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纳兹莫加医院眼科中心初体验


来源:凤凰网江苏

【作者介绍】秦勤,出生于1981年,2008年硕士毕业于温州医学院眼科学,师从校长瞿佳教授。毕业后一直在南京鼓楼医院宁益眼科中心工作,现为眼科主治医师。2015年考取南京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2016

【作者介绍】

秦勤,出生于1981年,2008年硕士毕业于温州医学院眼科学,师从校长瞿佳教授。毕业后一直在南京鼓楼医院宁益眼科中心工作,现为眼科主治医师。2015年考取南京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2016年年初响应医院号召,主动报名参加江苏省第27期援桑给巴尔医疗队。

南京鼓楼医院眼科主治医师秦勤。

上班的第一周,忙碌而紧张,有压力也有动力。这里周一、周三是门诊,周二、周四是手术日,周五是特殊手术日。眼科中心是一栋3层的小楼,不在纳兹莫加医院里面,而是距离驻地6公里远的郊区。所以每次门诊,都会由医院的黑人司机开车接我去眼科中心。第一天上门诊就见识了当地人的polipoli(慢慢来),司机足足迟到了20分钟,我带着送给患者的几大包药物站在炙热的阳光下心急火燎的担心第一天上班就迟到。

眼科中心的一楼是病房;二楼是普通门诊和药房,有4个年轻的医生在二楼看门诊;三楼是专家门诊,验光室及特检,之前在国内时大家以为桑给巴尔不能验光配镜,所以都配了好几副眼镜带过来以防万一。其实这里有四名验光师,也有电脑验光仪,验光师们虽然做不到特别规范的医学验光,但在我看来已经很不错了,我在库房发现了满满一箱镜架,我打算找机会教会他们规范的医学验光、检影,进一步提高验光准确度。三楼有一个房间是专家门诊,我和眼科中心的主任Dr Slim在里面。主任谦虚的称他是我的staff,其实他都50多岁了,也是见多识广的,据说曾留学美国。我一来,他便将最好的裂隙灯和位子让给我坐,让我很不好意思,也让我更有动力去为非洲的患者尽心尽力。

这儿的门诊习惯是看到下午2点或者更晚,将所有的病人都看完再下班。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第一天上门诊,早饭是7点前吃的,到下午1点多时,我已经严重低血糖,头晕的厉害。看来后面要听第26期援桑眼科赵伟主任的经验,带块糖或巧克力在饿的时候先垫垫。每天2点多钟回到驻地,看到大厨和其他队友为我留的可口饭菜,虽然很累,心里却很暖,感谢我们这个团结的团队。

秦勤在非洲给患者做眼科手术。

第一周的两个手术日,我共做了10台手术,其中8台是白内障。我的手术助手是一位名叫默罕默德的45岁的staff。第一天因为不熟悉环境,我有些紧张的跟他开玩笑说,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非洲做手术。他贴心的安慰我说,没关系,以前的每位中国医生都是这样,要两个月左右适应。他同Dr Slim一样,也是从2009年省人民医院的计江东主任来开创眼科中心时就一直在的一名Staff,自己也能开ECCE,但是因为在医院的收入低,所以一到下午1点就要走,回家种地或去乡下医院坐诊挣点外快补贴家用,这是最让我着急的一点。非常不利于工作的开展,但是也得体谅当地医生的不易呀。

手术室护士有4个,但通常我只能看到一两个,年龄大多超过50岁了,其中有一位叫法莱曼的护士人最好,对病人也很认真负责,愿意在休息日来陪我查术后的病人。可是护士们术前给患者点表麻药和散瞳药时却很随意,请她们往灌注液里加药时,她们不消毒灌注液瓶,直接拿着注射器就往灌注瓶的底部戳进去,喊停都来不及。怪不得赵伟主任说在手术时也要留意她们操作是否规范。

非洲气温高、患者经济困难、卫生条件差,白内障又都是门诊手术,做完就回家,眼科中心也没有规范的白内障术后宣教,我很担心会发生术后感染。于是我通过微信求助,我们眼科的黄宏、江静两位护士长用最快的速度分别发来了白内障术后宣教和手术室护士术前准备规范。我连夜翻译成了英文版,带到纳兹莫加医院眼科中心,希望能让这儿的术前术后准备及护理病人更加规范,对患者也说也更安全。

忙碌的一周过去了,看到患者们术后第二天复查时满意的笑容,临走时微笑着对我挥手,我觉得再累也值得。希望我的身体不要再出状况,让我可以全力以赴的为这儿淳朴的患者们带来更多光明。(秦勤/文)

[责任编辑:刘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