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乘风“智能” 南京无人机产业绘未来图景


来源:凤凰网江苏

双十一过后,各地的物流忙碌了起来。郊外的一间仓储站内,数十架无人机如蜂群般有序地穿梭在堆积的货品中。经过自动分拣,搭载着包裹的无人机越过高墙,避开屋顶,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你家的阳台。这一刻,距你在手机上

双十一过后,各地的物流忙碌了起来。郊外的一间仓储站内,数十架无人机如蜂群般有序地穿梭在堆积的货品中。经过自动分拣,搭载着包裹的无人机越过高墙,避开屋顶,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你家的阳台。这一刻,距你在手机上下单还不到半小时。

这是南京航天航空大学无人机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黄大庆向凤凰网江苏描述的一幕未来景象,在低空空域开放的将来,无人机将作为人的延伸承担各式各样的工作。无人机配送、无人机巡检、无人机植保......小小的飞机将随着无人机产业的发展融入日常,将科技变革的惊喜带进崭新的未来。

在过去的五年里,无人机产业的大潮一次次地席卷全球。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无人机的扩张速度都非常迅猛,2016年全球无人机产量约215.22万架、市场规模达到45.05亿美元。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预测,这个数字到2020年将变为700亿。

涌现出大疆科技等无人机“巨头”企业的中国恰是这块诱人蛋糕的大头。据统计,全球约94%的无人机产品产自中国,在消费级领域,大疆的全球市场份额高达70%。自2014年大疆以“消费级”无人机的概念点燃市场,各路资本纷纷涌入,试图从中分一杯羹。

当中国无人机行业进入空前繁荣的时代,南京的无人机产业也没有被落下。得益于资本的关注,一些拥有自主核心技术的无人机企业在南京站稳了脚跟。值得注意的是,在利益驱动的无人机产业发展过程中,南京的无人机企业走出了一条与消费级无人机产业集聚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从无到有,从迷茫到清晰。一个企业的发展需要选择什么样的现实路径,一个产业的形成又要有多少的结构支撑?南京无人机企业的发展之路,或许能给中国的无人机行业提供一个值得参考的样本。

工业无人机成新蓝海

“我们一直在做工业级”。当“消费级”无人机概念获资本追逐、众星捧月,引得无数企业一拥而上之时,南京航天航空大学教授、南京钟山苑航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昂海松正在把自己数十年军工领域的科研成果、经验转化到“工业级”无人机的研发中来。

工业级无人机可广泛应用于警用侦察、公安消防、公路交通、桥梁检测、电力巡线等多个领域。由于作业环境特殊,对无人机的续航能力、环境适应能力和安全稳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采访中,这位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南航教授两鬓已生华发,言谈中却时时显露出对南京工业级无人机高端技术研究的骄傲。在他的观念中,无人机并不是一件飞来飞去的玩具,它的价值在于执行人力难以企及的繁难任务。去年4月22日,靖江发生火灾,现场紧急投入使用的航拍飞行器在遭遇热浪之后直坠下来。为实时监测现场情况,当地消防部门紧急联系到昂海松的团队。两架“空中哨兵”在浓烟中穿梭,20倍的光学变焦吊舱将清晰的现场画面实时传输到指挥中心,为大火的最终扑灭贡献了科技的力量。

在南京,像钟山苑一样执着追求高端化工业级产品的企业不在少数。南航无人机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黄大庆将这一现象归因于南京老牌军工研究的悠久历史。在科研院所集聚的南京,诞生的无人机企业通常趋于正规,所研发的产品往往更为高端、价值更高。工业级无人机既是南京无人机企业的合理走向,也将引领南京无人机产业走向一片广阔的前景。南京初步成熟的工业级无人机技术,恰可契合我国目前在电力巡检、农林植保等行业日益增长的需求。

走在“智能”的前沿

工业级无人机需求直接来源于具体行业,由于细分领域多、工作环境特殊,对产品的智能化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在没有飞手控制的情况下自主飞行,仅是无人机智能化最为基础的第一步。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教授、南京傲翼飞控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伟表示,目前无人机产业的研究热点和发展方向在于教会无人机模仿人的大脑,对周边环境进行识别,并根据识别的信息做出自主决策。

日本千叶大学博士毕业的王伟,早在2013年受邀参与“日本福岛核电站无人机内部调查”时,即带领团队合作研发出了具备智能导航功能的无人机产品。无人机在屏蔽GPS信号的核辐射环境中,应该飞向哪里,如何避开障碍?这就有赖于智能导航。这一项目的成功可以说是全球范围内首次实现了无人机在复杂未知环境下的自主勘探。

在此后的数年里,“无人机+人工智能”一直是王伟及其团队的研发重心。走在科技的前沿,获得20多项专利的他,深知每一项技术革新的不易。从专业的角度看,市场许多无人机需要由人操控,这其实和航模差不多。“即使南京的无人机技术在全国处于中上游水平,也只是刚刚走完无人机智能化的百分之几。”

黄大庆教授也持有相似的观点。为厘清无人机智能化的发展阶段,黄大庆将无人机技术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个阶段里,人类实现了对无人机的自动控制;当自动控制趋于成熟,人工智能将逐渐应用其中;到最后一个阶段,人类、无人机则能够通过互联网实现联结。

90%的企业在做组装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黄大庆坦言,当今我国无人机产业发展的最大短板正是自动化程度和人工智能水平的不足。

高达经营成本60-80%的研发投入,对许多初创企业来说可望不可及。1-2年的研发周期更让盲目逐热的企业不肯付出。到2017年,全国无人机企业激增到了1000多家。其中,拥有自主核心技术的企业少之又少,90%的无人机企业仅是在做零部件组装。

“把你的东西装到我们飞机上,拿来飞不就行了吗”,这类简单粗暴的逻辑让王伟感到头痛。

无人机在天空飞行,一旦摔下来,造成的后果远远比出故障的汽车严重。企业漠视无人机生产责任,或是不熟悉技术、缺乏对安全风险的掌控能力,都成为无人机问题频出的原因。

在生产的乱象之外,另一个让人困惑的迷雾是市场。2012年,南京启动“321”计划扶持科技领军人才在宁创业,受惠于政策,王伟和昂海松在这一年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两位教授怀揣着深厚的专业知识,却迎来了下海后面临的最大难题:市场在哪里?无人机产业方兴未艾。“目前,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还是‘傻瓜式’的无人机。在高端领域,市场需求仍然有限”。

尽管如此,对于无人机领域的一切研发,包括智能化的尝试,绝对不应该以现在立即所能得到的回报来衡量。我们生活的二维空间正在被无人机颠覆,从地面提升到空中的那一天终将到来。这只是或早与或晚的问题,王伟说。(张珏婷)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