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名妇产科医生的忙与乐:从业22年接生5000婴儿


来源:凤凰网江苏

工作22年,经她的手至少有5000多个新生命来到了人间。

【南京最美女性人物档案】

姓名:厉叶青

性别:女

年龄:44

职务:南京市红十字医院副院长、妇产科副主任医师

手术室里,灯火通明。

蓝色手术服的医生和护士宝贝地托着一个婴儿,口罩下的表情看不分明,眼睛却笑得弯弯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喜悦。

婴儿白胖壮实,握紧了小拳头,放声啼哭。

这是一张西藏墨竹工卡县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苏冬梅通过微信发来的照片,下面还写了四个字:母子平安。

南京市红十字医院办公室里,厉叶青笑着把手机递给我们看,像在炫耀自家孩子。

孩子的母亲,是她在离开对口支援的墨竹工卡县人民医院前二十多天做手术的病人。

“病人43岁,曾经做过输卵管结扎,后来找到我希望能做复通手术,再做一次母亲。”虽然时间已过去一年多,厉叶青对病人的情况仍然熟记于心。

医疗条件简陋、病人自身情况复杂,手术虽然顺利完成,但后续情况如何,这让飞回南京的厉叶青牵挂不已,不时通过微信询问当地医生,直到后来收到这条喜讯。

“当妇产科医生22年,按理说应该习惯了,可每一次看到婴儿健康的脸,还是特别高兴。”厉叶青笑眯眯地说。

援藏,说走就走

2015年3月,江苏选派第九批援藏医生,红十字医院有一个名额。

  勇气、奉献、责任、理想……这是每一个医生都想争取的机会。然而最后提笔报名,却没那么容易。

毕竟一去不是十天半个月,谁家里没有老没有小呢?更别提那是海拔3000多米的偏远地区。

  厉叶青却轻轻松松填了表。

  “我丈夫也是一个医生,当时在外地学习。我报名前就只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跟他说我想去,他说好。”

  其实并不轻松。

那一年,是厉叶青儿子小升初的关键一年,而她的丈夫也是一个一接到电话就要往医院赶的医生。那一年中曾经有一晚,她接到上小学的儿子的电话,“丈夫工作走不开,晚上9点多孩子一人在家还没吃上饭,实在饿急了想找妈妈。”

  他的妈妈回不来。因为她在千万里之外的墨竹工卡县,刚刚做完一台大手术,累得想换衣服胳膊都抬不动。

  说到这里,厉叶青有些愧疚,“我那天哭了。”她说。

人回来了,心留下了

墨竹工卡县并不大,只有5万人口,其中农牧民占了很大比例。因当地不实行计划生育,且生育期间还可享受政府免费提供的一日三顿营养餐,农牧民们都会生很多孩子,其中厉叶青接触到的一个产妇已经生了17个孩子。

  当地的条件却很一般。

厉叶青被派驻的工卡县人民医院有94张床,其中49张属于妇产科,而妇产科病房医生护士只各有6名,手术室只有一名医生(兼急诊工作)和1名护士(兼胃镜工作)……

  怎么办?撸起袖子干。

刚到的第一天,还没走进驻地,厉叶青就出现了高原反应,因为缺氧晕了过去,吸了一整夜的氧气。后方做好了换人的准备,她却申请留下。

“没想别的,因为我就是科里韧性最好、最耐驮的,也没什么基础疾病,换了别人就能受得了吗?而且她们孩子更小,我觉得我可以坚持的。”

五天后,厉叶青就去了医院报道,又过了三天她就接到值班医生电话,说有紧急情况。这个被高原反应折腾得气喘吁吁的女医生一下子奔跑起来,直扑产房。

一个产妇会阴裂伤直达直肠1厘米以上,已属会阴四度裂伤,这在南京都是很少见的。然而高原缺氧环境让她缝合的速度明显慢了许多。“感觉每缝一针都无比的困难,一个多小时后,手术成功,我这才觉得有点虚脱。”

  厉叶青在南京时因为技术过硬,最忙时八九台手术一天的节奏,然而在这海拔4000米的地方,连着两台手术就能让她嘴唇发紫,而有一天,她坚持做完了三台……

  “我恨不能体力再好点能再坚持多做一台,就能多减轻一个病人痛苦。”她说。

  在墨竹和当地医生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放心不下那里的医生和病人,厉叶青干脆把工卡县人民医院的同事拉入了江苏妇产科的医生群,在这里,每周都有一次微信课堂,医生们可以进行专业知识学习和讨论,而他们的医护人员也不时在微信群里提出当地遇到的医疗难题,群里有500多名医生会适时地给予热心的解答和帮助。

  “我和丈夫商量过,等儿子上大学了,我俩会一起再去援藏。”

儿子说想当厨师,理由竟然是……

  说到自己的儿子,厉叶青是骄傲的,她说他很懂事。

  “每次在家时我的手机响起来,他会第一时间抓着跑过来找我,‘妈妈,妈妈,快,是不是医院找你?’他很着急,就怕耽误我抢救病人。”

  从小,这个孩子就知道有个医生妈妈,是与别人不同的。“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医院有紧急状况就会喊我。我跟同事们说不要怕找我,有一点点把握不准的就叫我。我宁愿跑过去是虚惊一场。”    2014年大年初一晚上6点多,一个没到预产期的胎盘前置孕妇出现了大出血症状。接到电话的厉叶青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和麻醉科、新生儿科、急诊科等取得联系,紧急进行了剖腹产手术,经过了一整夜的抢救,直到大年初二中午11点,产妇脱离生命危险,厉叶青才感觉到了累。

  这样需要她紧急赶往医院抢救的电话,她一年至少会接到一二十次,而最多的一天,她被传呼了五次。

  “凌晨被叫了两次,白天正常上班,下班回到家晚上被叫了三次。有一次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睡衣就跑上马路了。”

  厉叶青之所以记得这一天,因为儿子把它写进了作文。那天早上,她答应儿子下班给他带肯德基吃,结果晚上儿子饿着肚子等睡着了,第二天对她说:妈妈你是个骗子。说完,儿子又抱住了她:妈妈你辛苦了。

  那一刻厉叶青很心酸,更心酸的是有次看儿子作文,儿子说长大想当厨师。

  “为什么呢?因为我和孩子爸爸都很忙,回家都没个准,他就一个人去家门口的几个小饭馆吃,都成了他食堂了。然后他说饭馆里的菜不好吃,他想吃在家里做的菜,爸爸妈妈没空烧,他就想当厨师,以后在家里做给我们吃……”

【后记】

“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会后悔当医生吗?

  听到这个问题,厉叶青一怔,“从没有过。”

  工作22年,经她的手至少有5000多个新生命来到了人间。可她至今记得在她刚做医生没多久的一件事。那天厉叶青巡房时发现一个孕妇的胎儿胎心不好,手一摸,竟然是脐带掉下来了。情急之下,她赶紧伸手进去把脐回纳,并顺势托着婴儿的头。几分钟内局部麻醉,婴儿呱呱落地,母子平安。

  全程她的手一直在母体内托着脐带。“我能感到脐带上的脉搏,到现在还能感觉到。我第一次感觉到一个生命,那么具体,那么近,我要紧紧抓住他。真的,从那天起,我觉得我的工作是最有意义的工作,能做着这样的工作,我很幸福。”

本文作者:王迅  通讯员 施芙萱

[责任编辑:杨冰莹]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