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逆风优雅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未来充满不可确定性,只有心智强大的人才能驾驭。巩俐盛赞苏红“她对未来没有恐惧。她工作的时候,是一个不可臆测的对手,很难被战胜!”主持人风光无限的时候,她主动放弃,扛起了一家普通杂志的发展;别人利用时尚概念快速变现,她以一己之力发起“优雅盛典”活动;人人羡慕她稳坐传统媒体的塔尖,她却另辟出强大影响力的自媒体——在难和易之间,她永远选择难。

 

《逆风优雅》 苏红 著 磨铁图书|北京联合出版社(2017年9月版)

爱本是浪漫的体验

当我们谈论恋爱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呢?我有个朋友,转眼而立之年,相过无数次亲,却没正经谈过恋爱。我知道不是她眼光太高,而是她父母盯得太紧。她也遇到过感觉不错的男生,每次刚约人出去吃个饭,回家立刻就遭到爸妈的盘问,对方工作、收入、学历、家庭、爱好,甚至连人家祖上什么情况都要打听清楚。朋友不胜其烦,对恋爱的憧憬也就渐渐淡了。

有的父母在女儿恋爱这件事上,比女儿本人还要紧张。仿佛有一些声音在告诉千千万万的父母,女孩子会在一次又一次恋爱中贬值,父母便在焦虑中要帮女儿筛选恋爱对象,争取让孩子只谈一次恋爱就能修成正果。

目标明确的恋爱能让人乐在其中吗?至少对我来说,我若爱人,一定是出自真心,而非必要。我最快乐的恋爱体验是高中时懵懵懂懂、单纯的初恋。

他是高我一届的学长,我们曾在走廊擦肩而过。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看我。我对他好奇,后来听说他也在打听我。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学长在我家门口的车站等车,问他怎么回事。学长还挺害羞,说今天想坐车上学,谁知道在车上睡过头了。我当然知道他在撒谎,因为这趟车挤得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他哪有机会睡过头?况且,他家明明住在城市的另一头。接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学长总是在我家门口等车,有时还给我带份热腾腾的煎饼。关于青春,我无比美好的一段回忆就定格在学长红着脸在车站等我的那一幕。

学生时代的恋爱就是红着脸、心如小鹿乱撞、甜似蜜糖,那时我们不奢求物质,没想过对方未来要做什么工作、挣多少钱、在哪儿买房、办场多么盛大的婚礼,仅仅是牵着手一起上学就能让我高兴一整天,他说一句“我们永远不分开”就能让我相信天长地久。我们无欲无求,不考虑他毕业后我怎么办,也没想过是否考同一所大学,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就是我们所拥有的全部。

无欲无求其实是最知足的状态,这世上有千百样的幸福,取决于你追逐财富还是寻求自由、渴望爱情还是珍视亲情。如果前方没有明确目标的拉扯,人往往能随心所欲地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但随着我们日渐成长,我们得到的东西越多,就越想得到更多,失落的痛苦会一天天加剧。

我们从小被学校教育要好好念书、考个好学校,长大了又被社会要求找份好工作,工作稳定了要考虑买车、买房,好不容易一切都妥当了又要着急终身大事……一个又一个目标,带来无穷无尽的事情要去做。就连恋爱这么私人的事情都要有目标:找个什么样的人——或者说,找个什么样的家庭?有句话叫“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在这个逻辑里,连谈恋爱都是有目的的,恋爱是为了结婚,而不是因为我爱你。

不过,我的好朋友茗茗可不这么想。对她来说,恋爱就是我爱你,无关身份,无关年龄。茗茗交往过一个比她小12岁的男朋友,两人相识就像电视剧里的浪漫桥段。有一天,茗茗喝多了,错把路边一个男孩的私家车当成了网上预约车,不由分说地坐了上去。最后,人家拗不过,就好心把她送回家了。第二天酒醒,茗茗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手机不见了。拨打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后才知道昨天自己闹了大乌龙,还把手机落在人家车上了。她上门去取手机,发现对方是个彬彬有礼的男孩。男孩苦口婆心地教育她:“女孩子不要喝太多酒,更不要大半夜一个人回家。”茗茗原本只钟情于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猛地被这个小男孩当成孩子教育了一通,竟然有种情窦初开的悸动。两人互留了微信,一来二去聊熟了,就谈起了姐弟恋。

茗茗身边当然有很多人不看好她这次恋爱,他们说:“你找这么年轻的男朋友,不怕他以后抛下你去找年轻小姑娘吗?”“你们认识得这么轻率,你了解他吗?”

