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镐之子追忆父亲:我们一直都因是烈士家庭而自豪


来源:凤凰网江苏

“生命仅一线之安,此后余生,当誓为党国人民尽忠拼命,消灭蒋贼政权,余生有幸,必达此目的也。”周镐,1910年生,湖北罗田人。1943年,受军统局长戴笠派遣,任军统局南京站少将站长,公开身份为汪伪军事委员会军事处第六科少将科长。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京、沪、徐、杭特派员。1949年1月被捕,旋即在南京牺牲。

周镐之子追忆父亲:我们一直都因是烈士家庭而自豪

“生命仅一线之安,此后余生,当誓为党国人民尽忠拼命,消灭蒋贼政权,余生有幸,必达此目的也。”

周镐,1910年生,湖北罗田人。1943年,受军统局长戴笠派遣,任军统局南京站少将站长,公开身份为汪伪军事委员会军事处第六科少将科长。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中央华中分局京、沪、徐、杭特派员。1949年1月被捕,旋即在南京牺牲。 

吴亚平,1945年生,周镐烈士之子。

四岁失怙,对父亲周镐记忆模糊

吴亚平:我是1945年出生的,周烈士牺牲是在1949年,所以说那个时候我很小。因为从我的记忆来说,当时比较小,但确实还是有一些印象,在我父亲进入解放区以后,跟我母亲有一些部队的行动、行军。这些东西我从小还是有一些印象,特别是我父亲当时所在的第六工作委员会的,其他的一些叔叔们有一些行动,依依稀稀地我当然还是有一些印象,对于解放区的那个,比较艰苦的生活环境还是有一些记忆。

其他的往事有些也是通过回忆录,从我母亲那里了解的,老家有三个姐姐,其中那个大姐还特地来看过我。她当时来上海的目的,她看我的目的是了解父亲的这个回忆录、日记,所以她抄了很多,手写了很多资料。我想她的丈夫可能会了解比较多的事情,就是我这个大姐的丈夫,因为我的二姐跟三姐都年龄,跟大姐相比好像小了很多,所以这也是困难的地方,她们了解的东西也比较少。

东海舰队防空兵有一个政委叫王欣(音),他很了解我的父亲,他经常探望我父亲的情况,他一见面就说我很像我父亲,但是我父亲皮肤是非常白,像我大妹妹一样,皮肤非常白。

我妈妈给我讲,我父亲其实他一直非常愿意,想从事教育事业。我母亲给我讲的,父亲被策反的过程。从一开始父亲这个人就嫉恶如仇,所以他很早就参加了十九路军,当时对反蒋的工作,从这个时候开始就蕴藏着,他必然是会跟蒋介石,跟军统这个系统决裂的,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叛逆的性格。

我父亲的第一个妻子,就是罗田的那个妻子,也是属于一种家庭反对的婚姻,也是这样子,所以说我大姐就亲口告诉我,当家庭反对的时候,我父亲是骑着马把我前面那个妈妈从家里面带着逃出来,在外面结婚的。

放弃少将军衔,加入共产党

周镐曾在日记中写道:“我当共产党,的确为不良政治所驱使,余妻当有同感,乃商议做解放工作,正好徐祖芳同志函约相晤,恰到好处而成功。”

吴亚平:父亲被策反应该是1946年,那时他入党好像有明确的时间的是1946年。我觉得对父亲影响比较大的一个是十九路军的事件,因为十九路军实际上,当时蔡廷锴也是因为看到蒋介石官僚系统里头的腐败,跟蒋介石本人的很多东西他是反感的,所以说他反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接触到的人对他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第二个就是说,在他进行汪伪的卧底工作的时候,就是作为周佛海的,戴笠跟周佛海的联系人进行卧底,在这一段过程当中,这样目睹了当时军统系统,军统当然也是在国民党当中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部分,他们进行的走私、进行很多其他的腐败,这个对他影响是比较大,然后就是说徐祖芳对他的影响,因为这个时候正好徐祖芳接触到我父亲,他们作为湖北老乡,好像徐祖芳也是罗田人,那对他有潜移默化的帮助,这样才逐步逐步地达到,能够无私无畏地投入到共产党的这个行列当中。

徐祖芳,即徐楚光,湖北浠水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与周镐是黄埔军校的同学。抗战胜利后,任华中分局第三工作委员会主任。 

奉命策反,壮烈牺牲

1948年淮海战役之时,周镐奉命策反国民党第八兵团司令官刘汝明部及第一零七军军长孙良诚部起义。

吴亚平:当时我父亲有一个很坚定的信念,就是策反刘汝明这个部队的话是中共中央,是毛泽东主席亲自下的命令,而且是中央非常重视的一个策反工作,所以为了这个事情我父亲是非常重视,就是说他是不顾个人的生命安全,是这样子。

1949年1月,周镐在策反刘汝明及孙良诚部时,不幸遭刘、孙二人出卖被捕,随即被押解至南京秘密杀害,而当时距离南京解放仅有三个月。

吴亚平:解放以后呢,孙良诚没有跟着刘汝明一起逃走,这个我是在国外的时候,我查到一个刘汝明的回忆录,在刘汝明的回忆录里头,刘汝明说他后悔没有把孙兄带到台湾去,就把他丢掉了,然后让他在大陆最后死掉了,那这个里头就提到就是说孙良诚当时他是见到我妈妈以后他留下,没有走掉,没有走掉以后,他至死也不承认他出卖了烈士周镐,那我妈妈就说一定是,我们通过分析认为一定是孙良诚出卖的,所以我妈妈就千方百计地寻找孙良诚,她认识他的姨太太,知道他姨太太在什么地方,所以就从孙良诚的姨太太那个地方把孙良诚抓出来了,而且我妈妈说一定要通过法院通过我们军事法庭判,当时判了孙良诚死刑,但是他服刑的时候病死了。 

受封烈士,鼓舞后人

吴亚平:从解放区去策反以后,父亲一直没有回来,就是按照这样的推断,他是牺牲了,所以认为他是烈士,当时公安局也承认他是烈士,而这个烈士的身份一直没有确定。当时很奇怪,其实刘汝明那个回忆录里头非常清楚了,刘汝明就非常清楚地写着,包括“上海周镐烈士”都有,当时这个事情一直都没有澄清,一直没有澄清他的身份。

在1965年11月,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向中共中央组织部报告,“对周治平(周镐)的情况,曹荻秋同志(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上海市市长)比较了解……周镐在1949年1月遭蒋匪军保密局杀害。根据上述情况,经我们研究,追认周治平为革命烈士,其家属享受烈属待遇。”次月,中共中央组织部批复同意。

吴亚平:我们一直不相信他死了,一直相希望他活着。恐怕还是通过追认烈士以后才正式地相信,父亲确实被蒋介石下令杀害了。我觉得有一点就是说,我父亲坚韧不拔,特别是我母亲也是,也是非常坚韧,这一点也是非常难得,因为她也是有受到很多坎坷,有过很多曲折的经历,都是坚韧不拔、艰苦卓绝,从这一方面对我的影响是很大,所以说我有的时候能够,能够在有一些比较艰苦的条件下坚持学习,坚持进取。

如今,周镐烈士的遗像及遗物已被陈列在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以供后人悼念、追思。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