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女真第一美女”引发部落争夺 最终“一女亡四国”


来源:北京青年报

根据网络同名小说改编的古装言情大戏《独步天下》最近正在热播中,唐艺昕饰演的东哥格格与女真一众英雄男儿的爱恨情仇,在明末跌宕起伏的历史风云中尤为荡气回肠、一波三折,也再次引发了观众对这位有着神话般经历的

明末建州与海西女真分布图

根据网络同名小说改编的古装言情大戏《独步天下》最近正在热播中,唐艺昕饰演的东哥格格与女真一众英雄男儿的爱恨情仇,在明末跌宕起伏的历史风云中尤为荡气回肠、一波三折,也再次引发了观众对这位有着神话般经历的“女真第一美女”的好奇与探究之心。那就让我们拨开历史层层迷雾,去走近她——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品味她短暂却波澜起伏的一生。

叶赫那拉与爱新觉罗的恩怨纠葛,“源于”东哥格格

叶赫那拉,一个非常传奇的姓氏,这个姓氏出了不少名人,而且还都是女人,知名度最高的当然就是左右了大清,甚至是整个中国后几十年命运的慈禧老佛爷,慈禧的出现,真正应了叶赫部被灭时,首领金台石大喊的那句:“就算我叶赫那拉只剩下一个女人,也要灭爱新觉罗,讨回血债!”即使从这句“诅咒”开始,清廷对选叶赫女为后妃非常谨慎,但慈禧还是成了咸丰帝的宠妃,并最终实现了数百年前的这一历史“魔咒”。而回溯叶赫那拉与爱新觉罗的恩怨纠葛,最重要的开端之一就源于东哥格格。

东哥格格,名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生于公元1582年(明万历十年),叶赫部贝勒布扬古的胞妹,努尔哈赤第三位大妃孟古哲哲的侄女,皇太极的表姐。出生时天有异象,被萨满巫师预言:“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长到十岁时,便已具倾城之姿、秉绝代风华,号称“女真第一美女”,引来无数英雄仰慕倾心。

美貌,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是上天的恩赐,有着高贵出身与绝世容颜的东哥格格本该是命运的宠儿,却在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中成了政治的筹码与棋子,走上了一条完全不能自主又无法回头的人生道路。

如此佳人,只能成为男人们竞相追逐的“猎物”,还要为男人们的血腥杀伐背锅。努尔哈赤就曾言:“此女之生,非同一般者,乃为亡国而生矣!以此女故,哈达国灭,辉发国亡,乌拉国亦因此女而覆亡……我即得此女,亦不能长在我处,无论聘与何人,该女寿命不会久长。”

努尔哈赤掌控海西女真,东哥格格誓死不嫁杀父仇人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是有默默付出的女人,同样,一个女人之所以能成为传奇,也大多是因为她在男人的世界中扮演了无可替代的角色,东哥的超凡美貌与叶赫格格的出身决定了必然要陷入与多位英雄的爱恨纠缠。

在多年前尤小刚执导的《太祖秘史》中,陈德容饰演的东哥格格与努尔哈赤虽然彼此深爱,却一生蹉跎,几度擦身而过,最终抱憾终生。而到了《独步天下》中的东哥,与皇太极情定终身,同时又被努尔哈赤、代善、褚英多人倾心仰慕,人人都对她志在必得。在真实的历史记载中,又有因她“一女亡四国”的说法,努尔哈赤更将未能娶到她列为“七大恨”之一,说她是典型的“红颜祸水”,那么,真实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

其实,在正史中,关于东哥的记载甚少,甚至连名字都没有提到,仅有的只言片语中也多是对她的贬损与否定,我们只能通过零星的线索进行拼接与解读。

东哥出生的叶赫部,是海西女真四部之一(其余三部是哈达、辉发、乌拉),这四部所处地带是东北的中心地区,南面和东面紧邻努尔哈赤的建州女真。在努尔哈赤统一了建州各部后,自然将扩张的目标指向了海西女真,这也是他走出建州、直指辽沈的关键决策。

