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雨花台烈士家属口述史丨时钟曼追忆雨花英烈丁香


来源:凤凰网江苏

得知我们要到沈阳拜访,时钟曼老人一早便将相关的文字、照片材料准备好,还让大女儿乐丁香一起在家中等候。86岁的时老依旧耳聪目明,提起丁香、提起丁香与阿乐那段悱恻动人的爱情故事,她也多次红了眼眶。

雨花台烈士家属口述史丨时钟曼追忆雨花英烈丁香

南京南郊中华门外的雨花台自1927年起,就成为国民党当局杀害共产党人及革命志士的刑场。在这里殉难的革命烈士多达10万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不足30岁,其中留下姓名的仅有1519名。

丁香,江苏苏州人,曾就读于苏州东吴大学,193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转为中共党员。经党组织批准,1932年4月与乐于泓在上海结婚,9月被派往平、津一带从事秘密工作,不幸被捕,随后解来南京,12月牺牲于雨花台,年仅22岁,彼时还怀有三个月的身孕。

丁香牺牲时,丈夫乐于泓(阿乐)曾冒死来到雨花台,留下“情眷眷,唯将不息斗争,兼人劳作,鞠躬尽瘁,偿汝遗愿”的誓言。在她牺牲50周年之际,阿乐更是亲手将两棵丁香树栽种于此。

时钟曼,1931年生,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八军政治部秘书处缮写员,乐于泓第二任妻子。

得知我们要到沈阳拜访,时钟曼老人一早便将相关的文字、照片材料准备好,还让大女儿乐丁香一起在家中等候。86岁的时老依旧耳聪目明,提起丁香、提起丁香与阿乐那段悱恻动人的爱情故事,她也多次红了眼眶。

结缘阿乐,知晓丁香

时钟曼:我参军以后知道部队很多英雄,牺牲的一些烈士,我们很敬佩的。我是1949年5月份解放前夕参军的。当时没有别的认识,就是共产党是为老百姓的,就是糊里糊涂的。也不是很明确的觉得女同志还能别个小手枪挺浪漫的,就跟一帮同学参军了。

时钟曼:这时候我就认识了共产党。当时就听说,他们原来的宣传部长,就是阿乐,是我们十八军宣传部长。阿乐讲英雄、讲身边的事、也讲丁香。他说他的爱人已经牺牲很多年了,阿乐到部队里始终不结婚。人家给他介绍,女同志追他,他都不谈。这个人太伟大了,当时我想哪有这样的人呢。就这个情况,丁香就进了我的思想里了。那是一个很亲近的,一个女同志的形象。而且我们女性喜欢见到一个女英雄,而且一个女英雄就在我脑子里树立起来了。

时钟曼:我能够跟阿乐结缘,丁香起了主导作用。要没有她,我说一个男人的考虑要时间,那结完婚再考量,你也老了他也老了,再离婚啊?我说这用不着了,这已经时间长,已经替我提前考验了。这是一个有感情、有情义的人。

追寻丁香

乐丁香:我姓乐,乐丁香,今年61了。我是大女儿,我叫丁香。就是我父亲说如果第一个孩子是女儿的话,就起名叫丁香,就这么起的。

乐丁香:原来谁也没见过丁香,因为不可能把她当现在。这我女朋友,这男朋友,不可能。所以丁香非常聪明、非常睿智,聪明在这儿,她在这边儿跟你笑。后面那照片就是我父亲。就是那钢琴上摆一个照片。这么一下子,就是你管我摆谁,反正就照上了,就唯一这么一张照片。

乐丁香:现在只留下唯一这么一张。那时候不可能留,搞地下工作还留照片。现在好多做地下工作的人什么模样不知道,真是不知道。只能去,当时说为什么拿我妈那个照片呢?当时(阿乐大姐的孙子)找了他那个南京美院的一个熟人。说照这个,然后再画。画完了我爸爸再看哪边修改,哪个地方像丁香。就这么,第一个原来那个烈士馆的那个照片就是我妈原型,然后又这么改那么修那么画出来的。

