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邓伦:世上怎么会有鹿兆海这么惨的人


来源:澎湃新闻网

在前不久同时收官的《欢乐颂2》和《白鹿原》里,饰演谢童与鹿兆海的是1992年出生的邓伦。

在前不久同时收官的《欢乐颂2》和《白鹿原》里,饰演谢童与鹿兆海的是1992年出生的邓伦。

邓伦在《白鹿原》中饰演鹿兆海。

谢童不羁,是年轻敏感的摇滚乐手,眼神弥散,虽不成熟却很有自己的想法。鹿兆海单纯,是带着白鹿原希望的年轻军官,浑身是胆,眼神坚定,挚爱白灵和自己的信仰。

两个角色戏份都不多,但人物都立得起来,而且有那独一份的感觉,可能换个人就会完全不同。虽不至于最为吸睛,但让人记得住。

不得不承认,在如今年轻花美男如云的演员圈,资历不深的新面孔不出奇招怪招,不上综艺,不立偶像人设就能让人记得住,已经是很大的褒扬。

邓伦在《欢乐颂2》里饰演谢童。

采访约在杂志和爱奇艺视频两个拍摄之后。进到拍摄地,见邓伦穿深绿色大睡袍站在红色的小扶梯旁边,不断调整姿势让摄影师抓拍,动作里显出紧张局促。明显不太有“耍帅”的经验。最后经历摆姿势“折磨”和端坐正经的视频拍摄后,他提议去化妆间里聊,刚坐定就放松下来,露出和拍照时不同的自在神情,在云雾缭绕里自言自语:“这多舒服。”

在访谈中,邓伦一再说起鹿兆海,这是至今为止他演过的印象最深刻的角色。

他说自己太喜欢鹿兆海这个角色,看剧本的时候就觉得“他太可怜了”。可怜到什么程度?他经过了长久的准备期,试镜无数次为自己争取这个角色,看过《白鹿原》原著,开过剧本会,琢磨过一轮又一轮,到了开拍,他依然不知道怎么演,因为“世界上没有这么可怜的人”。

在完全懵掉以后,他找到导演刘进,一起商讨那么可怜的鹿兆海怎么办?最后导演告诉他,那你就懵着演吧!如果你觉得你懵了,那鹿兆海也一定懵了。“这个角色很奇妙,我一路就是懵着演的。”

《白鹿原》是主题厚重的戏,剧中鹿家兄弟、白家兄弟和白灵并没有上一辈的戏份那么重,常常出现的简短一笔就变得非常重要,要在不多的戏份中塑造出一个群像人物。

邓伦对白鹿原上小辈们的理解是“传承”,他私下里对这个“传承”最大的压力来自于“怕拖后腿”。“我做的最大的准备是,怎么让自己的心态和心情缓解下来,不要那么紧张。”

邓伦说,鹿兆海见到嫂子白灵,是他出演《白鹿原》里印象最深的一场戏。

他说自己为这个角色动情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印象最深的是在鹿兆海和白灵(孙铱饰演)分开多年后,他要去接已经是嫂子身份的她。“我去接嫂子嘛,我还特高兴。就从这儿开始懵了,当时就是懵着演的。看见白灵那一刻完全是懵了,扭头就走了,我哥就追我,回头就是一拳,把自己所有情绪释放出来。”

本来这场戏只有他和白灵两个人,最后就在现场改了。“这个拍了好多遍,最后这个方案不是一开始的方案,琢磨了好多遍怎么表达。(秦)海璐姐(饰演仙草)顺剧本顺到这就说,三个人都在才刺激。”

邓伦最终演出来的独一份的感觉并非一蹴而就。看他的作品年表,2012年至今,他已经演了14部剧,虽然大部分和时下流行的大IP没有关系,但都是周周正正的一线电视剧,积累的角色经验不消说。相比同龄人,这勤勤恳恳的劳作量着实惊人。

参加《跨界歌王》唱过瘾。

邓伦不是传统意义上浓眉大眼的美男子。他单眼皮,小脸,眼神没有焦点,却是时下很容易圈粉的韩星长相。但能一年劳模般得拍7部剧的他注定是背不上偶像包袱了,说话实诚不拐弯不圆滑,甚至实诚地承认,才不是因为好看从小就会有明星梦,而是很晚才意识到自己可以做演员。

“我跟你说实话吧,我高中成绩不好……才想着做艺术生,试完一圈以后进了上戏。其实那时候没喜欢演戏,真觉得要走这路,都是大学以后的事情了。”

自觉晚到并非没有好处。发现自己确实想做演员后,邓伦一开始就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对所谓爆红,人气这些问题都看得透彻,有和年龄不符的清醒理性。“大家在你没红之前对你是不关注的,你拍了什么,做了什么没人知道,这很正常。”

刚毕业没有戏约的时候,他觉得焦虑着没啥大不了。“焦虑还能怎么办呢?那就焦虑着呗,我觉得人要坦然面对这个焦虑。”

《跨界歌王》节目中,邓伦与杨宗纬同台演唱《天已黑》。 图片来源:@跨界歌王微博。

其实相较于其他同龄明星,邓伦不是太有个人标签。最近在《跨界歌王》出彩的表演可能是少有的戏外展示,微博上他也不会卖萌,不搞深沉,勤勤恳恳转发一些作品微博而已。对于演员来讲,极有个人特色有利有弊,弄不好就限制了戏路。但没有太多戏外的标签,未尝不是好事。邓伦也很清醒。“观众记住你演的角色,才是一个演员最大的成就感不是吗?”

