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幸福园:一名“海归”管理的一家“平民养老院”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在南京市江宁区东山街道桃园路的一条小巷,幸福园护理院静静地坐落在一片居民区内,粉色的外墙与周围的小区鲜明地分别开来。李佳树院长身穿一席藏青色的西装,从红色的大门踱步而出,清秀俊俏的脸庞看上去不过30来

南京幸福园护理院院长李佳树

在南京市江宁区东山街道桃园路的一条小巷,幸福园护理院静静地坐落在一片居民区内,粉色的外墙与周围的小区鲜明地分别开来。

李佳树院长身穿一席藏青色的西装,从红色的大门踱步而出,清秀俊俏的脸庞看上去不过30来岁的样子。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一所有点陈旧的养老院,这样的画面似乎有些违和感。

采访中得知,李佳树曾经在日本“东京福祉大学”进修过养老专业。一名风华正茂的海归,怎么就成了一家养老院的院长?李佳树说:“这其实源于三年前的一次偶遇。”

六个小时改变人生航向

李佳树原来从事媒体行业,三年前在一次养老座谈会上,结识了江苏云岫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监事长孙智凡,两人聊得很投机。“当时孙总和我聊了足足六个小时。”

恰巧,采访当天,孙智凡也来护理院看望老人。两人说起当年的相遇,仿佛如在昨日。

江苏云岫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监事长孙智凡(中)每周都回来看望老人们

据孙智凡介绍,江苏云岫在养老行业已经打拼了16年之久,早期是康复医疗机械的供应商,也接触了各个阶层的不少老人。随着我国老年人口的急剧增加,孙智凡发现,想要解决养老的根本问题,必须得为之做点实事。

2014年,江苏云岫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江宁成立了南京幸福园护理院,李佳树也是在那时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正式“晋升”为这家护理院的院长。

幸福园护理院占地不大,仅2500平方米,但各类许可证、医疗资质、医保卡定点服务等一应俱全。“我们开设了门诊、统筹,无论本地还是外地老人,都可以无障碍、不受条件约束地入住这里。”李佳树说。

目前,幸福园拥有127张养老床位其中101张护理床位,床位入住情况也已基本饱和。而价格方面,幸福园更是相当亲民,主打中低端的老年群体。李佳树介绍,根据护理等级的不同,收费有所差异,最低的在2300元/月左右。

在收费较低的标准下,如何保证入住老人依然能享受精致品质的生活环境呢?

李佳树坦言,对护理院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解决“气味”的问题。“我们走进一家养老院,往往第一感觉就是有味道,一方面是环境卫生,一方面是老人身上的味道。在幸福园,我们做到勤给老人洗澡,对于一些无法自理的老人,做到频繁更换尿片、床单,把气味的源头扼杀在源头里。”

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幸福园周围是比较老旧的居民区,老年人的数量也比较庞大,幸福园就办起了社区养老的试点,能够辐射周围大片区域的老年人口。“老年人白天来这里吃个午饭,在活动室打打牌、下下棋、做做运动,有小毛病或者开个药来我们这都很方便。”

走进幸福园不难发现,走廊、餐厅、房间里都是欢声笑语,老人们面带笑意,饱经风霜的眼眸中透露着仁慈和善意。

幸福园护理院食堂

106岁的老人临走嘱咐“你要好好的”

孙智凡几乎每周都会来幸福园看望老人,和他们聊聊家长里短,老人们见到她都笑得合不拢嘴:“你怎么又来啦!工作忙就别来了呀!”

李佳树在近三年的时间里,和这些老人也积下了深厚的感情。“我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在人生中很多大道理也是长辈们教给我的。”

在这段时间里,李佳树也送走了几位老人,每一次都让他痛彻心扉,尤其是106岁高龄的马奶奶。

“在马奶奶离开的前几天,他还在帮我招呼参观者,说我太忙了,他可以帮点忙。”说着说着,李佳树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没想到,就在几天后,马奶奶就永远地离开了。”

那是个冬日的午后,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倾洒下来,马奶奶吃过饭,照常准备回房午睡。“爷爷缓缓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然后回过头对我说了句‘你要好好的’。我当时一愣,但也没想太多,事后想起来,才明白奶奶是特意叮嘱我的。”李佳树有些哽咽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马奶奶在那个午后,没有再醒来。“她其实知道自己要走了,但是选择不告诉旁人,安静地离开。她不想我们伤心难过。”李佳树到现在仍在遗憾,遗憾没来得及和爷爷道一声再见。

每逢过年,护理院总显得有些冷清,大部分的家属会把老人接回家过个年,而仍有一部分老人会继续留在这里。李佳树则自愿留在幸福园,陪老人们过除夕和春节。

有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的老人,知道快过年了,跟李佳树炫耀说:“马上我儿子就要来接我了,到时候我给你发压岁钱。”李佳树觉得,老人们其实和孩子一样天真烂漫。

其实那天已经大年初二了,李佳树不敢撕下日历,墙上的日期定格在大年三十,幸福园的工作人员都配合演好这场“戏”。

入住的老人们会填写一份档案,上面纪录了他们的生平,有些甚至是参加过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兵。“我都能想到他们扛着枪奋不顾身英勇杀敌的场景,当年他们也是意气风发的年轻小伙。”每每想到这里,李佳树就觉得现在照顾他们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

把日本的规范操作引进国内

在日学习的经历,让李佳树对当地的老龄化现象记忆犹新。“日本是全世界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那边开大巴的司机、超市的营业员、街上的清洁工,都是老年人。”

李佳树说,日本的养老机构也走过弯路,经历了漫长的发展,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日本养老机构护理员明确要求必须培训4年以上才能上岗,对老人的生活起居有一套标准化的规范。比如床单应该怎么叠,如何将老人从轮椅移动至床上,每个细节都要求精细完美。”

李佳树希望能把日本的规范操作引进国内,在幸福园里,他对每个护理员的管理也十分严格。“护理员必须持证上岗,新入行的护理员需要由老护工带着,等他们熟练了再让接手老人。每个岗位都有清楚的职责划分,每个任务需要完成到什么地步才是合格达标的,都有明确规定。让专业的机构和人员,来从事专业的事。”

幸福园对员工设立了多项考核机制,包括反馈机制、监督机制和奖惩机制。“我们也要让员工看到上升的渠道和空间,让他们有动力好好做下去。”李佳树说,传承孝道文化,立命服务之本,对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来说尤为重要。

南京幸福园护理院

国内针对中低端人群的养老护理院床位十分紧张,李佳树希望通过现阶段从事养老机构人员的不断努力,能够让普通老人在将来不必为了找一张床位而奔波和等待太久。

“当然,当前我们的目标是将规范不断细化和精化,形成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成熟的制度,今后在其他地区进行模式复制。”在一线切实服务老年人的李佳树,希望将老人们每个细小的需求都能转化为一个具体的标准。

据介绍,幸福园护理院即将在江宁空港新城开设分支机构。“我们希望能为更多的老人服务,让他们安享晚年,减少疾病带来的痛苦。”李佳树更多养老机构,共同行动起来,为社会老龄化问题分忧,代中华儿女尽孝。

[责任编辑:刘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