这些质疑茗茗才不想听,对她来说,恋爱就是当下的快乐,是这一刻的相互吸引,除此无他。

茗茗每次和我提起小男友时眼睛都发着光。她说小男友不像那些老到的男人,只会带她喝茶、吃大餐、逛商场,小男友喜欢拉着她去逛公园,坐在公园长凳上和她谈理想——上一次有人和她谈理想,还是为了从她这儿拉一笔投资。小男友说起理想就像在讲一个五光十色的童话。小男友还会带她去学校里打篮球,然后举着一双打完球的脏手抱着茗茗转圈。茗茗这个衣着讲究的“御姐”面对小男友也童心大动,她说和小男友在一起时她就像个孩子。嚼口香糖吹泡泡,坐在操场边看小男友投中三分球,这样简单的事都能让她开怀大笑。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看到那段恋爱时光里的茗茗是纯粹而快乐的。无论后来如何,对茗茗来说,她永远记得曾有个男孩子为了哄她开心在操场上表演翻跟头。那一刻、那一幕,永远不会在她和他的人生中重演了。

女人和男人不同,她们不是天生的狩猎者,她们会享受浪漫,虽然生活并没有给女人太多享受浪漫的机会。她们要肩负的甚至比男人更多:管理家庭、养育子女。如果忙于事业而疏于家务,会被人指责没尽好女人的天职,而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又被人说成是靠丈夫养的米虫。现实给了女人太多压力,几乎让她们忘掉了浪漫,但又因为现实那么沉重,那稀少的浪漫就成了女人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说到追求浪漫的女人,张爱玲的一生都是浪漫而传奇的。她对胡兰成的爱情,虽然一直被贴上“失败婚姻”的标签,但是一路走来倒也是“桐花万里路,连朝语不息”。如果只求爱情,这便足够了。她的好友炎樱说恋爱中的张爱玲:“一笑就开一朵花。”“岁月静好”的张爱玲只想要简单的快乐。那一刻的她,甘愿而又甜蜜地闭上了自己洞穿世事的锐利的眼睛。她骨子里的浪漫自始至终不曾改变,她自由的心和无挂碍的态度,在现今仍是许多女人无法企及的。当我们谈到恋爱时,多少人谈论的不只是爱情本身,更像是一张由恋爱延伸出去的蓝图,事关婚姻与繁衍,是一个目的明确的人生计划。

没有人不珍惜生命,却少有人关注生命的品质。在我看来,女人这一生要背负很多,包括责任、道德;女人照顾了很多人,却常常忘记照顾自己,包括照顾自己的身体与灵魂。

所以,女人更要在人生中为自己做点快乐的事,比如感受爱情与相爱。爱情的温度来自触动、来自懂得、来自感动,和对方的年龄、工作、职业没有太大关系。哪怕是一场有始无终的恋爱狂欢,也好过在垂老之年回顾一生,抱憾自己从没有过纯粹的爱情,从没为自己尽兴活过。

没有不能相处的人

一个做HR的朋友说她面试时遇到一个小男孩,简历非常漂亮,唯一的问题是一年里跳了四次槽。问及原因,说是之前公司里总有难搞的同事,不好相处。朋友为这个小男孩感到惋惜,当然不是惋惜他总遇到奇葩,而是可惜他不懂得与人共事之道,白白浪费了大好的机会。

一家公司少则十余人,多则上千人,谁也不敢保证个个都与自己合得来,难免有人自视甚高、恃才傲物,也有人搬弄是非、负能量满满。但是,选择进入一家公司的初衷不是去认识几个让人高兴的同事、广交朋友,而是看中这家公司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提升空间,或是有值得为之付出的企业文化。

我第一份工作是做主持人。对于普通人而言,那是一份多么有光环和荣耀的工作!从前出现在电视上的人忽然成了我身边的同事,作为一个新人,我一点儿也不觉得谁难以相处。回头想想,大抵是因为人家忙得没空和我相处吧。没有老员工故意刁难新人,也没有争功劳、抢业绩,电视剧里的狗血桥段一个也没在我身上应验。和我年龄相仿的新晋主持人发现和我不是校友之后,共同话题少了许多;资深的前辈们每次打照面也都是匆匆点个头,他们不是忙着对稿就是忙着背稿。我与工作中的同事连共同的话题都没有,慢慢地,我才发现其实我只是一个被边缘化的非科班出身主持人。星爷说过无敌最寂寞,我的现实是相安无事才最寂寞。

离开主持人岗位入职《时装》,他们对我这个莫名其妙空降来的外行小姑娘意见颇深,明明我毫无时尚工作的经验,却在他们擅长的领域为他们引以为傲的工作出谋划策。编辑们相传我是因为形象气质很像主持人的样子才被挖进来的。有个同事更夸张,每次见到我都要逮机会冷嘲热讽,表面上说我不懂时尚乱提意见,暗地里笑我穿衣服不够讲究。扑面而来的敌意倒是让我放心不少,至少我没被边缘化,在别人眼中我终于有了些“分量”。

从事时尚行业的人大多个性十足,对美的理解也因人而异。有句话叫“文人相轻”,放到时尚行业也一样适用,谁都认为自己的眼光更胜一筹,谁都是“无条件地自信,哪怕在错的时候”。想要做好时尚这份工作,骄傲的姿态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我也不把别人的态度放在心上。

