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烈士吕惠生之子回忆父亲:父亲于我,身教更重于言教


来源:凤凰网江苏

吕惠生,1902年生,安徽无为人。1922年考入国立北京农业大学,后加入国民党。1936年脱离国民党,次年与中国共产党取得联系,1942年正式加入。1945年被原日伪无为县长胡正纲部逮捕,转囚于南京六浪桥监狱,11月英勇就义。吕其明,1930年生,著名交响乐作曲家、电影音乐作曲家,吕惠生之子。

烈士吕惠生之子回忆父亲:父亲于我,身教更重于言教

“忍看山河碎,愿将赤血流。烟尘开敌后,扰攘展民猷。八载坚心志,忠贞为国酬。且喜天破晓,竟死我何求?”

吕惠生,1902年生,安徽无为人。1922年考入国立北京农业大学,后加入国民党。1936年脱离国民党,次年与中国共产党取得联系,1942年正式加入。1945年被原日伪无为县长胡正纲部逮捕,转囚于南京六浪桥监狱,11月英勇就义。

吕其明,1930年生,著名交响乐作曲家、电影音乐作曲家,吕惠生之子。

不惜此身为革命

吕其明:十岁以前,我对父亲的记忆比较模糊,那时候他基本上都不在家,都是在外面教书,在外面活动。到我十岁以后,父亲参加革命了,参加革命以后他就马上就去当了仪征县县长当副校长。

当行政部处主任,我十岁我就参加革命了,平常就和他基本上就不在一道,虽然在,后来是1941年以后,虽然在这个地区是在一道,但是隔几十里路,但是偶尔有的时候我回家看看父母,这个是有的,有时候谈起来有一点事情,那倒是有印象,记忆不是很深。

吕其明:勤俭持家,对贪污腐败的痛恨,已经是以前他的生活中已经有了。父亲用人家贿赂的钱造了一个亭子,这个亭子我还有印象,它是个茅草亭。上面就是“洗心亭”三个字,这三个字也是父亲写的。所以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参加革命以前他就有了革命意识,所以对我们要求都是非常严格的,要我们好好读书。

有个阶段,安徽省的省主席请他当安徽省报的主编,我父亲坚决不同意,坚决不接受,那么后来1939年以后,国共合作破裂,因为他大量地给新四军募集弹药、粮饷,那国民党就非常恨他了,就上了黑名单,就要逮捕他了,就在这个时候,地下党通知他,所以他就带着我们全家去参加革命。 

吕其明:我们走的时候什么都不好带,因为你走的时候,你要带东西,人家就怀疑你。所以父亲母亲把我们分开、分头走,有的出东门,有的出西门。然后到外面去找一个汇合点,就一起投奔新四军,当时是这样的,当时是说人家问起来,就说我们给祖母上坟,不好带什么东西,但是很紧张,就这样子逃出了围城逃,出去以后,根本都不敢停,就向西北方向,向新四军驻地跑。

当时我弟弟七岁,我的大妹妹三岁。我父亲是一个柔弱书生,我母亲是一个放大的小脚妇女,带着我们这些孩子,在路程中痛苦不堪。孩子就搀着走,有时候抱一抱,有时候搀着走,就这样走了一宿。我们走了不久,国民党发现了,就追我们,但是他已经追不上了。 

吕其明:后来听说我们走后的第二天,我家里面被挖地三尺,全部夷为平地。父亲参加革命以后,特别是对他委以重任,你看他参加革命以后就当县长了,后来组织发现他是一个农业专家,是北大毕业的,赶快把他调回来,当联合中学的校长。到1941年“皖南事变”以后,新四军成立七个师,第七师是最年轻的,是“皖南事变”以后成立的,就派我父亲到新四军第七师。

他离开淮南、离开二师的时候,陈毅军长找他谈话。他在工作的时候,一直是任劳任怨、没日没夜地工作,我印象中父亲的身体一直不是太好,不时头疼,有的时候痛来了好像在地下打滚。

身教言传育儿女

吕其明:儿时吧,我还完全是一个孩子,父亲把我们送到革命队伍里来,我们在革命队伍里,在红旗下成长,如果没有父亲母亲他们首先走向革命道路,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所以我们一直是非常,非常怀念父亲母亲我一直都非常地怀念父母,我的父亲对我们子女的教育,把我们抚养成人,我们这么一路走来,之所以能够还做一点工作,这完全是父母对我们教育的结果,这个影响我们是享用一辈子了。

1941年“皖南事变”后七师成立新区,派我父亲到新四军七师去工作,陈毅军长就找我父亲谈话,布置任务,就说现在七师很需要人。而且七师这个地方,巢湖地区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我们新开辟的这个地区需要你去工作。

我父亲接受这个任务,也向军长表示尽最大的努力把工作做好,在新区工作,特别刚开辟这个根据地,确实是很艰苦的,就在这个时候,陈军长就送给我父亲一支掌心大的小手枪。我父亲非常感谢就收下了,父亲要离开二师,我和我姐姐还留在二师抗敌剧团,那么就分在两个地区了,那么我回去和父亲告别,回去他说,我把军长送给我的小手枪给你。

别的人就会提出这个问题,怎么他的父亲就会放心把这么一个小手枪送给他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他就认为我的儿子不会乱来,对我们来讲父亲的身教重于言教,我只记得我很少很少跟他接触。但是在很少的接触中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记得1944年的四、五月份,当时我们开始学习毛主席在延安座谈会上的讲话,因为这个讲话1942年就发布了,当时因为敌后斗争非常残酷、激烈,没有办法安下心来学习,一直拖到1944年。

吕其明:有一天我回家,等到十二点我父亲回来了,和父亲见见面,好久不见了,那就一起吃饭。我们吃过饭以后就聊起来,他说你们现在在学习什么,我说在学习毛主席讲话,他马上就问我,他说毛主席在讲话中间提到鲁迅的一首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你懂这是什么意思吗,你们学了没有,我被问傻了,我不知道,也没有学,因为刚开始读文件,也没有谁来给我讲解。我说我不知道,他就给我解释,谈到鲁迅怎么伟大,他这首诗“横眉冷对千夫指”就是要我们对敌人就是要斗争“俯首甘为孺子牛”。我们要当人民的牛,就在这方面给我分析,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但是就这样的教育对我来说太少了,因为机会太少了,我和父亲见面的机会太少了,他也特别特别得忙,我在文工团也不在一起,所以我也感到了非常遗憾,接触的时间太少了。

赤子缅怀先烈

吕其明:父亲给我留下的,我受益终身,我之所以后来按照父母的教育,按照党的教育,在红旗下逐渐地长大,这么一路走来,我现在是七十七年了参加革命,参加党七十年,怎么会这样子一路走来,没有父母的教育,没有革命部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做一切事情都是以我父亲,以他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  

20年以前,我之所以全身心地投入写《雨花纪》,就是凭着我这样一颗赤子之心,不仅是对我父亲,这是对千百万革命烈士的崇敬、缅怀。怎么样能够使得今天的青年人,能够对于中国来之不易有所了解,之所以我们取得胜利,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的革命先烈付出了他们的生命,才有了今天,这个不是讲讲而已,他们能真正地从内心体会到这一点,从而珍惜今天的一切,也真心地作出自己的努力,来为今天的祖国贡献自己一份力量,像烈士一样,那么样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党,真正能够把工作做好。

我们对革命先烈的这种感情,不能够再一般地宣传一下,应该大大地宣传,真正地做到深入人心。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