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明代“奇葩”皇帝朱厚照 在南京亲导亲演“再擒宁王”


来源:金陵晚报

明代是比较盛产“奇葩”皇帝的,其中最“奇葩”的一位,要算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这位民间传说和戏曲小说中的“正德爷”最奇葩的经历,

明代是比较盛产“奇葩”皇帝的,其中最“奇葩”的一位,要算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这位民间传说和戏曲小说中的“正德爷”最奇葩的经历,就是他的下江南。而他此行闹出最大响动的地方,正是在明朝的南都南京。

宁王造反 让武宗找到了南游的理由

只看正史上的尊谥,完全看不出明武宗朱厚照的“奇葩”。《明史·武宗纪》称他为“承天达道、英肃睿哲、昭德显功、弘文思孝、毅皇帝”。虽是北方天子,但以他的个性才华,却更接近于“江南天子”,而且“很有六朝气”。

他爱冒险,也爱恣游。自正德十二年(1517)八月开始,他屡次微服出京,先是到较近的昌平、居庸关等地,直至远到宣化(张家口)、大同。直到十三年正月才回宫。其间只因太皇太后崩,才被迫回宫一次处理丧事,处理完了,又离宫远行,流连忘返,乐不思“京”。

武宗游历了晋陕之地,意犹未尽,进而想游历江南。很多廷臣上疏谏诤,他一概置之不理。正德十四年(1519)六月,宁王朱宸濠造反,攻陷江西南康、九江等地。对明武宗来说,这简直是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坏事变成好事。他正愁找不到南游的理由,这下就名正言顺了。

在南京亲导亲演“再擒宁王”的大戏

这一年七月,武宗亲自挂帅南下,带兵征讨朱宸濠。然而,皇帝大军刚走到河北涿州,也就是说,刚离开京城不远,王守仁擒获宁王朱宸濠、平定叛乱的捷报就送来了。

如果公开这个消息,皇帝的南巡就要中止,于是,皇帝下令封锁喜讯,大军照常不急不慢地南行。抵达南京的时候,已经是这一年的十二月。在16世纪初期的中国,武宗与宁王两人,真心是一对冤家。

他们是同时代人,是一家人,也是政治竞争对手。感谢周星驰和巩俐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的精彩表演,连带着宁王朱宸濠也声名远扬。其实,当年明武宗不世的戏剧天才,更让众看官大跌眼镜。

到了南京之后,这位凡事都要亲身体验,而且身上充满行为艺术创新细胞的皇帝,亲自导演了一幕“再擒宁王”的大戏。在军队的包围圈中,宁王被放出来,再由一身戎装的武宗亲自上阵,亲手擒获,于是“圣天子大功告成”的捷报传遍各地。明武宗直到次年十月方才班师回京。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南京的行宫,并不是昔日皇城明故宫。文武百官生怕他一旦入住,便再也无意北归,所以让他住在太监王强家。不知道他们当时编了什么样的理由,才说服了这位向来自作主张说一不二的皇帝。

快园钓鱼,不慎落水

留下两个新名胜

明武宗皇后夏氏是上元(今南京)人,明武宗到南京,可以说是走亲家,但这显然不是他南游的重点。他也寻访过几位旧家名臣,这也不是他南游的重点。他的重点是江南的声色。因此,当时南京的“风流教主”徐霖进入他的视野,不是偶然的。

武宗曾经两次幸临徐霖家——历史上著名的快园。快园位于南京老城南,大约在武定门东、箍桶巷西侧一带。据说,明武宗第一次驾幸快园的时候,事先并没有通知。恰好松江南禅寺有一僧来访,住在快园中,不巧得了疟疾一病不起。

头天夜里,病僧忽然对徐霖说:“圣驾马上要到快园来了,赶快把我的床移到僻静之地避一避。”果然,“天色一明,诸宦官拥驾至矣”。这或许只是传闻,但可以看出当时人对此事津津乐道。从故老相传的另外几件佚事中,也可以想见明武宗对徐霖的恩遇非同寻常。

一件是他与徐霖戏耍,剪下徐霖的美须髯,做成拂子。另一件是据说武宗在快园鱼池中,钓到一条金鱼,众宦官争相出高价购买,君臣玩得正high,武宗一不小心,失足掉到鱼池中,浑身衣服湿透,爬起来仍然兴高采烈。自此之后,快园就多出“宸幸堂”和“浴龙池”两个名胜,身价陡增。君臣之间如此戏谑,忘形到尔汝,确实罕见。好在徐霖虽然滑稽自雄,却也知道明哲保身。武宗屡次要授他官职,他坚辞不受,布衣还乡,得保天年。

明武宗在南京作逍遥游,不说他征歌渔色,只说他夜宿牛首山,也滋扰民间,差一点闹出大事来。这事发生在正德十五年(1520)六月,正史野史说法不同。《明史·江彬传》说那天夜里宿卫军士惊起,纷传江彬想要叛乱,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至于宿卫军士为什么夜惊,《明史》中没有细说,却暗指江彬很有可能与宁王勾结阴谋废立,那时宁王被关在长江中的一条船上,还没死。

这实在是连影子都没有的民间讹传,查无实据,却事出有因,它反映了当时南京的民心和舆情。民心和舆情的核心,就是痛恨佞幸江彬的狐假虎威,胡作非为。这个武宗面前第一号大红人到了南京,向下需索无度,又借此弄权,倾陷廷臣。

南都文武大臣莫不恨之入骨,而慑于威权,往往敢怒而不敢言。偌大一个南京城,敢与江彬斗智斗勇的,只有参赞机务的御史乔宇(乔白岩)、应天府丞寇天叙和内守备王伟等寥寥几位。为挫北兵锐气,乔白岩等人特地从南方士兵中精选一批短小精悍而身手不凡者,与江彬手下高大的西北劲卒较量,自我感觉极好的北兵落败,江彬也吃了个教训,从此不敢小觑南方兵士。

明人孙应岳在《金陵选胜》中说:“传武宗南巡,驻跸此山,江彬有异谋,山灵夜吼。”仿佛山灵有知,夜吼护驾。这个“山灵夜吼”的故事,当时流传极广。周晖《金陵琐事》引述来自弘觉寺的老僧万延的说法,比较接近真相:原来那天夜里,宿卫士兵太多,寺里挤不下,有个叫明智的僧人就睡到殿前台基上,梦中翻身滚落到地,不觉惊叫起来。

夜深人静,叫声惊动了很多人,也惊动驻守附近的宿卫军士,事情就闹大了。为了大事化小,减少那位僧人的罪责,乔白岩便托词说是“山灵夜吼”,敷衍过去。但此事越传越玄,最后竟都把账算到了江彬头上,可见江彬多么招人恨。

《游龙戏凤》江南版本

层出不穷

明武宗下江南,是常编常新的故事题材,著名的《游龙戏凤》就是其一。故事最初版本发生在北方,说的是明武宗改装出游到山西大同,爱上民间女子李凤,后又喜新厌旧将之抛弃。

而从黄梅戏《游龙戏凤》开始,江南版本层出不穷,从戏曲到电影再到连续剧,翻拍加改编,添油又加醋,不一而足。1959年,李翰祥导演黄梅戏电影《江山美人》,背景已经改为江南。而秦淮河边的旖旎风光,被作为江南风光的代表,特别值得关注。这部黄梅戏电影给观众的印象,是武宗并没有皇后,凤姐最后被封为正宫娘娘。

这种大团圆的结局,国人最是喜闻乐见。一方面,它使明武宗豁除了始乱终弃的道德罪名;另一方面又强化了江南之游风流旒旎的色彩,对得起南京,对得起江南。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