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丁佐宏首谈接班人:月星不搞家族制


来源:扬子晚报

“把环球港雕琢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是月星对社会的回馈,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同时也是送给我自己的礼物,因为它承载了我多年的梦想。” ——丁佐宏

位于新北区的月星环球港,是常州第一个交通枢纽型的全业态商业综合体。它集休闲、娱乐、办公、购物、居住于一体,同时凝聚了“文化、旅游”的浓厚内涵,是第一个将“商业、旅游、文化”三大功能集于一身的超级购物中心。它的横空出世代表着迄今常州商业进化的顶级业态,具有颠覆传统商业。

而地处上海金沙江路中山北路的环球港项目,总面积达48万平方米,裙楼是纯正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欧陆风情商业文化中心,形同巨舰的上海环球港上耸立着两座塔楼。2003年月星集团在拍卖中巨资拿下了位于上海老城区普陀区的这块地,在拿地十多年后,丁佐宏站到了这个有着超大视野的42层办公室,窗外是风起云涌的大上海,苏州河在不远处蜿蜒流淌。

“把环球港雕琢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是月星对社会的回馈,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同时也是送给我自己的礼物,因为它承载了我多年的梦想。” ——丁佐宏

中学毕业后丁佐宏从师学习木工手艺,1981年,20岁的他带着半套木工工具怀揣着梦想到江苏常州开始闯市场。为什么说是半副工具呢?因为没钱,他和师兄共用一副工具,一把斧子一把锯子。两人从如皋来到常州打工,走街串巷,吃百家饭。7年过后,小丁师傅已经在常州走街串巷做了7年家具,那时,一天劳动记作一个工,一个工2元钱,丁木匠“活儿好”、“价格实在”的名声开始口口相传,开一家木器厂的想法诞生了。8个木匠、3000块钱创办的月星木器厂,开始工厂化加工家具,仿佛是不经意中走出的这一步,却成就了一段大时代背景下的创业传奇。丁佐宏带领月星人向着星辰大海的梦想开始了不倦的征程。

1994年12月17日,已经在常州试水成功的月星家具大厦进入南京市场,标志着月星正式开始了从家具制造向家具商贸业的跨越。

1999年进入上海,4月3日开出澳门路月星家居广场。

从涉足家具的工厂化生产到试水自建渠道进入销售领域,从常州到南京再到上海,对月星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这几步,对丁佐宏来说,都是铭记在心的特殊日子。像1994年在南京闹市新街口开出的月星家具大厦,开业的时间已经过去二十余年,几月几号,丁佐宏仍然是脱口而出。

进入家具流通领域后,丁佐宏和月星真正如鱼得水,而且沿着常州、南京到上海这样的轨迹,月星如同《大鱼海棠》中的那枚小鱼,池子越大,活跃度越高、成长越快,向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的境界飞速长大。靠着对市场的敏锐直觉和果断决策,月星走出了常州这个洒下多年汗水的白手起家之地,走向更利于拓展流通版图的远方。

从如皋到常州,发现城市的商机;从常州到南京,看到省城的包容度;进入上海,在度过艰难的磨合期后,上海向丁佐宏和月星展现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迷人魅力。

2003年月星集团在拍卖中巨资拿下了位于上海老城区普陀区的一块地,那儿还是近乎废弃的旧厂房。月星集团一位高层员工回忆说,拍卖过后来到现场,大家看着还没有完成拆迁颓废的景象,完全揣测不到老板这一豪举意味着什么。然而,对于丁佐宏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不可复制的,因为它占据着上海地图上的中心位置。”对着那个地块的地图,激情飞扬,他要在这里建一座梦想中的购物中心,它将华丽优雅美到极致,而不仅仅是家具卖场。虽然那个时候丁佐宏也并不知道,他将用整整十年时间造出一个“环球港”。

2006年年底,丁佐宏前往英国时,偶然走进曼彻斯特特拉福特购物中心,瞬间觉得这个购物中心正是他多年渴求但现实中却无法用言语表述的形态。虽然经历风雨的历练和岁月的洗礼,仍然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对美有着极致追求的丁佐宏被深深打动了。他找到总部设在英国的曼切斯特特拉福德购物中心设计公司Chapman Taylor,正式开始描画那个华丽优雅令人回味无穷的理想世界。不过,上海不是曼彻斯特,中国也不是英国,改变不仅必须而且大量。环球港的呈现方式让英国的设计公司一下子火了,但实际上丁佐宏才是环球港的总设计师。记者曾参与了月星集团召集的一次讨论,丁佐宏广邀上海文化界名人参与头脑风暴,主题是决定项目命名、项目内各个中心区域的命名以及场内巨幅油画主题等,讨论持续了一整天,每个参与者都既亢奋又疲惫,这样用尽洪荒之力创造的新世界就是上海环球港。

实体商业同质化严重,只有立足差异化才能实现经营目标。“如果每座商场走进来都是名牌店、化妆品,又怎么可能面对冲击?” ——丁佐宏

2016年是月星集团大事件密集发生的一年。在电商风头正猛,实体经济遭遇前所未有挑战的大背景下,月星的环球港系列仍在按照既定的规划稳健推进。9月30日,总面积46万平方米的徐州淮海环球港开门迎客;9月16日,位于常州的88万平方米的江南环球港正式营业,再次创下亚洲最大商业体纪录;而上海环球港经过三年运营,据介绍目前商铺出租率保持95%以上,人流量、租金、销售数据每年稳步上涨。

