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 | 莫砺锋:古典诗歌与“时•地•人”


来源:凤凰网江苏

对于莫砺锋教授,我想大家一定都非常熟悉了。2008年,由莫砺锋教授主讲的“诗歌唐朝”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节目中一经播出,便被大批喜爱中国古典诗词的观众们所关注,并且反响十分热烈。莫老师是南京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宋代文学学会会长。在南京大学校内,他被学生奉为“学术偶像”,深受敬爱。

讲座现场(摄/胡潇)

导语:继著名画家高云、作家毕飞宇、书籍装帧设计家速泰熙在南京老门东及物艺术空间开讲之后,本期的钟山文艺大讲坛又邀请到了南京大学著名教授、古典文学研究大家莫砺锋于8月29日下午继续开讲,为南京市民们带来了主题为“古典诗歌与时•地•人”的文艺普及讲座。讲座中,莫教授为大家畅谈古典诗歌与个人,与时代,与南京,以及与人们生活的关系,同时这也是莫砺锋教授面对公众的又一次精彩讲演。

“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名家讲座。

对于莫砺锋教授,我想大家一定都非常熟悉了。2008年,由莫砺锋教授主讲的“诗歌唐朝”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节目中一经播出,便被大批喜爱中国古典诗词的观众们所关注,并且反响十分热烈。莫老师是南京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宋代文学学会会长。在南京大学校内,他被学生奉为“学术偶像”,深受敬爱。

讲座现场(摄/胡潇)

“程门大师兄”莫砺锋

南京大学是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的学术重镇,源远流长,享誉海内外。这个优秀学术团队的主体就是出自我国著名文史专家程千帆先生门下的“程门弟子”以及再传弟子,莫砺锋教授是程先生培养的第一位博士,被称为“程门大师兄”。

在程千帆门下的弟子中,据说程先生最器重和推重的就是莫砺锋,程千帆与其他弟子谈话,处处以莫砺锋为标准。而莫砺锋能投在程千帆门下,用莫砺锋的话来讲,是“前生有缘”。

1966年,17岁的莫砺锋从苏州中学毕业,那时他的高考志愿表填的是清华大学的电机工程系和数学力学系。然而,这张表格刚填好,大学之门忽然对他们那一代人关闭了。上山下乡的时代浪潮下,莫砺锋在太仓与泗县做了10年的插队知青,当1977年高考重新恢复时他27岁,重拾理科已经来不及,莫砺锋不得不放弃了原来的工科梦。

“1977年,我考上了安徽大学的英语系。第二年为了把每个月的补贴由17块变成35块,我想到了考研究生,在查看了录取册子之后,我翻开了南京大学的招生简章,看到英语专业的研究生需要考第二外语,我没学过第二外语就肯定就考不了了。但是再往下我看到古代文学,觉得考的科目我能对付,于是当场决定改志愿,一考就考上了,从此进入程门,成为程先生的研究生。”

进入“程门”之后,莫砺锋与老师程千帆在人生经历的更多巧合,让他们相信果真“前生有缘”……

原来,他们师生二人均是因为偶然因素走上了古典文学的研究之路。1928年,程千帆考入教会学校金陵大学,被化学系录取。然而,到金陵大学报道时,他发现化学系的学费很贵,当时程先生家里非常穷,交不起昂贵的学费。程先生看到中文系的学费很便宜,就和负责招生的人商量改读了中文系。

“此为我和程先生的第一层缘分,说起第二层缘分,就有点苦涩了。”

莫砺锋在农村插队,当过10年的农民。1957年,程千帆在武汉被划为“右派”,至1975年平反,他在农村做过18年的农民。“程老晚年时,有次我们在一起,他看到一片草地就说,这片草地够50头牛吃一天,我说差不多,差不多,我们都是内行……”

“我这人后来以古典诗歌研究作为终身职业,还是有一个内在的原因。就是当我在农村当知青过那种苦闷,而又看不到前途的生活时。是古典诗歌给了我营养,给了我灵魂上的滋润,使我坚信人生是会变化的,古代诗人坚毅的人生精神渗透在作品中间,应该说是我的一个人生导师。”

莫砺锋教授(摄/胡潇)

莫砺锋教授的在读博士生,兼主持人王芊(摄/胡潇)

诗非异物,诗为心声

除了在“百家讲坛”的诗歌讲座以外,《莫砺锋诗话》大概是很多人了解莫砺锋教授的一本入门书籍,这本书不是一部纯学术性著作,而是由若干主题组成的一本读诗札记。

“时间”、“幸福”、“黄昏”、“四季”、“佳节”、“父母”、“儿女”……这本书中,每篇主题下都罗列三五首诗词,然后便是由这些诗词所生发出的意绪,以及对往事的回忆。通过莫老师的解读,古典诗歌仿佛离我们并不那么遥远。

