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雨花台烈士家属口述史丨李耘生之女回忆父母革命往事


来源:凤凰网江苏

南京中华门南面的雨花台,在历史上就是一个掩埋忠骨的地方。1927年后,这里成为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最集中的殉难地。今天他们之中能够查到姓名的仅有1519位,留下照片的只有100多人。年仅27岁便牺牲的革

雨花台烈士家属口述史丨李耘生之女回忆父母革命往事

南京中华门南面的雨花台,在历史上就是一个掩埋忠骨的地方。1927年后,这里成为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最集中的殉难地。今天他们之中能够查到姓名的仅有1519位,留下照片的只有100多人。年仅27岁便牺牲的革命烈士李耘生就是其中之一。

李耘生,原名李殿龙。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李耘生毅然接任中共南京特委书记。1932年4月,李耘生在南京被捕,6月便在雨花台壮烈牺牲。同为革命者的妻子章蕴没有被悲痛击垮,她带着2岁的儿子李晓林和尚未出世的女儿杜早力,继承了丈夫的遗愿,为伟大的革命事业继续奋斗。

知道我们要来采访,李耘生烈士女儿杜早力老人早早便在家等候。80多岁的老人说话声音响亮,耳聪目明,唯一不便的是腿部,走路需要借助助步器支撑。见到我们,老人非常开心,就像见到了亲人,一再地说起旧事,说起记忆中的雨花台,说起自己的父亲、母亲。

杜早力眼中的父亲

杜早力:我是遗腹女,我父亲牺牲的一、两个月后,我才出生。具体的时间我母亲都记不清楚了,大概是六月份到八月份这样的一个时间之内,所以我就把我的生日就放在了8月1号。我认识我的父亲是从照片开始的,照片的第一印象,就觉得我的父亲,是一个很儒雅的一个书生,有一双很坚毅的目光,但是很难想象他身上藏着那么大的毅力, 这是给我的初步印象。因为我和父亲没有在一起生活过,我母亲关于我父亲的事情也讲的不多,所以我对我父亲的认识只是一种理性上的认识。

杜早力:我通过观看资料,发现父亲有个基本的特点,就是从小就十分富有同情心。我想这个同情心很重要,因为你有同情心、关心这些劳动人民的疾苦,你才要想到怎么去改善他们的命运,所以就很容易接受这些共产主义的东西,去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让广大劳苦大众都能过上好日子。

杜早力:我父亲18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还是很不容易的。18岁的时候,我父亲就已经走上了职业革命家的道路。很艰苦啊,那个时候。自从参加革命以后,我父亲辗转了南北,先是在山东青岛,又到了济南,然后辗转到湖北武汉,然后再辗转到上海,最后辗转到南京。

杜早力:我妈妈跟我讲过一个故事,在武汉的时候,那时候我母亲还不认识我父亲。当时她和一个叫陈定一的同志,早晨一起出去分头工作。等到回来的时候,陈定一同志的头颅已经挂在了城门上,这是多么残酷的环境啊。我的妈妈当时很悲愤,马上就热泪盈眶。因为当时很凶险,不能暴露自己,结果就有一个人拉了我母亲一把,把她拉出去。这个人就是我父亲,就是后来我的父亲,从此后来他们相识。

杜早力:有一天,我的父亲母亲都没在家,出去工作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哥哥,我一个小姑子带着他。结果坏蛋进去了,虽然没有抓到我父亲和母亲,却抓到了我的哥哥和那个小姑子,他们不知道我爸爸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就知道,这个小孩的爸爸,就是李耘生。

杜早力:后来我爸爸还是被捕关在监牢里去了,我妈妈在被通缉的时候还怀着我,然后她就乔装打扮, 逃到湖南长沙外婆家,而我也就因此生在了长沙。

杜早力:当时我们接到一封隐文的电报,电报说,老李坐船而死,害传染病住院。这个言语就是说明我爸被捕了。后来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报纸上就公布了多少共产党员被处决,其中有一个姓朱的。我妈妈就知道,这是我爸爸的化名,就知道我爸爸牺牲了,我爸爸牺牲的时候才27岁。

