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砥砺奋进 | 弥补南京文化载体的短板 民国小剧场重返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迈上新台阶,建设新南京”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重要讲话精神,争取在建设新江苏的征程中走在前列、争当排头兵而提出的新目标和新任务。只有进一步总结南京的文化建设经验,深入研究文化建设中遇到的新问题,才能科学谋划未来的文化发展新思路,才能推动南京文化建设再上新台阶。

导语:“迈上新台阶,建设新南京”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重要讲话精神,争取在建设新江苏的征程中走在前列、争当排头兵而提出的新目标和新任务。只有进一步总结南京的文化建设经验,深入研究文化建设中遇到的新问题,才能科学谋划未来的文化发展新思路,才能推动南京文化建设再上新台阶。

文化是一个城市的内涵与品位,是一个城市的灵魂。上世纪九十年代,似乎一夜之间,全中国的城市倏忽处处高楼,但那些“城市地标”却忽视了城市自身的文脉传统。钢筋水泥的大厦成不了人们的心灵栖居,慢生活的美好往往隐匿在那些青砖灰瓦下。城市逐渐同质化,文化成了唯一的“救赎”。

公余联欢社

历史积淀出了每一座城市独特的气质与风度。一座适合人居的城市理该“令居之者忘老,寓之者忘旧,游之者忘倦”,也应是文化历史、风土人情的延续。南京是数朝君王青眼相向之地,民国时期,南京既保留了传统社会的礼俗,也大力倡导西方文明。求同存异,兼收并蓄,文化多元化成了南京的标签。作为南京最触手可及的时代,民国奠定了南京今天的城市格局,也给这座城市留下了属于它的时代印记。

民国文化的精髓,在于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明的碰撞而产生的火花。据统计,目前南京现存民国建筑1000多处,但仅有134处民国建筑位列保护名单。飞速发展的现代化都市,让数量众多的民国建筑不得不顺应时代潮流,寻求契合现代人生活的存在方式。

一条长江路,半部民国史

“一条长江路,半部民国史”,长江路是民国时期南京的缩影。短短不到2公里的长江路上,有总统府、梅园新村、桃源新村民国建筑群、1912历史街区、国民大会堂旧址、国立美术馆旧址等民国建筑,这些历史文化遗迹使长江路洇染了些书卷气息,也让长江路被称为南京的“长安街”。

洪武路129号,这个位于长江路与洪武路交叉口的地方,院中一幢纯法式小洋楼颇为引人注目——它曾是民国风云人物孔祥熙于1913年在南京建造的第一处住所。院落里的银杏、石榴和桂花树,与它们守护的建筑一样,成了隐匿在闹市中的百年遗迹。

公余联欢社

孔祥熙搬走后,1934年,张道藩在此成立了公余联欢社。张道藩时任国民政府交通部常务次长,长期热心于文化教育事业。联欢社成立后,这里迅速成为国民政府党政军要员以及社会名流的文化娱乐场所。

1949年之后,这座二层小楼被军管会文艺处接收,随后江苏省文工团设在其中。兜兜转转,辉煌衰败都被抛诸脑后,这里也逐渐被人遗忘,荒草萋萋。在百年后的今天,重拾民国记忆,公余联欢社被修缮一新,韵味十足。

公余联欢社

每年秋天,7棵百年银杏树纷纷落叶,这里霎时宛若黄金铺地,掩映着精致玲珑的公余联欢社,恍惚间仿佛回到了民国,在香鬓俪影、轻歌曼舞中,耳边传来的是梅兰芳、甘贡三等大擘醇厚流丽的天籁……

百年传承,而今重返

1935年7月至8月,长江、黄河发生特大水灾,共有241个县2200万人受灾。著名京剧艺术家梅兰芳来到南京义演。此后,梅兰芳在公余联欢社等戏院连续6天演出《霸王别姬》《凤还巢》《宇宙锋》《生死恨》等成名剧目,共得门票收入3万多元,全部捐赠给水灾救济委员会。

公余联欢社

斯人已去,风范犹存。建国后这座小楼长期养在深闺无人识,直到2014年,小楼得以修缮出新,并以玄武区政府打造的南京市城市新名片——1913民国街区的形式粉墨登场。曾经梅兰芳演出过的地方,也被改造成了国民小剧场。

“百年传承,而今重返。”1913民国街区项目负责人丁翔在接受采访时反复提及这句话,他说,“百年前,这里是达官显贵出入的小众社交之地,百年后我们将其重新打造,成为大众的联欢之所。我们希望让这座具有浓厚人文记忆的建筑回归其本来的面貌。”

1913民国街区

“与面向年轻人群、强调酒吧文化的1912街区不同,1913民国街区要打造的,是南京的‘思南公馆’。”身着考究的丁翔神采奕奕,毫不掩饰自己的雄心。1913民国街区于闹市中取静,整个街区有画廊、咖啡馆、花店,相辅相成,有着精致、良好的业态,文化氛围别具一格。“膏粱文绣虽然让人兴奋,但那间仅有240个座位的国民小剧场才是我最看重的财富”。

曾在演出市场摸爬滚打了17年的丁翔,对于小剧场、小剧场艺术有着一份无法言表的情感,也特别清楚南京文化演出市场的痛点。

国民小剧场

“近年来南京戏剧市场日渐繁荣,人们对于戏剧的认可度不断提高。观赏电影与戏剧逐渐成为市民文化消费生活的两大重要方式。”丁翔说,“看似皆大欢喜、全面发展,但作为文化市场的重要艺术载体之一,南京目前没有专业级别的小剧场,南京的小剧场艺术也仍未受到足够重视。”

