一时间从微博上得知信息,立即打电话给案发地浦口区检察院未检科,建议提前介入。

余红指出,其实这是一起带有共性的案例,许多家长深受传统落后观念的影响,认为教育孩子“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自己的孩子想怎样管就怎样管”……

有的父母长期殴打虐待子女,而在外人看来,家长管教孩子不便干涉,只有出了人命,造成严重后果才会报警。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基本每年都有5-10起虐童致死案见诸报端。

2013年,有一位母亲用木棍打死了7岁的女儿,被浙江海宁法院判刑10年,她在法庭上痛哭流涕:“我原本以为棍棒底下出孝子,可是现在我很后悔,直到现在我都不愿意相信,女儿去了,而且是因为我造成的。”

“不论是立法还是执法,观念都要改变,子女与父母的关系不仅是血缘关系,也是一种法律关系,”余红指出,我国早已加入国际儿童公约,制定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对孩子施加暴力必须追究法律责任,孩子是独立个体,和成年人一样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父母、老师没有法外特权。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现代社会中有许多父母,本身具备着高学历高素质,在教育孩子上却不懂法,“这个案例也算是给为人父母者敲了一个警钟吧!”

余红说,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制度存在诸多不足,首先就是家庭暴力行为不能及时被社会发现。“国外有强制报告制度,医生、老师、社工等发现后第一时间必须上报,否则就是不作为。”

但在国内,即便有人报警或报告,也缺少有效的政府干预制度。如何才能有力承担起监督和干预职能?余红将思考汇聚笔端,写下《大力加强公共监护与社会机构监护》等文章,在院领导的支持下和她的组织推动下,南京市检察院向南京市人大递交了关于制定《南京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的立法建议,由江苏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批准,于2016年5月1日起施行。

公诉人的情怀

“一站上法庭,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余红她由衷地热爱检察官职业,也非常喜欢自己在法庭上的状态。

在她看来,一名合格的公诉人,需要深厚的法律功底、随机应变的能力、灵敏的思维。当然,更需要的是一份情怀。

其实,最初进入南京市检察院时,余红是在财务科做会计,工作了8年后,才进入公诉处。也完全是因为她的性格使然,一方面,她非常安静,常常在财务审计时一坐一整天;另一方面,她伶牙利齿,能言善辩,经常主持检察院的活动,参加辩论、朗诵……正气十足,让人刮目相看。

有人跟她开玩笑,余红是一棵做公诉的好苗子!也有人建议她多学习法律知识,到了检察院,财务也要懂法啊!

余红开始自学法律专业,并相继拿到了本科文凭和南京大学的法律硕士学位。

机会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2002年,28岁的余红通过考核,进入检察院公诉部门,成了一名检察官。

“我刚刚接触刑事案件时,没有实践经验,又缺乏辩论的技巧。庆幸的是,我周围有很多良师益友,当我向他们倾诉苦恼时,他们把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我十分佩服身边众多的公诉精英。”

2004年,江苏省检察院开展职务犯罪案件考核庭评比,余红的参评案例是“江苏省铁路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张伯端(正厅级)受贿案”。那时,她进入公诉处刚满一年,在法庭上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对方律师是南京大学一名以善辩著称的副教授。两人在法庭上展开激烈对战,余红毫无惧色,相反,小宇宙爆发,处处占先的进攻战术,后发制人的防守技巧,灵活机智的反诡辩术,就是这次评比,余红以出色的表现获得一等奖,也是她转行到公诉处后得到的第一个重量级奖项。

自此,各种荣誉接踵而来。

2005年,,余红接手了“德隆系列案件”之一的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及被告人张某等4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涉案金额达16亿之多。

这个时候,余红过硬的财会专业技能派上了用场。面对复杂繁重的各种数据,余红连续3个月奋战在办案点上。最后,对方辩护律师败下阵来,称他们是“接触过的最强公诉团队”。

“也许前一秒,我还像个会计一样,快速地反应各项账目数据,但后一秒,发现某个疑点后,又得迅速转变成公诉人。”

公诉工作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光鲜,每次开庭前,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做准备。余红已经想不起最精彩的是哪一次庭审,最艰辛的是哪一次取证,最无眠的是哪一次加班。

“你也可以说我代表的是公权力,但是在法庭上,我只知道,我代表着正义。”在余红看来,做一名优秀的公诉检察官,不仅要有火眼金睛和能说善辩,还需要敬畏法律、坚持正义。

她说起在庭审中偶遇的一位女律师。

第一次,女律师替一名犯罪嫌疑人做辩护,和余红同时出现在庭审现场,两人理应唇枪舌战,你来我往一番。但当余红陈述了嫌疑人所有的罪证后,律师却没有驳回她。庭审结束后,余红问:为什么你的辩护意见是没有意见?律师真诚地答道:因为你说的都对!

第二次,两人又相遇在同一法庭。 这一次女律师和余红站在同一阵营,是作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两位惺惺相惜的女汉子联手对抗对方辩护律师,宛如上阵杀敌的穆桂英,打得对方”落花流水”。

余红笑称这位律师具备做一名公诉人的潜质,“做司法工作尤其要有底线,就算是为被告人作辩护,也必须要维护法律的尊严,而不能颠倒是非。“

成长为更好的自己

走下公诉席,走出检察院大门,余红也和普通人一样,柴米油盐酱醋茶。面对锅碗瓢盆,”女汉子“秒变充满少女心的小厨娘。

常年累月的职业锻炼,余红早已脱胎换骨,自带光环。但惟一不变的是对家人的爱。只要有时间,她就多多陪伴家人,为先生和女儿做一顿美味的晚餐。

《人民的名义》热播的时候,余红跟着11岁的女儿一起追剧。最让她高兴的是,女儿终于懂得了妈妈的工作性质,也不再抱怨她的忙碌,而是不无骄傲地对她的小伙伴们说,我的妈妈是一名检察官,就跟那个电视上的陆亦可一样哦。

女儿也会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她说:”妈妈,你上次去我们学校做讲座,同学们都说你好厉害,我给你点100个赞!“

当然,有时候,余红也会遭到父女俩的集体”鄙视“。

有一次,三个人在谈论某件事情时,意见不一,余红口若悬河,舌战群雄,以绝对优势压倒另外两个声音,直说得父女俩同时噤声,瞪大眼睛,看着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余红回过神来,连声说道:抱歉抱歉,职业病犯了!

十多年来,余红常常要和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与口才超群的律师们打嘴仗。语言风格要么“生硬”,要么“强势”。久而久之,形成了习惯,而习惯又成了自然,不自觉地渗入日常生活当中。

这可不是余红一个人的职业病。

某天,一名女公诉人接起电话,是一般的家人来电,大家也没太注意。突然,这位美女拿着电话来了一句:你不要和我说这么多,你就回答我一句,是还是不是!!瞬间大家都安静了,仿佛穿越到了看守所的提审现场。有人好奇地问她,你这是在和谁说话?她淡然一句,我老公,问我装修的事。大家顿时失笑无语,纷纷反省自己是否也这样过,结果个个心头一紧。

余红笑说,这是职业病,得改!女人太强势就不可爱了。在家人面前,她还是愿意做回那个温婉知性的萌妹子。

脱下制服,这个典型的江南女子,外表纤弱而清秀,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连眼神也变得柔柔的。她的架上有书,桌上有花,心头有工作,有家人,还不忘自我,这便是余红,一位有爱的美女检察官的日常生活。

外表平静如水,内心坚定如山,愿你也成为这样的人。

作者:杨冰莹 通讯员 施芙萱

[责任编辑:杨冰莹]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