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大讲坛|吴为山:不忘初心,铸刻民族之魂(视频)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10月30日,阳光明媚,金秋的北京呈现出了其绚烂、热烈之美,彷佛在为每一位走进它的人给予无言的馈赠。当日下午,在中国雕塑艺术院,中国当代艺术界、雕塑界不容忽视的艺术家大家吴为山教授做客钟山文艺大讲坛,进行了第六期节目的录制,为公众们带来了一场近距离了解雕塑艺术的普及讲座。

二、用写意精神铸刻中国文化之魂

吴为山:实际上一个艺术家,一个艺术工作者他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最重要的是修炼自己,把个人的情感融入到民众的情感当中去,把自己的眼光视野自觉地投射到世界当中去,把自己的追求自觉地融汇到国家的追求当中去,也就是我们常常讲的一滴水融化到大海当中去,它才能不哭泣。艺术强调个性,但是这个个性当中应该要体现一个东西,那就是时代、国家、民族、人民,只有这样的作品才能有巨大的放射力,才有巨大的张力。我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对整个社会发生转型,特别是全民在向经济进发,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有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对我们民族文化的历史,对那些历史杰出人物都已经忘记了。我觉得国家兴盛,一个民族的强大,它必须靠两个方面支撑。物质是基础,精神非常重要。对社会科学,人文艺术,如果不很好地去发展研究它,升华它,那么不打自倒,人民没有方向。

所以今天习总书记提出的文化自信,我觉得这个是非常的及时,也是戳到了民族最深层的心灵里面去了。那么九十年代我认为一定要用我的一己之力,用我的追求来为这个时代发展进步做一点工作。所以我开始用雕塑的方法来为那些被许许多多年轻人忘记的,为整个的宣传媒体所不重视的一些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等等,为他们塑像。希望通过塑像来建立一个时代的风格,这个举措得到了当年费孝通先生、钱伟长先生、季羡林先生等等一批高人大师的支持和认可,也包括科学家杨振宁先生等等。所以呢,这是我的初心。我的初心就是用我的心去感受历史上仁人志士的心,去感受那些在普通人民群众当中涌现出来的巨人。也是用我的一颗心来感受普通老百姓心里的跳动,感受在平凡生活当中所展示出的人民伟大的力量和精神,感受时代改革开放的步伐,这就是我的初心,也通过这样的初心,来创造出一批可以一百年,两百年,五百年,甚至一千年之后人们还崇仰的那些人物和雕塑艺术,这就是我的初心。

主持人:所以您在工作时候的这些手法,或者作品,其实本质上都是手段,它的目的就是传递您刚刚提到的这些对于社会的疼痛感,对于人民的关切,这个心思是一样。那么我想到您之前的一个专访,您的说法很有意思,就是说您在作品的过程当中可能会联想到古人,老子啊孔子啊李白啊,但是您在跟一些近代的老先生们,像季羡林啊、费孝通这些老先生,您去拜访他们的时候,您也说过,因为季羡林他不是凭空来的,季羡林是有李白、老子、孔子的影子的,他们对于先贤也是会有自己的理解。所以在对他们的访谈过程当中,接触的过程当中,您也在加深对先贤的理解,是这样吗?

吴为山:其实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五十六个民族,从海洋文化到农耕文化到草原文化,它有一种潜在的洪流,那就是中华民族的文脉连绵不断,它的文化香火一代一代。我们读孔子的书,我们读老子的书,我们犹然会进入到他们的世界里去。一个人长期想什么问题,他的长相就会向那个方向发展。所以相由心生,我觉得一个人从生下来到四十岁之前,他的长相基本上是由父母亲决定的。但是四十岁之后,他是进入,他的社会阅历,他的心灵自我的塑造,还有社会环境对他的培养等等,他开始长相发展了。那么四十岁之后,如果这个人的相还不好的话,那说明他自己内心的问题,用文化来美化他,用文化来感化他。这个文化自信不只是写在文字上的,它是刻在我们民族的整个历史当中的,也深深烙印在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里和表现在每个人的长相里面。你看费孝通的豁达,钱伟长的睿智,季羡林的深沉还有他的东方的文化色彩。他们可以跟祖冲之对话,可以跟李白对话,可以跟孔子和老子对话。而孔子和老子的长相我们没有画像,更没有照片,有画像也是后人的想象。比如说福建清源山的老子像,这些啊,都是后人的想象。那么我们可以从读过四书五经,读过论语道德经的文化人身上可以看到孔子的影子。

主持人:就是修炼到一定程度了,就跟他们交往起来更有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不急不躁不争辩,但是他又不呆滞,他让你会觉得很有底气。刚才提到文化自信,我想到今年两会期间我采访故宫博物院的单老——单霁翔老先生。他就跟我说,你看一下现在世界上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他说世界上五大顶尖的博物馆对应的就是这五个国家。五大顶尖博物馆,美国的大都会,英国的大不列颠,法国的卢浮宫,俄罗斯的冬宫,还有咱们的故宫。他说其实他们背后就是五大常任理事国,可以看到一个国家的竞争到最后就是文化的竞争。你没有一个像样的博物馆,你都不好意思出去跟人聊天。其实现在文化自信不光是一个国家的事,一个战略的事,而是每个老百姓的事。

吴为山:美的趋同是社会发展的原因,但是呢,人们对于不同美的价值的判断以及对不同价值观之下美的发现体现美美与共。我们可以感觉到从唐代到宋代到元代到明代到清代,我们的审美发生的变化。也可以感觉到新中国建立之来,我们各个不同时期对美的认识,包括发型,包括体型,包括服装等等,这都是打上时代烙印的。所以我们要从古代的诗篇当中,从古代的散文里面,古代雕刻和古代绘画里面来挖掘我们民族的美的历程。而且世界其实对中国美东方美的认识,往往不是从现实的长相。那从哪里呢,他们从中国的文化里。

文化、艺术影响人们对现实生活的审美。同时,相反的,现实生活的美、现实生活的审美也影响艺术家对于美的塑造,对美的创造。比如说唐代生活当中,他们喜欢胖胖的,丰腴为美,那么在唐代的陶俑当中,在唐代的绘画里面,在唐代的诗歌里面就会出现许许多多丰腴的女子。那么这种美,它实际上是一种理想的美,是一种社会审美和艺术创造相契合的一种美,最后它成为一个时代的象征。其实唐代不可能每个人都是那样胖的,汉代的时候不可能每个人的脸都是扁平的,这是艺术留给我们的记忆,这是艺术留给人们审美的定式。

主持人:在反映我们曾经的文化元素的时候,你选择了一种手法,叫做写意雕塑。刚才在楼下美术馆也看到,尤其是一些古人长发飘飘,你就可以看到他们有时候眼睛是模糊的,有时候身上起来你不知道那是黄沙是烟尘,还是他本身身上的一个袍子。就是特别写意的那种风格,这种风格其实跟西方,最开始的雕塑,像大卫那个时代的雕塑,它是写实的,恨不得每一根头发都能看的很清楚,您当时选择这样的一种风格是处于怎样的一种考虑?

吴为山:我刚才说的古人,没有什么具体的样子,古人他在我们心目当中会留下一个具体的印象,因为我小时候,还没有上学的时候,我爸爸他柜子前就放了一套古少林全集,那些书里面都有一些插图,我把它打开的时候,那些人物的表情等,唐人的风范,刻在我心里,许许多多的线装书,里面打开的图像,都给我深刻的记忆,所以,我心目当中的古人,他们基本上有一个气象,它不是一个范本,是一种气象。

主持人:在您最初的记忆,它就长这样。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