国庆长假前三天,上海环球港人流41.2万人次,常州江南环球港37.6万人次,刚刚开始试营业的徐州淮海环球港也逼近30万人次。据介绍,上海环球港客流同比增加15%,常州江南环球港去年此时没有开业,和五一劳动节三天假期相比,客流增加40%。

2017年,环球港的版图还将扩大到沈阳和喀什。如果不是手握牢牢吸引消费者、以体验经济对抗电商侵蚀的“秘籍”,谁又敢于在中国零售业急剧分化的背景下这样放手一搏?

在这一点上,丁佐宏相当自信,他认为,千篇一律的重复和同质化引起的过剩是现在很多传统商业场所的弊病。全国各地不缺商业,缺的是与时代、与国际、与消费者接轨的商业。月星的环球港项目,从硬件上来说,每一个都是视觉上极具震撼效果、洋溢着华丽浪漫欧式风情的建筑艺术品,而内在更是商业和文化结合的典范。

在上海环球港,记者体验了一下被二次元时代年轻人大加追捧的高科技室内游乐园上海JOYPOLIS,这个史上最大的JOYPOLIS是上海首家大型室内数码游艺乐园,坐落在上海环球港的三楼及四楼,总建筑面积8,300平方米,汇聚了世嘉精心研发的21款年轻人士喜好的高科技游乐设备,包括“变形金刚”、“头文字D”及“狂野之翼”等设备,还有其中的“音游飞车”和“龙王岚舞”,是上海JOYPOLIS才有的独一无二的游乐设施。“环球港在开业时就已相中此项目,与日本合作方沟通3年,为的就是要做一个国内规模最大、体验最好的室内体验式乐园。”

60后的丁佐宏为90后、00后们打造了这样一个声光色融合、极致炫酷的玩乐场所,为了这个项目,上海环球港甚至长期虚席以待。“因为其实我也很爱玩很会玩,只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月星不搞家族制。父母没有给我们任何东西,给了我们做人的道理、生存的本能,这是受用一生的财富,拥有这样的精神财富,才成就了今天的月星集团。我们怎么可能用今天这个企业所谓的经济实力、来摧毁下一代的生存基因呢?如果这样做就是愚昧无知。举贤不避亲,但绝不是任人唯亲。对人才的使用,一切都出于企业发展需要。我的期望,是让月星成为一家百年老店。” ——丁佐宏

要成为一家百年企业,不靠包装,也不是短期行为能达到的。就像跑马拉松,一时的速度领先并不一定能赢到最后,这是一个持之以恒的竞赛。

丁佐宏最近一次分享在朋友圈的内容是一段小视频:一只不起眼的小鸟和一只雄纠纠的大公鸡缠斗了许久,最后小鸟赢了,羽毛华丽的大公鸡落荒而逃。他还在月星集团的年会上播放了这段视频,让全体员工都仔细想一想视频画面以外的内容。鸡的体积比鸟大,打斗刚开始时也是来势汹汹,看上去赢面更大,实质不然,缘由何在?丁佐宏的诠释是:大小不是决定输赢的必要条件,月星也不会和其他企业比大小,会沿着既定的战略和独特的企业文化长长久久走下去。

打造百年品牌,是丁佐宏念兹在兹的大目标,他内心比谁都清楚,百年企业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在他二十出头、还在披星戴月打工求生时,就以月、星两字命名自己的企业,因为他的内心世界极其广袤没有边际。在2017年集团年会上,丁佐宏以“真改革、真挑战、真发展、动真格”向员工们展示了企业的发展愿景。在他的心目中,企业的未来拥有无限想象空间,但他更希望员工都来一起充分想象月星的明天。当然不止于美好却飘渺的想象,而是让每个员工都带着憧憬脚踏实地共同创造全新的未来。在他那个有着宽阔视线的办公室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专访时,他气宇轩昂地表示,站在这样的高度、以上海为新的出发点,月星集团发展的下一步,肯定是全球的、国际的,这是确凿无疑的。月星人都知道,企业文化的核心是“月星,心中的家”,丁佐宏现在比之前任何时间都更急迫地想让更多人才加入这个有梦想有无限潜能的大家庭。他深深地感慨:月星一路走来拥有的是人才、缺少的更是人才。

当下,改革开放以来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不少都进入了第二代接班的重要转折点。对此,丁佐宏也有着清醒而理性的思考。大年初一是全家难得的团聚时刻,他和家族下一代中的侄子、女儿郑重谈话,他对孩子们说,丁家跟你们有关系,因为血缘关系。月星跟你们有关系,因为企业是父辈开创出来的,你们能以自己的能力为其添砖加瓦的话,就可以和月星有关系;月星跟你们也没关系,不管是谁,要想寄生这个企业、消费这个企业、分裂这个企业、娱乐这个企业门都没有。孩子们都表示理解。

[责任编辑:高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