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第二届“中国人寿”杯优秀文化老人候选:徐福栋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为深入贯彻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要着力发挥老年人积极作用”,2017年8月12日,由江苏省老年大学协会、凤凰网江苏频道、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分公司联合主办的江苏省

为深入贯彻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要着力发挥老年人积极作用”,2017年8月12日,由江苏省老年大学协会、凤凰网江苏频道、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分公司联合主办的江苏省第二届“中国人寿”杯优秀文化老人推选活动正式启动。

评选自启动以来,得到了各方响应。两个多月的时间,江苏省十三个地市的老年大学学员、社会上的老人纷纷报名参加。组委会在收到大量推荐材料后,将于11月公布第一批入选“中国人寿·优秀文化老人”的名单。

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文化老人的风采,组委会也将于10月开始,从“中国人寿·优秀文化老人”的推荐名单中,整理出那些有着精彩人生的文化老人故事,以飧凤凰网友。

第一期“优秀文化老人”候选人推荐,是一位亦师亦友的老年大学教师——“曲作诗人”徐福栋。

徐福栋

两鬓斑白的徐福栋静静地坐在会议室的一角,见我们一行人进来,不慌不忙地起身,点头向我们示意,笑容可掬。想必所有人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平易近人、儒雅大方的绅士”。

徐福栋1961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专业,从事了二十多年中学语文教育,还曾担任连云港《花果山诗词》编辑部主任。

已经迈入耄耋之年的他,其实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曲作诗人”。从2006年进入连云港市老年大学起,徐福栋教授过合唱、诗词等专业。

老年大学校歌“特约”作曲家

其实早在1996年,徐福栋便与老年大学有了不解之缘。当时老年大学成立的合唱团,徐福栋是负责老师,曾教授了三个学期。2006年,他再次来到老年大学担任艺术团指导,长达3年半之久。

对于音乐,徐福栋情有独钟。曾在2001年为连云港市老年大学写下校歌。今年恰逢老年大学成立三十周年,他又再次执笔,为学校献上三十周年校庆歌曲。

问及与学生的关系时,徐福栋笑着说自己并没有把他们看作学生,而更像是“学友”。每学期开学,徐福栋都会在黑板上密密麻麻列个几百首歌曲,由学员自己投票选择,“他们想学哪首我就教哪首,一学期下来,他们喜欢的曲子都会唱咯。”

2014年,徐福栋应邀,又担任了老年大学诗词班的讲师。“写诗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首先要学‘平仄’,而这对一些六七十岁的老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话音未落,徐福栋从身边的小公文包里拿出一沓资料,在文件夹里抽出一张巴掌大的纸。

“这是我整理的平仄口诀,只要把这四条口诀记住了,平仄基本就都掌握了。”纸条上用表格形式呈现了四种句式,清清楚楚,一目了然。“我的方法就是化繁为简。”

想要出口成章、落笔成诗,并非一日之寒。“我跟他们说了,先从写顺口溜开始,顺口溜大家都会,他们写好了我给他们改格律。”徐福栋多次强调,想要学写诗,最重要的是不怕出丑。

每次批改学员作业,徐福栋都要花上两三天时间,反复检查。让人意外的是,他并不像别的老师仍旧用纸笔,而是用上了现代装备——平板电脑。

“我现在都用平板备课,批改他们作业。”前两年徐福栋的视力严重下降,面对蚂蚁般大小的字,他有心无力。“在平板上批改,能看得更清楚。”

学员的作品经他之手,稍加修饰,便能成为一篇合格又有韵味的诗词。“有些批改好的例子,我会拿到课上讲,让他们知道,写诗并不难,人人都可以。”

天涯海角相聚“红叶”诗词班

目前,徐福栋教授的诗词班总共有63人,其中年龄最大的已有87岁。徐福栋说,去年班级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取名叫“红叶情”。

老年大学的诗词课一礼拜只有一节,有些学员也会有事请假,并不能经常相聚。“有了微信群,我们师生和学员之间的距离就拉近了。回家以后,他们就把写好的诗发到群里,我看到了就会给他们修改。”

今年暑假,微信群里已经“产出”了90多首优秀诗词,学员们相互批改,也相互鼓励。提起对学员的印象,徐福栋有说不完的故事。

“有一个老革命,徐志光,参加过抗美援朝的,相当了不起。现在他是班级里最活跃的一个,一心贴在群里,为每个学员服务。”

“张东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跟着我学了几学期诗词,后来专门给我写了一首诗,题在折扇上送给我,我收到时很感动。”

“张素琴第一次来上课时在私下嘀咕,嫌弃我这老师年纪太大,听了一节课后就不走了,还从三四十里外的老家带自家种的瓜送过来……”

诗词班的特刊和学员诗集

诗词班成立了自己的刊物《红叶诗会》,每学期出2期,刊登了学员们的原创诗词。去年,徐福栋还联合学员们一同出版了一本厚厚的诗集,里面纪录了诗词班所有学员和老师的2000多首诗词。

在即将举行的老年大学三十周年校庆上,徐福栋还将带领诗词班献上一首诗朗诵。“这首诗聚集了我们全班的智慧,每个学员都自发先写了一首,再通过我整合,成了一首完整的朗诵诗,我把每个学员的名字都署名在最后。”徐福栋把蓝色文件夹中的纸稿展开在桌上,骄傲地说。

他还把擅长的音乐融入了诗词班的班级文化中,专门为诗词班“定制”了一首班歌《红叶赞歌》。“曲是我亲自写的,我们诗词班都会唱。”

教学为乐 传递老年正能量

为老年大学倾注大量时间和心血,而徐福栋每次课的收入仅仅只有70元。“我不贪名也不图利,来这里是源于自己的内心,来干实事的。”

徐福栋说,来到老年大学教课其实也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玩中有乐,乐中有玩。“我常常跟学员讲,你们来学校就当是来玩的,千万不要影响自己的健康和家庭。我不会苛刻要求你们,只把你们当做知心的晚年之交。”

学员题诗送给徐福栋的折扇

在这里,徐福栋有两大动力支撑着他。“一个是班委的支持,还有一个就是我的老伴。”徐福栋的爱人肖敏华虽然是化学老师出身,但她同样热爱诗词,曾经获得连云港市“优秀女诗人”称号。“她每周都陪我来上课,我在台上讲,她就在下面听,上完课我俩再一起回去。”这大概是人们常说的相濡以沫最美好的模样。

“前段时间我过生日,班里学员每人给我写了一首祝寿诗词,打印成册送给我,还以请教问题为由,把我约出来为我过寿。”徐福栋说起学员给他生日,满脸仍是昨日的喜悦。

徐福栋坦言,自己身体不如从前那么硬朗了,想把诗词班托付给年轻人,但和这里的学员感情深厚,还是舍不得走。

“在付出的过程中,同样能得到很多快乐。”徐福栋想把“教学为乐”的正能量传递给更多的老年朋友。

[责任编辑:刘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