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陶家齐之子回忆父亲:父亲宁愿牺牲都不背叛党组织


来源:凤凰网江苏

南京南郊中华门外的雨花台自1927年起,就成为国民党当局杀害共产党人及革命志士的刑场。在这里殉难的革命烈士多达10万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不足30岁,其中留下姓名的仅有1519名。1987年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建成后,广泛搜集牺牲在雨花台以至整个南京地区的烈士的相关资料,而陶家齐就是其中一位。陶家齐,1890年生,江苏湖熟人。1932年加入十九路军,参加中日淞沪战役。1938年在江宁加入新四军第一支队,承担情报工作。1942年任江宁县抗日民主政府赤山区区长。1943年与如夫人朱维珍在家中同时被捕,11月双双牺牲。

陶家齐之子回忆父亲:父亲宁愿牺牲都不背叛党组织

南京南郊中华门外的雨花台自1927年起,就成为国民党当局杀害共产党人及革命志士的刑场。在这里殉难的革命烈士平均年龄不足30岁,其中留下姓名的仅有1519名。

1987年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建成后,广泛搜集牺牲在雨花台以至整个南京地区的烈士的相关资料,而陶家齐就是其中一位。

陶家齐,1890年生,江苏湖熟人。1932年加入十九路军,参加中日淞沪战役。1938年在江宁加入新四军第一支队,承担情报工作。1942年任江宁县抗日民主政府赤山区区长。1943年与如夫人朱维珍在家中同时被捕,11月双双牺牲。

不满周岁成孤儿,十年重走游击路

陶和寿:我小的时候一点也不懂事,就知道我是一个孤儿,大妈也告诉我,你父母亲是被抓着去杀掉了,但是怎么回事,我小时候一点也不懂。我虽然从来没有看到父亲母亲,但是母子连心,还是非常,听到他们讲的时候非常难过,我从小就想把父亲母亲的情况弄清楚,母亲怎么死的,家里情况怎么样。

后来国民党抓了我大妈,交代我大哥的情况下,后来新四军把我安排逃到南京,刚解放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点数了,我是七岁。

有一天下午,他大哥把我带到坟上,因为那时候已经七八岁了,1950年带到我父亲的坟上,他大哥就先领我磕了三个头,然后烧高香,就讲了一下情况,特别是讲到我母亲的时候非常难受。

陶和寿:我这才有心地去问老百姓,问具体情况,但是他们都是讲我的父亲,不讲我的母亲。在我的幼小心灵当中,我就想到我母亲,为什么那么惨,那么惨还没有人提到,上了初中以后,我也陆陆续续地问。1970年以前,我当兵,回来探过一次亲,然后就到南京,首先见到王一凡(时任江宁县县长),王一凡知道了非常得高兴一进门以后,他就抱着我说幸存者、幸存者。

他就讲了,把我父亲母亲的事,父亲讲的也是多一点,他讲,你的母亲据说也牺牲得也非常惨。我退休以前陆陆续续收集一些资料,退休以后完全投入,在全家的支持下,特别是我自己的小家,我爱人他们放弃了一切。家庭也不需要我管,在各方面给予我支持,我就专门做纪念,因为我父母也是他们的父母,所以大家都非常支持。

退休以后,我专门走父亲曾经的村庄,打过游击的地方去拜访,抽出一定的时间,专门去访问这个事情,从这个时候知道得是最多了。从2000年开始,然后到2010年我是做正式的采访这一系列,我跑到上海,然后到的镇江、常州、句容。就是去我父亲打过游击的地方。

当时这些地方的这些人都是亲历者,有的是领导是亲自跟我父亲在一块儿的,领导我父亲的县长,还有一些老年人,他亲历者看到的,生活在一块儿的,他们就讲的都是真实的事情。

父亲抗日救国赤心不改

陶和寿:1890年父亲出生,正好是清末民初的时候,我父亲从10岁以后,就到了上海。那时候有学问的人也是不很多的,他有种爱国感,民族感特别强,他就参军,本来我的爷爷实际想叫他考功名、考状元,但那时候正好清朝废除状元制了。

上海淞沪战争的时候,“一•二九”十九路军,蔡廷锴的十九路军是主力,然后父亲在军中做文书工作,他有一次送情报的时候,正好一个炮弹落在他的旁边,正好把他的耳朵给震聋了,耳朵震聋以后,结果他没办法留在军队,就又回到家乡了,但是我父亲他这个人非常聪明,他耳朵虽然震聋听不到了,但是他能够从别人的口型当中辨别你讲什么话,他能知道你讲的是什么。

当时我父亲在当地是一个达官绅士,家产也比较多。他就一边开一个门诊处,然后一边给人家行医,一边寻求抗日救国道路,有的时候病人来了以后,没钱的他就不要钱,拿点药什么的,对老百姓很好,所以老百姓对他好的,也有这方面的原因,父亲走亲民政策、救死扶伤。