父亲牺牲之后的一家三口

杜早力:我母亲对我爸感情很深,但是她没有特别讲我父亲的这些事情。他们1926年结婚,到最后分别也就不到六年的时间。我妈这一生也是非常的不容易, 经受了很多痛苦。我爸被捕、牺牲以后,真是家破人亡,我哥哥还被关在监牢里,父子对认以后,我爸爸牺牲以后,他还继续关在监牢里。后来他去了保育院。最后是我的祖父卖掉了几亩地、凑了点钱,才把我哥哥赎回去的。

杜早力:大概是在抗日战争快结束的1944年左右,我妈妈通过组织才找到我哥哥,我哥哥那时候因为营养不良很瘦小。当时我妈妈看了以后说:“这是我那个孩子吗?”不能想象怎么长得这么瘦小,但是人家就说是。我哥哥的腿上有一块感染性的疤痕,就相当于一个胎记,我妈妈就把他掰开看看,真是她的孩子,就抱着哥哥大哭,我哥那时候没念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杜早力:1950年,我哥哥从大连回到上海,我们俩第一次见面。 后来,我们就去了那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预科学习,后来考了留苏,就在苏联学习了5年。我是1953年中学毕业,1954年出的国,1959年回来的。我哥哥第一次没考上,因为他毕竟程度差一点,第二年就考上了。他学的是那个造船,我学的是那个自动控制。

父亲牺牲后,母亲立下三条誓言

杜早力:我妈妈在我爸爸牺牲以后,有三条誓言。第一是继续找党,第二就是绝对不做任何国民党的工作,只打工,第三不再结婚。一方面她是对我父亲的怀念,另一方面她说这样可以找到党以后,自己还可以清清楚楚、清清白白的再投入党的怀抱。她就是这三条誓言。她就这样等组织找到她,清清白白地回到了党的怀抱,继续为党工作、继续革命。

杜早力:我跟妈妈去过雨花台两次。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妈妈说过一句话,你爸爸永远年轻,这边张照片当然是很年轻。第二次也就是这50周年,她是到南京做做调查工作,那时候身体非常不好,我和我嫂子也一块去了雨花台。那我们就去看了也献了花,我妈妈从来在这个上面,没有讲过爸爸的事情、掉过眼泪,或者在我们面前哭过什么的。

杜早力:那次回来以后,我妈妈痛哭,从来没有那么哭过。看到我爸,真没有那么哭过。真是撕心裂肺,我当时也是撕心裂肺的疼啊。那次也是从内心要发泄一下。我妈妈这几十年对我爸爸的怀念都铭刻在心中,这次爆发出来,平常很少。只有这么两次,我记得很清楚。

杜早力:文革以后,她不是关牛棚吗。全国妇联的干校在衡水,她就被关在衡水好几年。 她那时候的生活非常苦,也受了很多的侮辱,说我爸爸是我妈妈出卖的,说我母亲是叛徒,给妈妈这么一个罪名,后来都平反了。这个事情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就诬陷你。我妈妈身体、精神都受了很大的摧残。出来以后,对党仍然是无限忠诚。虽然好像这样做的不对,但对党一点怨言没有,继续干。

杜早力:后来组织部雇她当顾问,专门负责平反冤假错案。那时候一天到晚门庭若市,因为章蕴同志办事雷厉风行,而且解决问题非常公正,然后就名声大噪大家都来找她。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贯穿了母亲的一生

杜早力:我妈妈一直到人生的最后,她还仍然关心着中国的扶贫工作。她说我要是身体好,就要到全国去调查一下,为什么中国还有那么多人是贫困的。她就一心一意想着她所信仰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宗旨。50周年这一次在南京,她腿疼得简直没办法睡觉。那次我陪她去了,因为我看她身体不行,我请了一下假。她晚上自己起来,躺在那把脚泡在澡盆里,第二天又继续工作。她耳朵也不太好,每次开会,她自己拿个本子,哪个发言的同志就坐她的边上。只要他讲,她就记,八十岁都那么干。

杜早力: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两句话对她,实在是很贴切的。没有更多的豪言壮语,就很平凡。但是他们的精神,是刻在我的心里。他们这一代人,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伟大共产主义理想,就希望建立这么一个理想的社会,让国家强大、人民幸福,就这么一个宗旨。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我就觉得是一种信仰的力量,无穷的力量。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