这种“普通”倒也不是刻意,他言谈间的嗨点总是演戏和角色,讲到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状态就默默地憋回答,“我平时……喜欢静。我不太跟得上时代的,大概……是老干部那型?没事儿就收拾收拾屋子就觉得幸福。”

末了憨憨得笑:“我生活太幸福了,很多人爱我的,所以戏里才要虐一点。”

【对话】

世界上没有鹿兆海这么可怜的人

澎湃新闻:最近你上了好多部剧,自己最喜欢哪个角色?

邓伦:鹿兆海吧。这个角色深深打动了我。这个角色的戏不多,但没有一场废戏,每场戏都打在点上。他从刚开始他的热血青春,对新鲜事物的渴望,走出白鹿原去学习,回来以后面临的爱情,永远都是守护在她身边。到最后大环境的改变,包括亲情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他的可怜,全部都淋漓尽致。他真的可怜,尤其是后期,他的爱情亲情全都撞在一起的时候,我当时真的是,我跟导演说,我要是鹿兆海,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办。所以我当时面临的困惑是,不知道怎么演了。

刚开始,他是白鹿原最青春最阳光的人,反而到最后,他成了孤独得安静得不能再安静了。后来我想,后面的戏要怎么演,世界上没有人这么惨。

澎湃新闻:那导演怎么跟你说的?

邓伦:导演就说,不知道就是一种状态,谁碰到这种状态都蒙了,懵就是一种状态。我想也是啊,不一定要找生气,该哭,什么的,懵就是懵了,这个角色就是很奇妙。

《白鹿原》剧照。

邓伦微博截图

澎湃新闻:在演鹿兆海之前做了哪些准备?

邓伦:最大的准备是,怎么让自己的心态和心情缓解下来,不要让自己那么紧张。上一辈有那么多戏骨、前辈,我们不能给《白鹿原》拖后腿,这么大的史诗大剧,不能把这个链子掉到我们身上,一个新人接到这么重大的角色,包袱会重一些。其他的准备就是看书,看剧本,然后试了无数次,才争取到了这个角色。

澎湃新闻:那你怎么理解他和白灵的感情?他们因为信仰而走不到的感觉很微妙。

邓伦:其实我当时在拍的时候理解不了,因为我们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作为现代人来讲,我那么爱你,肯定跟你。但在那个年代不行,有很多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当时不能理解,跟“白灵”和导演聊了很久,到底是什么把感情打破了。

最后聊的结果是,不是我们要坚持什么,而是我们俩都太想改变对方。不是说我不爱你,不是说我不能为你放下一切,只是我觉得你不对。哪怕我们不在一起,我牺牲了,也要把你的思想转变过来,你是不对的,所以两个人越来越远……

《欢乐颂》永远拍不完

澎湃新闻:但《欢乐颂》中的谢童是另一种感觉,你觉得谢童作为摇滚歌手为什么要爱上一个不太有个性的女孩?

邓伦:其实他们相遇时候,谢童不觉得关雎尔没性格,她第一次见面还伞时,跟谢童说我特喜欢你的音乐。那时候开始,谢童就是觉得她是很有想法的女孩,不觉得她没个性。谢童后来就说,你不用跟别人一样,你这样特别好。

他对关雎尔其实是勇敢的。他前女友的自杀对他来说是巨大的结,他在遇见关关的时候把这种勇敢释放出来了。

《欢乐颂2》剧照。

澎湃新闻:《欢乐颂》第一部和第二部你都看过吧?观众都热议“五美”的阶级问题你怎么看?

邓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感情,但阶级差不会影响我专注得投入我的感情。从我第一次见导演的时候,他就告诉我,《欢乐颂》永远拍不完,因为它反映了当下的生活。有十美可以写出十美的感情,一百美可以写出一百种人,每个人只是突出性的代表而已,其实和阶级倒是……(也许不太相关)。

我不太跟得上时代

澎湃新闻:好剧本的标准有很多种,你现在有什么自己的标准吗?毕竟红了以后有资格选择了。

邓伦:不算资格吧,是有更多选择可能了。这对我来说无所谓,因为我有三个选时可能三个都喜欢,有三十个选时,可能没一个喜欢的。没用。

其实我是喜欢有特点,不一样的角色,心里和表面反差很大的角色,走心的角色。

澎湃新闻:你自己准备演戏的习惯是什么?比如剧本划重点?

邓伦:其实我没有这个习惯。我不喜欢给自己规定东西,不喜欢说是我今天想好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戏就是未知的,演出来就是未知的,我就是不知道关雎尔会喜欢上我,这演出来,才是惊喜。

澎湃新闻:你这么忙,平时不工作的时候,会干点什么愉悦自己?

邓伦:就是……一个人待着。真的,就待着就好了。我不太跟得上时代的。消磨时间,浪费时间。收拾收拾屋子,听会歌,溜达溜达,让自己慢下来。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