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台湾民谣教父胡德夫携新书《时光洄游》做客南京(图)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作为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台湾文化界的亲历者,胡德夫与蒋勋、林怀民、李泰祥、洪小乔、郭英男、王明辉、张艾嘉等朋友的故事倾情展现在书中。不仅在文化界,在台湾商界胡德夫也有不少莫逆之交,他与寒舍集团创办人蔡辰洋、企业家严长寿之间的故事也初次被讲述。

2017年,“台湾民谣之父”胡德夫发行的单曲《无涯》在感动了无数听众的同时,激发了人们对歌曲背后故事的好奇心。2017年,传奇歌者胡德夫以《时光洄游》这本新书为载体,写下了他未曾公开过的故事。

作为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台湾文化界的亲历者,胡德夫与蒋勋、林怀民、李泰祥、洪小乔、郭英男、王明辉、张艾嘉等朋友的故事倾情展现在书中。不仅在文化界,在台湾商界胡德夫也有不少莫逆之交,他与寒舍集团创办人蔡辰洋、企业家严长寿之间的故事也初次被讲述。

12月15日晚,胡德夫以歌手和作者的双重身份携新书《时光洄游》来到南京先锋书店,畅聊自己曲折的人生轨迹,呈现了一段未曾公开过的“胡德夫岁月”。

胡德夫新作《时光洄游》

我们把歌像秧苗一样种下去

12岁不到的胡德夫从台东大武山里的部落前往台北的淡江中学念书,更像是一个偶然事件。“如果不是考上了奖学金,我觉得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那里。山谷里的部落不大,直径也就几公里。”山谷外面的世界很陌生,人们说着不一样的语言,甚至听不懂他乡音浓重的普通话。

1970年,20岁的胡德夫只是一名普通的台大外文系学生,还没读完大学三年级,父亲就得了食道癌,他辍学开始四处打工赚治病钱。

机缘巧合,当年台湾的艺术高地——哥伦比亚咖啡馆给了他驻场的机会。没想到这个小小咖啡馆,在短短几年间,竟成了台湾民歌的摇篮。

胡德夫回忆起那段岁月,李双泽说,“难道我们就没有自己可写的东西,没有自己的歌可以唱吗?”大家从此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李双泽对胡德夫说,“你不是经常一喝酒就说起自己多么想念从前放牛的日子,天上盘旋的老鹰,你就写放牛。”后来,就有了那首著名的《牛背上的孩子》。他说,“后来人们都说那是民歌摇篮,其实我们就是三个臭皮匠聚在一起,谁也不懂乐理,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推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门。”

20世纪70年代,胡德夫与杨弦、李双泽推动了被称为整个华语流行音乐启蒙运动的“民歌运动”。2005年,55岁的胡德夫发行了第一张个人专辑《匆匆》,接着就在2006年击败大热门周杰伦,获得台湾金曲奖的最佳词作和最佳年度歌曲,胡德夫说自己根本没想过要参加金曲奖,本来是给老友当纪念的,就录了歌寄给100多名朋友,结果朋友们都打电话说非出版不可,还有朋友就替他报名参加比赛了,没想到还得奖了。

《时光洄游》见面会现场(摄影/王子杰)

我想写下一个原住民孩子眼中的世界

余光中先生曾经是胡德夫的老师,听过他的歌声后,评价他:“胡德夫的肚子里藏着一个风箱。”胡德夫自己也开始写作,《时光洄游》里,他记录了一路走来经历的时光。

说起曾经的故事、了不起的人物,胡德夫的神情依旧淡淡的,没有太大的起伏,偶尔还开玩笑,“我雪白的眉毛中间现在出现了黑色,返老还童了。”

“我只是想记录一个原住民孩子眼中的世界,山谷外面的世界。”那个年代,原住民开始主动或被动地融入台湾的现代生活,很多尖锐的社会现实令他收到了很大的冲击,他为他们写歌;从山谷中放牛的孩子到民歌教父,他遇到了很多对他影响深刻的人,胡德夫将自己与他们的故事也写在了《时光洄游》里。

胡德夫娓娓道来自己对音乐的看法:“民歌是有脉络的,它从以前的民谣流传下来,一直在民间发展,也记录着人们的生活。时代总会影响着音乐的发展,音乐的理论由西方而来,因此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西方的影响。民歌在创作的过程当中会有一定的责任,也会有一些重建的成分。民歌中的苦和乐都很真实,苦的东西让人反省,乐的东西让人追求。”

[责任编辑:林景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