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老城南秦淮河上摆渡口遍布 渡口渡人不渡狗


来源:金陵晚报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秦淮河上尚存摆渡口。在老南京记忆中,除了古代留下的古摆渡口外,也有的是近代新建的摆渡口。过去南京城内河溪纵横,湖塘遍地,湖塘用于种菜浇地,河则用于水上木船交通运输,而且摆渡口遍布,皆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秦淮河上尚存摆渡口。在老南京记忆中,除了古代留下的古摆渡口外,也有的是近代新建的摆渡口。过去南京城内河溪纵横,湖塘遍地,湖塘用于种菜浇地,河则用于水上木船交通运输,而且摆渡口遍布,皆因过去建造木桥代价高,还需时不时地维修,不如摆渡船投资低。老南京有“文德桥的栏杆——靠不住”的歇后语,说的就是木栏杆年久失修会出事。

渡口渡人不渡狗

门东的武定门,是于1933年开辟的近代城门,但城门开了后,城门外的外秦淮河多年来一直没建桥,现在的红旗桥建于1958年。在25年的时间里,人们进出武定门都得需摆渡。我记得武定门外的摆渡口两岸为木制码头,那渡船是条大木船,能载三四十人,船老大往返用竹竿撑船。船老大一家5口人都住在船上,一家人就靠摆渡过日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我曾在武定门和莲子营小学念书。小时我很贪玩,城外七里街有玩杂耍唱小戏的草台戏班子。放学后,我们胆大的娃儿就喜欢出城看杂耍看玩猴子的。娃儿看露天空场地杂耍不要钱,但过摆渡就麻烦。我们娃儿有时跟家长要不到零花钱,常常在过河人多时混上船,跟在一位大人身边,充当人家的娃儿。因为大人可带一个娃儿免费摆渡,有的大人同情娃儿,认娃儿为儿。但也有的大人不理睬,不肯带娃儿。船老大就会说:“我一看就是个小混子,给一分钱。”这时,我们娃儿只好掏出一分钱。但给了一分钱后,我们就跟船老大“论理”,一分钱就要算上两个娃儿的摆渡费。

有一年冬天,武定门摆渡船上因人多,一条小狗落水,狗主人不讲理要赔钱。船老大说小狗又没给摆渡费。但狗主人说这条狗价值一条船钱,非要船老大下水救狗,否则就要船老大赔钱。无奈的船老大冒着严寒,无奈跳下河救了小狗。

吸取教训,此后船老大在河两岸竖了警示牌:“渡口渡人不渡狗”。所以后来武定门外秦淮河上常常出现这样的景观——不能随主人进出城的狗,就坐立在河岸边,静静地看着对岸,等待着主人办完事返回。

摆渡码头昙花一现

过去,从水西门外到中华门,沿明城墙外与秦淮河间,是三四十米宽的空地,只有西干长巷有不多的平房草房人家,很荒凉。1989年,沿水西门城墙与外秦淮河之间的荒地上,改建成凤台路,并于当年在紧靠这段城墙边的集庆路西头位置,新开辟了集庆门。

集庆门建成后,但多年一直没配套跨建秦淮河上的大桥,出城门洞后,只能左右拐弯。那时我在城南上班,家住在南湖小区,上班乘公交车最少要转3次车,两头还要走十几分钟,很不方便,许多人多年来一直盼望能在此处建一座集庆门大桥。很快,有人在此设置摆渡口,方便骑车人和行人,收费是行人1角,骑车人2角。记得那是条无篷大木船,经营者是姓王的溧水县夫妻二人。他们还弄来砖石,在河岸两侧铺成简易的摆渡“码头”,准备长期经营下去。

集庆门有了摆渡船,方便是方便,但每天上下班也增添了交通费,所以一般人不是遇急事不会乘摆渡船。而这里的摆渡船经营一段时间后,突然双倍涨价摆渡费,船老大说是收费低难经营下去。我每天上下班无形中要掏4角钱交通费,干脆“舍近求远”绕道了。后来我遇急事想乘摆渡船,却发现经营者已离去。摆渡船前后经营半年,真是“昙花一现”。

后来,我不断通过媒体呼吁在集庆门外建桥梁,方便城南人直线到河西,最终于十年后的1999年,集庆门大桥才建成,不过这是后话了。

灵活机动的“临时渡船”

1975年,中华门外的长干桥维修加宽,桥梁停止使用,记得当时的2路公交车和32路、33路电车开到雨花台总站,就是现在的集合村东侧路口。因拓宽长干桥,所有电车、汽车此时都在中华门城堡(瓮城)处掉头。所有行人仅能行走长干桥西侧的临时“浮桥”。记得浮桥用毛竹捆绑扎成,最上面铺有一层木板,桥浮在水面上。因桥面约三四米宽很坚固,并不显得害怕。只不过经过浮桥时,走在桥上的人密集,上下班高峰时行走得太慢,还需上下行走河两侧的斜坡,很麻烦。

因起大风时浮桥晃荡,到了上下班时行人拥挤,曾有人被挤到河里。后来派管理人员在两岸维持秩序,根据情况限制过浮桥人流量。于是为解决上下班拥挤,这里还调来了两艘大木船作为“临时渡船”,上下班高峰时来回摆渡,分流行人过河。记得摆渡码头就设在长干桥东侧,借用当时燕翅口(已消失)的“古码头”。

燕翅口,是通往扫帚巷的一条窄而短的小闹市口,旧时江宁、溧水运农产品的货船到燕翅口码头,货物就卸在此。后因拓宽外秦淮河而消失。该码头河坡台阶保留虽不完整,但作为临时客运摆渡码头还是很理想的。记得,那时这里的摆渡船每艘能载四五十人,完全是公益性的,不收一分钱摆渡费。

最后消失的城内古摆渡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因建桥业发展,南京古摆渡逐渐消失,最后消失的是门东的长乐渡口,它经营了600余年,于1993年初消失。长乐古渡口,又称信府河渡口,位于门东。该古渡口河东岸为大油坊巷、马道街,河西岸为信府河、军师巷。600年前,沈万三在河东建豪华住宅群,设油坊、猪场、马圈、草仓,占去门东大片土地,随后他又将生意做到秦淮内河西边,开酒坊、粮库。为了方便,他在此专设摆渡船,供家人使用。沈万三家业衰落后,专营摆渡船的船老大为生存,改为社会渡船,收取渡客摆渡费。从此,该处摆渡船历经数百年经营,一直维持到上世纪90年代。

我20世纪80年代居住门东马道街,那时门东地区不通汽车,小街背巷,只有到了长乐路、中华路才有公交线,有时为赶时间,到中华门乘公交,先花一分钱乘摆渡船直线到达中华门内公交站。开始,渡船由船工划双桨,后来在两岸拴上8号铁丝,船老大拽着铁丝,稍用力船便行走,不用船调头了。后来因城里普及自行车,渡船生意清淡,只好歇业。当时在秦淮内河西岸边,市政府立了块大青石碑,将两岸青石台阶码头作为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这里因拓宽延伸马道街而建了朱雀桥,河两侧的老字号长乐摆渡古码头石台阶全部拆除,最后消失。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