南京专业小剧场从零到一的突破

“南京不是没有好观众,而是没有好的专业小剧场。”丁翔说,“我们把国民小剧场打造成南京唯一的白领小剧场,实现专业小剧场在南京从零到一的突破。”

据了解,国民小剧场台宽10米,台深15米,其大小甚至超过了观众席,240个座位被上下两层分开,仅设VIP与普通两种票价。此外,民国时期的国民小剧场就是由专家设计,建筑结构方面放到今天也十分先进。“我们在改造的时候发现它的声场特别好,不用话筒便可以把声音传达到任何一个角度,这也为小剧场艺术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国民小剧场

据丁翔介绍,国民小剧场凭借玄武区政府采购的惠民剧目,培养起了一批忠实的戏剧观众,每次剧场基本半小时内便显示无票状态了。“从惠民演出来说,我们的上座率基本能在99%,甚至100%还多。因为是惠民演出,有时候在不影响其他观众的情况下,过道我们也会允许一些观众进入,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戏剧中来。”

惠民演出是政府鼓励和引导市民文化消费的一个试点项目。政府通过补贴一部分票价,让观众不因票价的原因而错过高品质的演出。

丁翔说,目前我们最主要的工作是引进更多更精品的剧目进入南京,甚至在前期对一些好的演出采取了免租的手段。“这是一种对于戏剧,对于南京戏剧文化市场的热爱,也是一种责任,我们很愿意去付出。希望通过内容吸引更多的观众走进小剧场,接受小剧场艺术。”

公余联欢社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如果你真的走进了国民小剧场,你一定会被这里的文化所感动,我敢肯定。”

国民小剧场是“很重要的问题”

任何事物发展之初,都会遇到许多困境,小剧场产业也不例外。小剧场艺术最大的问题,是“大众需求”与“小众文化”之间的矛盾。热情终有冷却的一天,良性循环才是生存之道,丁翔深知这个道理。

国民小剧场

“优秀的剧目是关键,是小剧场的核心产品,也是观众到小剧场消费的根本目的。”中国的戏剧家们最初在小剧场的实践,完全是从艺术美学角度出发,坚守的是戏剧实验与探索。随着商业化时代的到来,小剧场还未稳定自身优势之时,已隐隐有迎合商业化发展的倾向。

“能够被真正喜爱戏剧的观众认可的好的剧目,才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出于自己对于戏剧的热爱,丁翔在戏剧引进上亲力亲为。据介绍,从2016年12月底试运行开始,截至2017年3月,国民小剧场已经签下了167场演出。

据丁翔透露,多年未曾在南京上演的《三毛流浪记》《卖火柴的小女孩》等经典作品,近期也将会在国民小剧场亮相。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民小剧场正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和上海大世界商讨深度合作,未来南京观众将有机会欣赏到更多精品小剧场戏剧。

在采访中,“腔调”这个词常常被丁翔所提及。作为一个“文艺的人”,无论是在1913民国街区的招商中,还是在戏剧的引进上,宁缺毋滥一直是他做事的标准。

“公余联欢社真的是个非常好的地方,历史厚重、意义非凡。做剧院的人都知道,这是个赔钱的买卖。我如果在意经济效益的话,做成高端精品酒店一定比做剧院更赚钱。”常年与戏剧工作者为伴,商人身份的丁翔显得有些理想主义,言辞激烈中反而让人觉得亲切。“作为戏剧演出工作者,戏院的重要性我理解得深刻。”

公余联欢社

偶尔聊开了之后,丁翔才会说:“我心中有个希望,希望未来时机成熟的时候,将剧场从文化载体,转而成为文化主体;从引进精品戏剧,到培养一部分人创作更多类似《蒋公的面子》这样南京本土的好作品。”

他终于肯泄露心迹:“南京的文化演出市场一直有一个缺口,大众文化泛滥的今天,小众精致的东西成了异端。在文化消费方面,南京有着一大批不满足于看电影的群体,他们没有一个平台、载体去承载他们的诉求。我希望国民小剧场能够站在城市文化内容的层面,或抛砖引玉、或成为唯一,让小剧场形式被南京承认,完善、弥补南京文化市场的短板。”

丁翔终于承认,这间剧院不仅仅是商业投资,对南京文化市场来说,他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国民小剧场

“南京人提到樱花,会想起鸡鸣寺;提到购物,会想起新街口商圈。我们想做的,就是希望,当南京人想看小剧场剧目的时候,就会来到国民小剧场,这就是我的目标。”

“百年传承,而今重返。”在公余联欢社完成华丽转身的同时,作为70后的丁翔坦言,自己也迎来了对前17年工作的重新认知。光鲜一面下,更多的是一个个在办公室埋头苦思的夜晚。尊重历史、保护性改造,简单的话语后却是重重困难。“保持初心、保持腔调,仅此而已。”丁翔说。

1913年,公余联欢社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变得不同;如今的洪武路129号依旧灯火通明,人潮涌动,隔街相望,宛若旧人。在这个繁华喧嚣的时代,人人心思庭院幽径,一间剧院,方可载心。(华贤东)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