在著名的古勒山大战中,努尔哈赤以少胜多,一举击溃叶赫、乌拉、科尔沁等多部联军,并斩杀叶赫贝勒布寨(东哥生父),从此掌握了对海西女真的战略主动权。出于无奈,叶赫只能提出与建州联姻,对东哥垂涎已久的努尔哈赤借机提出非此女不娶,新任的叶赫贝勒布扬古只得毁掉之前许下的妹妹与乌拉贝勒布占泰的婚约,改许努尔哈赤。

然而,当努尔哈赤前去迎娶之时,在史籍中一向形象模糊的东哥格格却表现得异常刚烈,誓死不嫁杀父仇人,并明言,“谁为她报杀父之仇,就嫁给谁。”本就对这门婚事心不甘情不愿的布扬古借坡下驴,没有勉强妹妹出嫁,而努尔哈赤明知得不到东哥,却又碍于脸面也不放手,双方就此形成僵持。

光阴流转,朝暮旦夕,转眼间东哥从十五岁的青春妙龄耽搁到了三十三岁,成为地地道道的“大龄剩女”,也就有了“叶赫老女”之称,“第一美女”终将何去何从?

被许了N个婆家,最终“一女亡四国”

树欲静而风不止,东哥闻名遐迩的美貌与亲自许下的“嫁给报仇者”的诺言,使得她成为各部首领争夺的对象,也成了叶赫部的最大外交筹码。虽然历史上和她产生过纠葛的男人们与《独步天下》中略有出入,但待字闺中的近二十年中,她确实被兄长以各种目的嫁来嫁去,许了N个婆家,因她产生的各部纷争,诸多英雄命丧“追美之路”,也着实成为历史上的一个奇迹。

第一个为东哥而惹恼努尔哈赤、最终“国破家亡”的乃是哈达部,其首领孟格布录首先宣称能为叶赫报仇,布扬古即将东哥许与哈达,努尔哈赤闻信大怒,随即发兵征讨,于1599年灭哈达,杀孟格布录。

哈达灭亡后,岌岌可危的便是辉发部,可辉发贝勒拜音达里却不顾已经濒临被建州灭族的危险,执意为东哥而撕毁与建州的婚约,由此给了努尔哈赤攻打辉发的最好借口,于1607年被建州族灭。

哈达和辉发相继灭亡,下一个当然就是乌拉。乌拉首领布占泰与东哥早年曾有一面之缘,也在东哥十一岁时就与叶赫缔结婚约,但此后因种种缘由未能如愿。在海西四部仅剩叶赫与乌拉的情况下,布扬古再打“婚姻牌”,而布占泰对东哥本就念念不忘,于是一拍即合,准备迎娶事宜。此事一出,努尔哈赤感觉受到奇耻大辱,他明确将“东哥之事”列为讨伐乌拉的借口,“布占泰……欲强娶吾已聘夜黑(叶赫)之女……此受辱之名,我将匿之于心乎?抑将徒抱于九泉乎?”于1613年出兵灭乌拉。布占泰逃亡叶赫,并最终退掉与东哥的婚约,于五年后客死叶赫。至此,海西女真三部都因东哥而被建州消灭。

最后,厄运当然就轮到了东哥的娘家——叶赫部。1615年,已身陷绝境的布扬古孤注一掷,为与蒙古联盟,将时年已经三十三岁的妹妹强行嫁给了喀尔喀蒙古的莽古尔代,此举再次激起了努尔哈赤的极大愤慨。

1618年,努尔哈赤发布著名的“七大恨”,其中第四条专指叶赫不把东哥嫁建州之事,“遣兵出边为夜黑(叶赫)防御,致使我已聘之女转嫁蒙古”,可见这始终是他心中的伤疤与耻辱。在取得萨尔浒大捷之后,努尔哈赤终于与叶赫决战,于1619年灭叶赫。

而三年前,东哥格格就因被兄长强嫁蒙古而抑郁成疾,香消玉殒,走完了三十四年的坎坷人生路。“可兴天下,可亡天下”一语成谶,因她而起的战乱纷争、送命的英雄豪杰,实为女真历史上、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奇谈。

烟云散去,转眼百年,当初那段喧嚣一时的历史早已被尘封,留给我们的,只有那个传奇的名字——叶赫那拉·布喜娅玛拉,以及她令人哀婉嗟叹的一生。

[责任编辑:刘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