这为以后的情报工作打下了基础,1940年时候,父亲被捕过一次,那个时候他情报主任的身份还没有公开,所以他那时候,被捕了以后利用情报把他救出来。1943年,我出生没几个月以后,一天晚上正好快到八月十五了。我大哥区大队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路过家里,路过的时候住了一晚,当天晚上就出事了,因为我大哥打游击的时候,日本人是最恨他的,我父亲当区长以后,也是更恨他,所以早就想去除他们。

陶和寿:汉奸就在这附近,因为区长不是要处理一些民事吗,汉奸家里头有五个人,就叫“五虎”,当时一个恶霸地主家庭是“五虎”,“五虎”当时五个儿子,他跟人家闹纠纷时候,我父亲就肯定是偏向平民了,偏向老百姓那边了,也讲正义。所以这一家人就是跟日本人也有联系,“五虎”看到我大哥回来了,就跟汉奸讲赶快去报信,报信的时候,汉奸还带“五虎”回来了。

要没有人带路,日本兵是进不来的,我大哥正准备进去,还没到屋子前,日本兵就站那儿了,站那儿以后,我大哥就跑,跑了以后,一边想给家里提醒,一边大声地喊赶快跑,日本鬼子来了。这个时候,日本鬼子进来,把我父母带去了,然后一把火把房子烧了。日本鬼子把我父母抓走以后,放了一把火,把他房子烧了,然后我就在屋里面,在屋里哇哇地大哭,后来有一个小通讯员,父亲讲了一句话,他讲我们都来了,这是村上的放牛的,你把他抓来干什么呢,日本兵就把通讯员放了,这个通讯员听到我以后,听到在里面哭以后,赶快就冲到火海里面,顺着哭声就把我抱出来,然后很快地就冲到河边上,因为林家庄的旁边就是水,冲到旁边以后,放到淋脚盆里面,把它推到河里面,推到河中心,然后他就逃命去了,那么我在里面大哭的声音。对面村庄来看火的一些群众,把我搭救过来了,所以我才有今天的幸存。

有一个伪军还比较有良心,问父亲有什么事情,一个告诉父亲,你那个小儿子已经被救出来了。第二个呢,你有什么事情写下来我给你带出去,这个伪军找了一个铅笔头,我的父亲就在这张纸上写了几句话,条子是给我大哥的,我大哥就把我跟小姐姐交给我大妈,然后大妈带着我的父亲、母亲,在监狱里受尽了残酷、磨害、残忍、毒打,特别是我母亲,被打得满身血肉模糊。三嫂她讲那一天,你父母游街的时候,她说我正好端着饭碗在门口,她讲,我正好坐在门口,我就看到你父母,一个前一个后,你母亲在前,你父亲在后,绑在一块儿,然后身上血肉模糊,白衬衫都已经变成红的了,而且身上很臭,老远就闻到了,还一边走还一边喊,一边走一边喊我的小名字。

擎旗自有后来人

陶和寿:因为我父亲民族感特别强,他把一生都交给了民族事业,新四军傅秋涛任命他去做情报站主任的时候,他那个时候就开始把大哥抓来,还有一个表哥,就是我大妈的妹妹的老大,大儿子,然后把他喊回来,从上海喊回来,最后参加新四军情报组。父亲作为新四军情报主任,有些事情外面是不知道的,他真正公开以后也就几年当赤山区区长的时候,也就几年,所以具体的事例,群众不太清楚,但是他为民族,为人民服务的事情,在群众当中的影响特别多。

文化大革命当中有一批红卫兵,到我家祖坟上,那时候关于父亲传说得比较多,当时文化大革命,父亲原来是搞情报工作的,有一些人不太了解。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跑到父亲坟上去,红卫兵就想带着小分队挖坟,后来老百姓全部都赶过来,百姓说你们在干什么,红卫兵就讲我们要干什么,百姓说你们这都是胡来,你知道这是什么人吗,百姓说你现在有今天的生活、幸福生活、有现在的今天,是他们牺牲换来的,你们从哪儿来。他父亲是被日本鬼子杀害的,他父亲是谁的特务啊,他父亲是新四军的情报主任。讲了以后,那些红卫兵目瞪口呆,最后就走掉了,而且有的红卫兵头头就讲,那我们去祭拜一下,这个事对我们家人也是一个感动。

当时我母亲被那么残忍地对待,敌人让她去抓我大哥,抓新四军的领导,她都宁愿牺牲都不带他们去,所以刚才讲了,一个女同志,母子连心,她儿子也不要来为革命牺牲,这非常难能可贵,他父亲的实际行动给我们兄妹几个作出了榜样,所以我们兄妹几个对后代教育都非常严格。在他们的带动下,我们每一家,虽然没有什么高官,没有做出特殊贡献的,但是大家在每一个地方都很辛勤奉献,为祖国、为人民做一些切身利益的好事情。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