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倾听】方祖岐:我要给老同志发个“信号弹”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自动播放

方祖岐,笔名重九。江苏靖江市人(祖籍安徽徽州),男,1935年10月生,1951年8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1956年6月入党。1997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3年晋升为中将军衔,1998年晋升为上将军衔。2016年受聘任江苏省档案馆名誉馆长。

方祖岐,笔名重九。江苏靖江市人(祖籍安徽徽州),男,1935年10月生,1951年8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1956年6月入党。1997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1988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93年晋升为中将军衔,1998年晋升为上将军衔。2016年受聘任江苏省档案馆名誉馆长。

少年经历感受 人民军队本色

因为我在靖江老家是抗日战争拉锯的地方,到解放战争仍然是拉锯的地方,我的家里经常去新四军。抗战接近胜利,新四军要攻城,接受投降。那么新四军的指挥所就设在我们家,1945年的时候。所以我小时候和他们接触机会也很多,看到我们人民军队的状况:官兵一致啊,和老百姓处得非常好啊,是缸满地净老传统。

那么住的地方就是门板撤下来当床,铺点草,走了以后必须把门板上上。这些所有的细节,当年军民关系是非常好的。我还记得当时住在我们家的应该说是新四军靖泰独立团的领导干部,和我父亲晚上谈到深夜。我那时是小孩,不知道他们谈什么,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他们是在讨论国内的形势。

而国民党的兵在我们那里也住过,在我家也住过。我亲眼看到那个官欺负兵啊,为点小事情就是要打军棍的——脑袋前面摁着,腿摁着,打屁股,打军棍的呀。那个连长身边那个管伙食管财务的,就是为连长捞钱的。走到哪里是去做生意去,克扣军饷,欺压百姓,欺压他自己的兵。

虽然过去家里没有从军的,但是两种军队、两种社会、两种制度,从小在我脑子里清清楚楚。

投笔从戎 投身抗美援朝

你们都知道“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刚解放是到处一片欢欣鼓舞。可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朝鲜战争爆发了,1950年。

我们当时是个学生,是从朝鲜战争爆发以后,在10月份派去志愿军入朝以后改变了整个朝鲜战场的态势。

那么,打仗当然需要新的兵员,所以全国当时掀起了参军参干的热潮。我们青年学生是参干,到各种军校去学习。

那个时候可以说不管是什么样的家庭,青年学生参军参干,是义无反顾。

我到部队以后学的是机要,搞密码电报的。我是在装甲兵指挥所当译电员。我这个译电员面对的是志愿军司令部,志司台。那么每天志司台有战况简报,每天的战况都通过电报发到所有的朝鲜战争中的军以上的单位。军以上的单位再往下发。战况简报,每天战争情况我清清楚楚。朝鲜战争打得非常得惨烈,因为我们是劣势装备,敌人是叫武装到牙齿。那时是武装到牙齿的美军。我们凭什么战胜它?勇敢、不怕牺牲,就是这种精神。我经常在电报中看到,我们在一线的指战员为了夺取一个山头,他要班也好排也好,写争取当突击队、突击班的申请书,甚至是血书、决心书,互相争斗不可开交。但是实际上谁都清楚,今天晚上上去,一仗下来,可能剩不了几个人。这就是牺牲。是什么呢?真的去牺牲。黄继光、邱少云,我读他们的事迹,我读在明码电报中,我都翻译到。邱少云的事件当时通报是非常地详细,把手插到地里面去,任凭燃烧弹燃烧,后面不远就是水塘。一直到牺牲,一声不吭。这个是太不得了的事啊。黄继光堵抢眼那是在上甘岭战役当中。上甘岭537.7北山加597.9这两个高地,是很小的一个山头。但是呢,它是我方插到敌人前沿的两个要点。所以美国人觉得很难受,那么动用了六万部队,前前后后,争夺这个。那两个山头都削掉了两公尺,两尺的,就是石头变为灰尘了。坑道里面,一个坑道我现在还能记得,我翻译电报当中,一个坑道里面有十八个建制连。

在坑道作战,对不起,你飞机大炮的优势在这发挥不了。那么我们到最后的时候,因为他(美国)也不行了,停战,到最后嘛,老美打不下去,才同意签订停战协定了。

我翻译停战命令的电报,翻译手都在非常激动地哆嗦,是颤抖。我们终究停战了。

打到最后你说我们这么一个穷的国家,一个贫穷落后的底子,这样一个装备很落后的军队,把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打败了。这在世界上是不得了的呀,它最大的好处是赢得了国内和平建设的环境。再就赢得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谁敢小看我们?再给你们说个事,我到孟加拉国去,2000年去出国访问的时候,人家的外事局陪同的说,这位是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资深上将。他叫“资深上将”方祖歧,那人家对方肃然起敬。参加过朝鲜战争的呀,在外国战争的心目里,不得了的呀。

下马丹青 热心参与慈善事业

搞点慈善活动啊,我这些年是在追求这个事情。这个事情也是一个社会责任感,

我看一个是从2014年算的,有七千万的贫困人口,七千万。那么多人,还在过贫苦生活、贫苦日子。所以都要来做这个事情。中央、各级政府、社会都在做,我当然要做。

实际上我呢,只是发个信号,打个信号弹。因为这个事情啊,不光是我们老人、少数人,是应该整个社会都一起来做的事情。我是打个信号弹,让人们知道,哦,这么个老同志现在还在做这个事,那我们也应该投入到这个事情当中。我也就是告诉人们,我们共产党人、革命干部、老兵,心里惦记是老百姓。少数贪官代替不了我们

我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当然,我一个军人,一个老兵,混到这个文化队伍中来,我还会在这个队伍里继续努力。

心念兰台 主动捐赠个人珍贵档案

我想我这一生当中,正赶上一个重要的时期,就是承上启下。刚建国以后,到改革开放。那么是在我们面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时期。我应该说,也是中华复兴伟大事业的参与人、见证人。当然也是受益人。那么我这几十年的时间,我的经历、我所做的事情,不完全是我自己的。是我的又不是我的。那么这些东西,所形成一些资料、一些文件,我的东西,放在我身边它就没有多大价值了,就会丢失。丢失了很可惜,所以说我要找一个地方能存着。那么我的大量的办公的东西,在档案馆,在军队的档案馆还有。那么还有一些我从文的东西,还有一些没有更多保密意义的或者已经解密的,应该可以和社会公开,那么就可以存到省档案馆去。我是江苏人,那么我的一些资料,放到省档案馆,我觉得有保存意义。

其实我们有一些老同志、老兵、老革命,他身边也还有一些东西。所以我呢,把一些东西放档案馆去,也是发一个信号。我希望一些老同志啊,你把你一些东西啊,放到档案馆去,放档案馆就比留在自己手里好。

保存的档案不仅仅是留存资料,更重要的是为社会服务、为后代服务。拿出来,把能拿出来的东西通过各种形式和群众见面。

让后人最少的时间、最简单的办法学到更多的东西,变得更加聪明能干。

[责任编辑:施金挺]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倾听人物——方祖岐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71016/16/wemedia/27fbbde590032af9978f1f3e3ab80d2b74625bc7_size321_w640_h360.png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