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朱务平之子回忆父亲:“着迷”于革命不能变


来源:凤凰网江苏

南京南郊中华门外的雨花台自1927年起,就成为国民党当局杀害共产党人及革命志士的刑场。在这里殉难的革命烈士多达10万人,他们的平均年龄不足30岁,其中留下姓名的仅有1519名。朱务平,1898年生,安徽临涣人。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转为中共党员。曾先后任徐海蚌特委委员兼凤阳县委书记、中共长淮特委书记等职。1932年10月因叛徒出卖被捕,随即被解往南京警备司令部,11月在雨花台英勇就义。

朱务平之子回忆父亲:“着迷”于革命不能变

南京南郊中华门外的雨花台自1927年起,就成为国民党当局杀害共产党人及革命志士的刑场。在这里殉难的革命烈士平均年龄不足30岁,其中留下姓名的仅有1519名。

朱务平,1898年生,安徽临涣人。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后转为中共党员。曾先后任徐海蚌特委委员兼凤阳县委书记、中共长淮特委书记等职。1932年10月因叛徒出卖被捕,随即被解往南京警备司令部,11月在雨花台英勇就义。

朱兴礼,朱务平次子。

朱务平早期的革命活动

朱兴礼:我祖父祖母他们都是农民,应该说他们对我父亲在政治这方面的影响,是没有多少的。根据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况,当时他在临涣,就在我们家乡临涣读书的时候,接受了一些新的思想,他跟其他同学在一块儿成立了一个“群化团”,“群化团”实际上是一个进步的组织,就开始搞一些活动,细节我不知道,只是听一些老人说这个情况,这应该说是他搞革命的一个,或说是开始,或说是前奏。

从这个时候,他开始走向进步的道路了。因为当时党没有经费,他曾经拉黄包车,搞活动,搞些经费来做党的活动。

对父亲唯一也是最后的印象

朱兴礼:80年代,我父亲的老战友的女婿到我家去,我父亲这个老战友说,因为我母亲是残废了,我父亲当时要再找一个人的话,易如反掌,不会有困难的。人家当时就问我父亲,你为什么不再找一个呢,我父亲的回答是这样的,就说我母亲也是人她应该享受人的待遇,所以他就跟我母亲一起,他不愿再找个人。 

现在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家里面对他的描述,据我所知,根据我的姑姑的说法,他最后一次回家,他抱我那一次是他最后一次回家,他回家以后,我祖母看见他回家以后,就到田里面去挑野菜给他包水饺吃。他吃了一碗以后再也不愿意吃了,他让别人来吃,他不愿意一个人来吃。当时我应该是三岁,我对我父亲就那么一次印象。

这时候他就对我祖母说,他说我们各有各的事情,你老人家呢,也问不了,你主要要把自己的身体保护好,这是他对我祖母的一个交代。根据我母亲常说的情况,父亲临走以前,他跟我母亲说今后你过生活,你不要指望我了,你要靠两个小孩,主要是我和我哥哥,我母亲就说了,你这个人真是越干越着迷了,这两个怀中抱的小孩,我怎么依靠呢,结果我父亲就说了,你要能像我这么着迷就好了。

当然我母亲当时是不知道最后一次相见,实际上从现在我的理解,我父亲已经知道他回来的可能性非常小了,实际上这也算是父亲做的最后交待了。

一生受父亲感染

朱兴礼:我父亲去世以后,当时家里面主要是由我祖父祖母来操持家务,当时我很小,详细情况记不清楚了,只是听到家里人说才知道父亲去世了。抗日战争期间,为组织上知道我父亲是烈士了,就派地下党员住到我们家里边,这个时候以后呢,才知道父亲已经牺牲了,我家是烈士家属,我是清楚地知道这个事情的,从这个时候对革命,在思想上也有一些感情了。

那时候想了解也无所了解,但是听到别人说父亲的话,我心里非常高兴。我母亲在的时候,我还带着我母亲一块儿到雨花台祭拜,在雨花台下面还照相了。我对雨花台有感情,到雨花台以后,好像感觉会见到父亲。

我家里的孩子一定会知道的,不会不知道,他祖父的一些事迹,在他们心里都是有印象的,这是肯定的,这个不一定需要我说,我无需多说。你比如雨花台有时候开会,他们都去参加了活动了,这些情况都很明白,这些事情不需要详细说。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