我们今天讲座的主题“古典诗歌与时•地•人”,也是意在说明,古典诗歌并没有随着时代而远去,它依然与人们的生活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鲜活地存在于当今的时代脉搏中,存在于我们脚下的每片土地里,存在于人们的心灵深处。

金圣叹说过,“诗非异物,只是人人心头舌尖所万不获已,必欲说出之一句说话耳。”

诗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它是每个人心里都有,是每个人都想说出来的那句话。

“唐诗宋词最核心的秘密,在于它写的都是我们一般读者心中共有的情感,它能让所有使用汉语的人在特定的情境中找到情感的共鸣。”莫砺锋说。

诗,它自始的存在方式并非在文学中,所以它也并不仅仅具有审美价值。很多时候,诗是超越文学的,它为我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财富。

无论唐诗,抑或宋词。那些一流诗人的作品里,总有一种能引导我们向上的力量。苏东坡是莫砺锋最喜欢的诗人之一,在苏轼的作品中,莫砺锋找到了于逆境中抱紧风雨仍不屈服的铮铮铁骨。

“苏东坡的一生是风雨人生,他一生流放三次。在金山寺,有人拿出他的一幅肖像画,请他在上面题诗,苏东坡题了一首六言诗,‘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黄州、惠州、儋州都是他流放的地方,正好跟我插队的间有重合,都是在流放,苏轼在这三个地方写的一些作品深深地打动了我。”

中国古代对文学的评价往往是“人文并重”的,“那些流传千古的作品,基本上是出自一流人品的诗人之手,在这些作品中,他们都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内心和盘托出。”

“读古人的作品就能听到他们的心声,也能得到一种教育作用。这个教育作用跟政治思想课上的生硬灌输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通过审美感动,悄悄地浸入你心扉的一个过程。就像杜甫曾描写过的成都雨夜,‘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讲座现场(摄/胡潇)

“想穿越回宋朝,帮苏轼种水稻”

我们常说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在历史上的每一次诗歌盛世中,都出现了大量的优秀诗歌作品。王国维概括得好,“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这些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在时空上已经距离今天很遥远了,但有趣的是,当我们读到“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些耳熟能详的诗句时,还是会有很多感触,好像她们具有穿越时空的魅力。

说到了“穿越时空”,其实古代的诗人们也会穿越时空。莫老师曾在一次讲座中说过,唐诗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在读《全唐诗》时发现古人很喜欢玩穿越。讲座中,莫老师感叹,“如果能让我穿越的话,我想穿越到北宋去帮苏东坡种地。”

“我是东坡的异代粉丝,我非常喜欢他,我当知青的时候就喜欢他。我写过一本关于苏东坡的普及书《漫话苏东坡》,我个人觉得,自己那本书比林语堂写的更好。”

莫砺锋在研究苏东坡的过程中,最为关注的是他在黄州那一带的经历。苏东坡22岁开始做官,声誉很好。他的才华、他的文学作品、他的书法作品都很快享誉天下,一直都很好。但到了44岁,由于政治态度的问题,苏东坡被逮捕了起来,“妄议中央了,就被发配到黄州”。刚到黄州时,苏东坡非常苦闷,他白天躲在一个寺庙里面不出去见人,黄昏才到江边走一走。

“苏东坡最大的问题不是心态问题,而是物质生活的问题。”由于平时不注重积蓄,到了黄州以后,因为官职没有了,原来的薪水停发了。苏东坡到黄州的第二年必须开荒种地,他原来没有这个号,他原来叫苏轼,没起号。到了黄州以后,黄州官府为了不让他饿死,把城东山坡上一块地给他种,地名就叫东坡,他在那里开了荒,盖了几间房,起号叫“东坡”。

“苏轼虽然在黄州的东坡上开了荒,还得了一个传直千古的大号‘苏东坡’,但是东坡那块地是荒地,打出来的粮食不够全家人吃,40多亩地,不够20多人的口粮。”

读到这里,莫砺锋说他非常难过,这么一个德高望重才华卓绝的人居然沦落到养家糊口都有问题。“我就非常同情他,就突发奇想,因为我有一个特长,就是种水稻的,我对种水稻太内行了。我不相信那40亩地种的稻子不够他全家人吃,可惜我没有穿越成功。”(唐婧)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