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柯军:昆曲是流入我血脉的艺术(视频)


来源:凤凰网江苏

各位“钟山文艺大讲坛”的观众、戏迷们,还有媒体界的各位同仁,大家好,我是江苏电视台的主持人徐平,欢迎大家来到老门东及物会馆,参与到“钟山文艺大讲坛”第五期录制。“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旨在“加强艺术普及教育,开设文艺名家大讲堂,提高市民的文艺素质”的艺术讲座。通过名家对文学艺术深入浅出的讲解,通过互联网的传播,帮助普通的市民领略艺术之美,增强艺术的鉴赏能力,从而热爱艺术、走进艺术,激发本地观众与城市文化共荣的自豪感。

柯军:昆曲是流入我血脉的艺术(上)

柯军:昆曲是流入我血脉的艺术(下)

【讲座文字实录】

1. 昆曲是流入我血脉的艺术

主持人:各位“钟山文艺大讲坛”的观众、戏迷们,还有媒体界的各位同仁,大家好,我是江苏电视台的主持人徐平,欢迎大家来到老门东及物会馆,参与到“钟山文艺大讲坛”第五期录制。

“钟山文艺大讲坛”是由中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旨在“加强艺术普及教育,开设文艺名家大讲堂,提高市民的文艺素质”的艺术讲座。通过名家对文学艺术深入浅出的讲解,通过互联网的传播,帮助普通的市民领略艺术之美,增强艺术的鉴赏能力,从而热爱艺术、走进艺术,激发本地观众与城市文化共荣的自豪感。

在未来的几年,我们的“钟山文艺大讲坛”致力于成为南京乃至全国具有影响力的“文艺讲坛”,成为中国文艺普及教育的亮点。

好,接下来我将要介绍的是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柯军老师,柯军老师是中国非常著名的昆曲表演艺术家,工武生的他可以说是“扮相英俊、基本功扎实、嗓音高亢洪亮,表演洒脱、富有激情。”这话可不是我的评论,而是戏曲艺术评论家对他的一个评价。

他在业界获得了很多的奖项,包括戏剧界的最高“梅花奖”,包括“文华表演奖”,还有文化部中国昆曲的“兰花最佳表演奖”,中国昆剧艺术界的“优秀表演奖”。

除了我刚才介绍的著名的昆曲表演艺术家之外,柯军老师也是江苏省戏剧家协会主席,还是江苏省演艺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好的,接下来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柯军老师。您好,柯军老师,又见面了。

柯军:你好,主持人好!各位网友、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柯军老师,我知道的你的家乡是在昆山,昆山是昆曲的发源地。我记得你是在1978年的时候考入了江苏省戏校。

主持人:当时你只有13岁,而且据说是千里挑一进去的。我就在想,一个13岁的孩子,真的就是明确自己很适合做昆曲,还是受了家庭氛围、社会氛围的影响呢?还是说被人挖掘,觉得是有这样一个天赋呢?是怎么进去的?

柯军:我是有天赋的,有表演的天赋。

主持人:这一点你是很早就发现的吗?

柯军:是被老师发现的,也不是我自己发现的。因为那个时候小学嘛,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四个年级里面这么一点点小,就会到那个,每天上午有一个早操,早操操场上面有一个台子,然后就在上面领操。

主持人:领操就有表演天赋吗?

柯军:对啊,因为你升完旗,然后领操,领操你想想看,你面对下面很多很多的学生都站在下面,你这样做,他就跟着这样做。就是我的动作比较规范,比较好看,也比较有,应该说每一次它的广播体操的更新换代的时候,都会我先去学,学完以后我去表演,所以每一次我在上面就有一种表演欲。

主持人:对,我觉得除了老师觉得有表演天赋之外,更主要的是小小年纪就非常的具有表演的欲望。

柯军:对,这个很重要,就感觉到乌压压一片,黑压压一片,下面所有的人都跟着我,跟着我做动作,跟着我喊口令,所以那个时候就有一点点舞台的概念。尽管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叫昆曲,我也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但是站在那个上面,总感觉有一种领操的领很重要,引领的领这很重要,所以说天赋我有可能有一点点的天赋。但是你要说家庭的影响吧,其实我的家庭是,我爸爸妈妈,我爸爸是一个会计,我妈妈是个裁缝。

主持人:跟艺术不沾边?

柯军:不沾边。但是我妈妈特别喜欢戏曲,是的,因为我们家在昆山嘛,特别喜欢越剧和沪剧,痴迷的不得了。家里面有一个什么小半导体,就听,那个时候越剧王文娟、徐玉兰,包括沪剧的丁是娥,都是大家,包括那个时候的青年演员,就像越剧的赵志刚。

主持人:越剧王子。

柯军:对。沪剧有个旦角,茅善玉。那个时候我妈妈就那么痴迷,然后我说,天哪,一个戏曲演员能够让我妈妈如此痴迷,到底有什么魅力?我也不懂。一个青年演员其实还不到20岁,就让我妈妈如此向往。就感觉听到他们的唱,就会有一种痴迷、迷恋和沉醉在里面,就感觉到是他们的精神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说我从小就被我妈妈的那种,我妈妈自己也会唱一点沪剧、越剧,所以我从小就耳濡目染,就感觉到中国的戏曲特别好听。但是我不知道昆曲是什么,因为我是文革那个时候出生的,1965年出生的,所以传统文化那个时候是被摧残的,所以我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昆曲。当时1978年。