乐丁香:这是丁香的画像就是照我妈妈那个照片画的,这个就从老家,就是那个(阿乐大姐的孙子)从他老家找到的那张。

丁香始终是我心内的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一生

时钟曼:他(阿乐)经常跟我们讲:“丁香啊就希望我们国家富强。”

时钟曼:丁香都那么苦难,她不也希望我们建设吗?丁香始终是我心里的一盏明灯。我跟你讲,所以在座的可能,我都好像,这个灯都照亮我整一生我跟你说。

时钟曼:丁香这一辈子让我渡过很多难关。一个我和阿乐的感情是坚如磐石,有她的关系在里面;第二个我一生坎坷太多了,你比如说“文化大革命”,全场万人大会,摆了“怪人怪事怪现象”,把我摆上了。

时钟曼:当时呢,如果是没有这精神支柱,我也就可能死了。但是儿女,对女同志来说儿女也是个最大的支持。

时钟曼:再一个是阿乐,再一个就是丁香。那么坚强,我也应该坚强下来,我说丁香对我是个精神支持。

世纪追寻家国史,擎旗自有后来人

时钟曼:丁香不是4月4日生日吗,或者是到那个忌日1月。12月3号,就义那天,阿乐都要写一点东西。

乐丁香:我妈到那天呢,给我爸把酒斟上,然后放一个空杯子。就是说,反正这是我们家好像一个挺重要的仪式似的。

乐丁香:然后一到清明就把,给雨花石注上水,然后放、栽点丁香。有时候雨花台寄来的那个丁香花儿,放的旁边,这样的。

时钟曼:每年如此,让他拉拉二胡,喝一杯,拉一拉,怀念呗。我说这苦苦思了多少,一辈子了。他俩个(阿乐和丁香)结婚才几天啊,就走了。四月份结的婚,五六个月。你说他五六个月怀念了一辈子,我说这个,这是真情啊,这是人间的真情。

时钟曼:人家说你真是阿Q精神。到了忌日想(丁香)你。我说那没什么,那是叫博爱,这叫博爱,叫共产主义的爱。我说我也爱丁香,我也要向她学习。在工作岗位我始终都闯在前。

乐丁香:因为就是从小听这个故事长大的。我就觉得丁香反正,她也就成了我们家的一个成员了。就说我觉得我父亲让我们那个做人就是像丁香烈士那样,就是爱这个国家,做人认真做人、做事认真做事。就是,反正就从很小的事情他就告诫我们不要太浮躁,所以我们好像这一代人就是浮。

1992年,乐于泓去世,时老更是亲手把他的骨灰送到雨花台,安葬在丁香树下,埋进了这块令时老魂牵梦萦了一生的土地。

乐丁香:我们所有的,认识我的同学都说就你妈妈比那个丁香烈士还伟大。就是这个思想一般人是不能想象的,怎么会这样的。

记者:我当时看过一段影像资料是不是当时您妈妈其实不太同意给她(大女儿)取名叫丁香)。

时钟曼:我妈说这叫什么话呢。起的丁香这叫什么事呢,我说妈你不懂,你不懂阿乐的感情,这是崇高的感情。

时钟曼:这不是一般人的感情,我说妈你不懂,我说你应该理解。

2015年3月,词作家章世在同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巡访组一起前往沈阳拜访时钟曼时,也深深为丁香、乐老和时老的故事所打动,促使他写成《我就是你》这首歌曲献给他们。如今这首歌也被翻译成英文版,在南京、在雨花台传唱。

时钟曼:I Am Just You Perhaps I am not whom I am But only someone like you Because he loves you so much I am willing to be you in his eyes Perhaps I am not whom I am But only an avatar of you Because I love you too I am lucky to be your avatar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