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苏第二届“中国人寿”杯优秀文化老人候选:薛冰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为深入贯彻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要着力发挥老年人积极作用”,2017年8月12日,由江苏省老年大学协会、凤凰网江苏频道、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分公司联合主办的江苏省

为深入贯彻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要着力发挥老年人积极作用”,2017年8月12日,由江苏省老年大学协会、凤凰网江苏频道、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分公司联合主办的江苏省第二届“中国人寿”杯优秀文化老人推选活动正式启动。

评选自启动以来,得到了各方响应。两个多月的时间,江苏省十三个地市的老年大学学员、社会上的老人纷纷报名参加。组委会在收到大量推荐材料后,将于10月起陆续公布入选第二届“中国人寿·优秀文化老人”100强的名单。

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文化老人的风采,组委会也会整理出这“百强文化老人”背后的故事,以飧凤凰网友,并用作之后投票竞选的相关材料。预计11月底,组委会将在全网开通第二届“中国人寿”杯十佳优秀文化老人投票竞选通道,届时请敬请关注。

本期“百强优秀文化老人”候选人推荐,既是省作家协会作家,更是一位读书人——薛冰。

薛冰

薛兵,浙江绍兴人。现任南京市藏书家协会主席、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历任《雨花》杂志编辑,《东方文化周刊》副总编辑,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

1967年薛冰毕业于南京金陵中学高中。1968年赴江苏省泗洪县管镇乡插队务农,1975年后任南京钢铁厂车间青年干事、厂工会干事,1984年调江苏省作家协会创作联络部工作,历任《雨花》杂志编辑,《东方文化周刊》副总编辑,现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长篇小说《群芳劫》、《天长地久》、《青铜梦》,中短篇小说集《爱情故事》,随笔集《旧书笔谭》、《止水轩书影》、《家住六朝烟水间》、《淘书随录》、《江南牌坊》、《钱神意蕴》、<<金陵女儿>>.《金陵书话》等,共1000余万字。

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家有各类书籍两万余册,但他却说自己买书是写作需要,并非藏书。

走进薛冰的家,五排“顶天立地”的书架让人仿佛置身图书馆,架上每一个缝隙都塞满了书,地上仍有不少书整齐码放着。由于写作需要,薛冰必须看很多书作为素材积累,久而久之就像滚雪球一样,家里的书也越来越多。

朝北的书房堆放着满满当当的书,只留有一条一人的小道通往他的书桌。 薛冰收集的多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旧书,他最感兴趣的领域是南京城市文化、图书版本研究、晚明史、民歌等。其中,他对晚明史最感兴趣,家里光是明史书籍就一千多册。

薛冰虽已年近七十,但平均每年要出2到3本书,而今年更是高达6本。最近将出版的《饥不择食》从过去60年来我国百姓粮食匮乏中,探索今日民心贫瘠的原因;另一本则讲述了薛冰淘书中一些工艺美术签名本的前世今生。

薛冰收集的工艺美术签名本装了整整两大箱,包括《南极探秘》、《徐州民间艺术荟萃》、《跳跃的光谱》、《吴为山写意雕塑》等兼具审美和实用功能的摄影集。这些书都是作者赠给知名人士,之后由于种种原因,汇聚到了薛冰的家里,落入爱书人之手。

薛冰曾写过《拈花》,当时他收集并参考了许多关于花艺的书;他还写过有关古钱币的书,这背后有1000多种钱币文化的书作为支撑。可以说,薛冰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他在读了几百甚至上千本书的基础上所写,扎实的专业根基是薛冰看重的,而这根基正是从读书中积累而来。

薛冰的每一排书架都有分类:历史、文化、诗词曲、小说等,方便他寻找。其中有整整一个竖排专门放古籍,薛冰拿出了几本难得的清代古籍,详细介绍每一本书的内容和来历,对书的钟爱不言而喻。

这本《文宗阁小史》是南京图书馆专家江世荣在50年代初所作,手稿的最后还写有“欢迎各位给出批评意见”的字样。可见当时此文是用于研讨,这也是当年老文化人研究成果的珍贵史料。

除了国内的书,薛冰还展示了一些外文藏书。受政治影响,他们那一代人都学过俄语,所以薛冰收集了许多俄语书。这本上世纪50年代出版的《安娜•卡列尼娜》就是其中一本,薛冰说,当时买下这本书,是因为十分喜爱它的插图,如今看来,确实无比精美。

对于淘书,薛冰更看重书的内容和版本。他认为书的内容一定不能出现常识性错误,这就要求编辑具有很高的专业素质。国内一些老字号的出版社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如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上海古籍出版社等,而近几年,中国出版业的整体状况却不容乐观。

作为爱书之人,薛冰对出版社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出版社要充分发挥引导读者的作用,发现和创新选题,做“空前绝后”的原创书,既超出前人所做,又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不被超越。这也是薛冰时对自己写书的要求。

薛冰对于当下电子书对纸质书的冲击亦有思考。他认为纸质书不会消亡,但电子书终将占据主流。在这种情况下,纸质书想要生存,就要发挥优势,将书做成艺术品,兼具实用和审美功能。比如,早已退出时代的线装书在市场上又出现了回暖的趋势,这就是复古的力量,他认为每一种形式都有生存空间。

谈到读书对家人的影响,薛冰说家人都很喜欢读书。他的女儿幼时不认识字时就开始翻书,硕士毕业后放弃了电视台高薪工作,进入朱赢椿的“书衣坊”工作室,从事文字编辑、图书设计工作。联想到薛冰年轻时也曾做过编辑工作,也许这就是一种传承。

读书、编书、写书,贯穿了薛冰几十年的生活,他买的每一本书都看过、用过,他和书之间有着深厚的缘分。如今,年近七十的他还每天坚持看书、写书、查资料,精神烁烁、笑声朗朗,这便是诗书的积淀。

[责任编辑:刘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