主持人:是第一届,好像是。

柯军:对,粉碎“四人帮”以后招的第一届昆曲,我不知道昆曲是什么。因为当时也有一个政策,就是兄弟两个人,兄弟两个人,一个人必须要去做农民的。两个人,我们是城镇户口,但是如果说兄弟两个人的话,一个人要去做农民,就是上山下乡。

柯军:如果我出去了,如果我去学戏了,我哥哥就可以不用去做农民。

主持人:这都可以避免下乡插队的命运。

柯军:对,对,对。所以说我父母也是考虑到,上面来选演员,选中了我,我爸爸妈妈是不是愿意放我去。一方面我是积极争取要去,一方面我爸爸妈妈也是考虑到是不是不要让其中有一个下放,是这样的,所以说懵懵懂懂就到了南京学昆曲。

主持人:也就是说既有现实的考量,同时也有从小就有引领一种艺术的那种渴望。还有对昆曲那种迷一般的着迷和想要揭开那个谜底的愿望?可是昆曲当中有很多的行当,后来为什么会选择武生的行当?

柯军:这不是我选择的,因为我们是科班出身嘛,科班应该说是接近于地狱般的艺术的训练。从小受的这个苦难,从小扳腿下腰,皮肉之苦吧,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所以说以前的科班就是说,就是要签一个像卖身契一样的,父母把孩子交到你这个科班里面来,跟你签叫打生死不论,就是你打死了,就不要找我这个老师。

主持人:我现在脑子里浮现的是《霸王别姬》当中那个练功的场景。

柯军:是,我们那个时候就是这样子的,所以说我们进去是不会分行当的,一般情况下一到两年之间是不分行当的,什么都要练,没有文戏、武戏,就是武戏演员也要练唱,文戏演员也要练基本功。所以说是不分行当的,我们要到两年的时候才会分。当然也是要里面找,有的人嗓子表演比较好,然后比较有书卷气,就选他做小生。有的就比较玲珑,这样的,灵巧,有可能选他做丑。有的小姑娘也比较端庄,比较有大家闺秀的,就选她做闺门旦。有的比较玲珑活泼,就可能选她做小六旦,有的是嗓音比较宽,然后比较粗放,有可能选他做花脸。对,像我比如说精气神比较好,然后武功底子又比较好,所以说身段比较边式,所以他会选择你做武生。就是这样的,所以说并不是我愿意做武生,但是冥冥当中我是一个武生的料,因为我的名字是我自己起的,我原来不叫柯军,我原来叫柯小二。

主持人:真的吗?

柯军:对,对,对。因为那个时候我父母生下来以后,把我生下来以后,我是没有名字的,就叫小二,因为老二嘛。

主持人:因为老二。

柯军:对,老二,柯小二。但是我认为这个名字实在不好听,等我懂事了以后,我就跟我父母说,我说我要参军,我要当军人,所以说我能不能改我的名字叫柯军?我爸爸妈妈说你改就改吧。因为我一直想参军嘛,所以有一种军人的情结在里面,要帅帅的,对,帅帅的。

主持人:特别有精神,飒爽英姿。

柯军:对,所以说学武生,也让我冥冥之中的,我成为不了今天的军人,但可以成为过去的军人,像林冲,像史可法,那些都是元帅,都是将军,都是将领,而且也是驰骋疆场,报效祖国的这种精气神。所以说选择武生,也是冥冥之中圆了我一个做军人的梦,不管是古代还是今天。

主持人:可是做武生是不是意味着你会付出更多的可能甚至是血泪的这种东西?

柯军:当然,当然,因为武生实在是太苦了,他不仅仅是练功苦,塑造人物苦,他还要一种,而且体味过去那个人物的苦。就是你练功苦是皮肉之苦,但是过去人物的苦他是命运之苦,命运之苦的话,你要用你自己的一颗心,完全要去渗透或者去琢磨,去揣摩过去人的命运。所以你要跟他同样的一种苦的话,其实你的心是不是更苦?所以说武生不仅仅是有塑造人物的能力,最关键的还要他手眼身法步、唱念做打,那些皮肉之苦和精神之苦都要能相融合,要能吃得起那种苦。但是我好像从来就不怕苦,我从来就没叫过苦过。

小朋友的时候是能够吃苦的。小朋友吃苦的时候你都不知道那是苦。就像我们小时候三岁之前五岁之前是没有记忆的,是吧?一般要到五岁之前。你没有记忆那个时候的苦算苦吗?记不住那个时候的苦。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说我们该苦的时候一定要苦呢?因为该苦的时候那个苦不算苦的,等到你感觉到苦了,那是真正的吃苦。所以说学武生这个过去练功的苦,应该算是历历在目。包括练功后来骨头也断过,也尿血。就是可以有一点点非人类吧,这种训练,超乎于想像的一种训练。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