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 莫砺锋:古典诗歌与时•地•人(视频)


来源:凤凰网江苏

在场的观众朋友们以及各位媒体界同仁,欢迎大家来到老门东及物会馆,参加“钟山文艺大讲坛”第四期的现场录制。“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主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艺术讲座,旨在“加强艺术普及教育,提高普通市民的文艺素养”。通过名家对文学艺术深入浅出的讲解,经由互联网传播,帮助普通市民了解艺术、热爱艺术,从而增强本地市民与城市文化共荣的自豪感。

莫砺锋:古典诗歌与时•地•人(上)

莫砺锋:古典诗歌与时•地•人(下)

【讲座文字实录】

主持人:王芊(莫砺锋老师在读博士生)

主讲嘉宾:莫砺锋教授(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讲座开场

主持人:在场的观众朋友们以及各位媒体界同仁,欢迎大家来到老门东及物会馆,参加“钟山文艺大讲坛”第四期的现场录制。

“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主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艺术讲座,旨在“加强艺术普及教育,提高普通市民的文艺素养”。通过名家对文学艺术深入浅出的讲解,经由互联网传播,帮助普通市民了解艺术、热爱艺术,从而增强本地市民与城市文化共荣的自豪感。

话不多说,我们开始今天的讲座。今天我们讲座的宾是莫砺锋老师,相信对莫老师大家已经很熟悉了,他是南京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宋代文学学会会长。在南大校内,他被学生奉为“学术偶像”,深受敬爱。 

我是莫老师的一名在读博士生,和在座的各位朋友们一样,我也是一枚“莫粉”。记得第一次见到莫老师,还是2008年在电视上看《百家讲坛》的“诗歌唐朝”系列节目,当时我还是一名高中生。后来读大学时偶然阅读了一本书,就是我手中的这本《莫砺锋诗话》,从此以后便深深地坠入了古典诗歌的海洋。这本书用莫老师自己的话来说,并不是一部学术著作,而是由若干主题组成的一本读诗札记。比如“时间”、“四季”“佳节”、“黄昏”“父母”、“儿女”等等,每篇主题下都罗列三五首诗词,然后便是由这些诗词所生发出的意绪以及对往事的回忆。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我几度潸然泪下。是这本书让我知道了,古典诗歌离我们并不遥远,古代的诗人们就在我们身边,陪我们哭,陪我们笑,陪伴我们度过这一生。

我们今天讲座的主题是“古典诗歌与时•地•人”,也是意在说明,古典诗歌并没有随着时代而远去,它始终在与人们的生活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存在于这个时代鲜活脉搏中,存在于我们脚下的每片土地里,存在于人们的心灵深处。

下面就让我们欢迎莫老师做客“钟山文艺大讲坛”,为大家讲一讲古典诗歌与他自己,与南京,与这个时代,以及与人们生活的关系。

欢迎莫老师!

莫砺锋: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知道,南京大学是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的学术重镇。这个优秀的学术团队的主体,就是出自我国著名文史研究专家程千帆先生门下的“程门弟子”及再传弟子。莫老师是程先生培养的第一位文学博士,被称为“程门大师兄”。我们首先就来请莫老师来讲一讲,您是如何走上文学之路,考上程千帆先生的研究生的吧。

一、莫砺锋的1977高考故事

莫砺锋:朋友们,这个话题说来话长,我长话短说。我考上程先生的研究生,用程先生自己的话说,两个人成为师生是前生有缘,有一种缘分。这话怎么说呢? 51年前,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满脑子都做着做工程师的梦,那时候苏州中学已经让我们填了高考志愿的草表,我前面三个志愿都是清华电机工程系、自动化控制系等等。但是我们那一届高中生还没走进考场,高考被取消了,然后两年以后就到农村当知青,然后就一直在农村。所以等到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我都已经虚岁29岁了,所以觉得学理工太迟了一点,就改学文科了。

改学文科一开始也没考中文,我1977年高考分省招的,我在安徽,那时候,安徽省的规定,像我这种超过25周岁的必须要学有专长才能报名。当时我没有什么专长,公社的干部看这个知青在农村待到第十年了还没有走成,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高考的机会,要帮他报上名,教我说你经常看英语书,你就说英语是专长吧。我就说英语专长,就考了安徽大学的外文系英语专业。第二年为了要想把每个月的18块的助学金变成35块,我就提前决定考研究生了。那时候没有电脑的,我们跑到安徽省教育厅去查那个《研究生招生目录》,一本册子。我翻开南京大学一看,英语言文学要考第二外语,但是我那个时候大二,第二外语还没开,我没法考。再翻到后面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程千帆先生是导师,一看考的科目好像我还能对付,我就当场决定改志愿,改考中文系了。然后一考也就考上了,所以1979年开始到南大读书,从此进入程门,成为程先生的学生。

所以我当时考的时候,我还不知道程千帆是何许人,因为我对中文系一无所知。然后考来以后,后来才知道,程千帆先生年轻的时候高考,那时候解放前他考金陵大学,他考上的是化学系。他到金陵大学去报道,开学了,一看化学系的学费很贵,那时候它是教会学校,程先生家庭清贫,交不起。看旁边摊子上一个中文系,一看中文系学费很便宜,因为化学系要做实验的,有一些耗材。所以他一看中文系便宜,他就问我能不能改读中文系,那时候金陵大学招生的人也很开明,说那你就改吧,他就读了中文系。所以我们两个师生都是偶然走上研究古典文学的道路,这是第一重缘分。

第二重缘分,我在农村当过10年农民,程千帆先生被打成右派以后当过18年的农民。所以晚年我陪他在玄武湖散步,看到前面有一块草地,程先生自言自语地说这块草地够50头牛吃一天,我说差不多,差不多。我们师生都很内行,农业都很内行,所以我们双重缘分。当然,这个是一个外在的表象。

实际上,我这人后来以古典诗歌研究为业,作为终身的职业,还是有一个内在的原因。内在原因,就是当我在农村当知青的时候,过那种比较苦闷,一点都看不到前途的那个生活的时候,古典诗歌给了我营养。它给了我灵魂一种滋润,使我知道人生是会变化的,人生很俭朴的生活它其中也有趣味,古代诗人的那种淡定的从容的坚毅的那种人格精神渗透在这些作品中间,应该说是我的一个人生导师。

知青插队插到五年以上很多人都颓废了,因为没有前途嘛,我们的劳动就是用镰刀锄头在那里种地,这个很落后的方式一年一年的重复。很多人都颓废了,但是我到第十年还没颓废,唐诗宋词就是我的力量,所以后来我的一生就跟它结缘了,我觉得冥冥之中还是有缘分。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