随着接连拿到几笔大单子,我在公司渐渐有了话语权,市场部也招兵买马初具规模。不少质疑过我的人开始对我青睐有加,只有那个编辑始终和我意见相左。

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我对杂志内容的把控向来近乎苛刻,一篇文章催促编辑修改三四次实属常见,有时通篇推翻也在所难免。我知道编辑们怨声载道,可当年《时装》尚未得到专业认可,为了延续与品牌的合作,我得选择性地对一些负面情绪视而不见。那位编辑因为这件事和我吵翻过无数次,在我的办公室里吵过,当着老板的面吵过。我也做过妥协,但无奈她太固执,死守她自己固有的工作方式。

有一次,由一个很小的事情开端,我们又在讨论会上争执起来。忽然,她站起来,当着我们两个部门所有员工的面彻底爆发了。她拍着桌子对我大声呵斥:“苏红!这种钱我们不想赚!”我按捺不住性子,当场表态:“我们要生存就必须这样!”她坚持自己的清高,立即出去要收拾东西辞职,剩下我们这些人在会议室面面相觑。那天下午,所有人都是在她隐约的哭声中工作的,气氛尴尬得不得了,直到下班还能听见从她办公室里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我坐在办公室里没走,心里琢磨着怎么解决这件事。我们一个负责市场,一个负责内容,一直争执下去连工作都没法做了。于是,我到她办公室去找她。一推门,她正像个小女孩似的抹眼泪呢。我轻轻过去给她递了一张纸巾,她一看是我,立即气急败坏地扭过头。我打趣她说:“哭得这么难看就别哭啦,我们都不小了,还像个小孩子?”她没理我,我单刀直入:“今天这事怎么解决?”我话音才落,她又抽泣起来:“你今天当着所有同事的面跟我拍桌子,我还怎么待下去啊?”这下可把我气笑了,明明是她先拍的桌子啊!我赶紧附和,向她保证明天找个理由再开一次会,在会上公开两个人的心结已解,给彼此一个台阶下。我对她说:“不管我们私下相处怎么样,在这儿工作就都是为了公司好,我们两个的关系不能僵。”她想了想也同意了。借这次契机,我们之间总算是达成了共识:为了公司的利益,公事公办,不能较劲。

这个公事公办的约定慢慢消除了她对我的偏见,甚至让她逐渐认可了我的工作。我带她一起去上海出差跑过几次业务,自那以后,她体会到了开拓市场的不容易,反而开始帮我一起督促编辑改稿,并积极地配合主编的工作。

工作中哪有不能相处的人呢,只不过是还没找准和他的相处之道。每个人都有软肋,心中总有柔软的一处。硬碰硬的方式只能赢得一时胜利,将心比心才能真正换来支持。“朋友”的“朋”字拆开看,是两个差不多的人站在一起,志趣相投结为友,而“同事”的“同”字却是顶着一片天站在一个门口。交朋友讲的是互相欣赏,但做同事要懂得站在同一个立场。

有人抱怨遇到自命不凡的同事,明明什么都做不好,却反过头打压其他人。对这样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做得比他好、站得比他高,用优秀的表现取代他。如果自己做不到,那么他一定有一些你还不具备的优点,是你暂时看不到的,却误以为他徒有其表。

有人说身边有些功利得让人讨厌的同事,不想和他们相处。你要知道存在即合理,职场上有不功利的理想主义者,自然也有功利的务实主义者。学会欣赏不同的人,如果不能欣赏就让自己至少不排斥,做两个只谈公事不问其他的普通同事又何妨?

有人讨厌那些负能量满满的同事,不是说人家女领导升职快是潜规则,就是说某个新人奖金多是因为后台硬,反正太阳再大、再明亮他们也看不见,他们习惯只盯着太阳上的黑子。很多人担心和这种负能量同事坐在一起,不是让自己也流入此列,就是被人误会自己也是这类人。像这种情况,我一向用“钝感力”来对付。

“钝感力”是日本作家渡边淳一提出来的概念。他在书里写到一种“有益的钝感力”,就是提倡人们做事的时候,要对一些负面信息适当屏蔽,把别人的一些不中听的话迅速抛到脑后。我在生活中很注意提醒自己要管理自己的念头,不轻易相信负面的消息,也常常不回应、不分析别人冒犯的信息。

这样的方法让你不沾纤尘,当一些负能量满满的人觉得你是一个对负面消息无感的人,他们会觉得你“太单纯”“不懂这个世道的玩法”,和你之间“没有共同语言”,于是即使和你坐在一起,他们也会规规矩矩,再不提一些无聊之事了。

君子不怨天尤人,是人在面对社会和他人时做出一种正确反应的能力,也是现代社会的一种生存能力。我在工作中曾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有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骄傲的气息,也有人语如利刃,不会对别人的失误有任何包容,但无一例外,他们绝不是一无是处,我看得到他们发光的地方在哪里。与人相处就像走迷宫,看似错综复杂,但只要是迷宫就一定有突破口,突破口往往是从发现对方隐藏的优点开始。暂时没有解决的问题不代表永远解不开,慢慢摸索总能抵达出口。生活对所有人都有所安排,也都一定有对应的相处之道。

[责任编辑:林景怡]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