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雨花台丨龙华纪念馆馆长薛峰:英烈故事自有力量


来源:凤凰网江苏

参观完了近期完成陈列改造的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馆长薛峰心情有些复杂。在参观的过程中,薛峰收获颇丰,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与同事分享自己激动的心情,但却又因为手机的内存不够,无法将所有精彩的陈

导语:雨花台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的集中殉难地,在这里牺牲的烈士数以万计。如今,在苍松翠柏成荫、碧水青山环绕中,造型古朴典雅的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掩映其中,向每一位游人默默诉说着80余年前雨花英魂们与河山共存的壮烈故事,诠释信仰的力量。

“见人见物见精神”。2018年1月,经过9个多月的紧张筹备,改陈升级后的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共展陈了179位雨花英烈的生平事迹,即将正式向公众开放。在此之前,凤凰网江苏采访了多位参与新馆建设的亲历者,由他们讲述新馆设计与建设背后的故事,诠释每个人心中的雨花英烈精神。

参观完了近期完成陈列改造的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馆长薛峰心情有些复杂。在参观的过程中,薛峰收获颇丰,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与同事分享自己激动的心情,但却又因为手机的内存不够,无法将所有精彩的陈列悉数拍下而感到些许遗憾。这一段简短的参观过程,给作为观众也作为业内工作者的薛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馆长薛峰(摄/胡潇)

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即将开馆之际,薛峰不顾公务繁忙,专程来到南京,“是参观,更是学习”。

这是薛峰从民政工作转身投入文化领域,到龙华烈士纪念馆工作的第三年。虽然薛峰谦虚地称自己是龙华的“新兵”,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雨花台拜访参观了。“雨花台是一本厚厚的历史书,每次来它都会展示出不同章节的内容。”薛峰喜欢雨花台四季展现的不同风光,他觉得每次来到雨花台,理解到的雨花精神也不同。他说,这是一个由眼入心、循序渐进的过程。

空间与内容的有效结合

新展陈“言有尽而意无穷”

“在我看来,无论是哪家纪念馆,其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讴歌整个民族的伟大复兴,而由我们讲述的英烈故事,其实就是我们民族复兴的前传。”薛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新陈列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每一个英烈人物形象的凸显。“这不仅仅体现在对史料研究的全面深入上,也体现在陈展技术和空间解读的创新上,这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如何将历史内容更好地呈现给观众,如何将展示内容、展示形式和展示目标有机结合起来,是困扰每个纪念馆的难题。特别是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在时间短、任务重和各方面条件局限的情况下,完成了旧馆的陈列改造,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取得的精彩成果“令人惊叹”。

据了解,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本次改陈对一些烈士个体或群体的图片、遗物、话语、故事等采取组合设计的形式,并着力突出,将这些呈现烈士精神的载体设置于同一区域或同一展柜,取名“精神之盒”,寓意英烈精神之核。与此同时,本次改陈还巧妙地将原纪念馆整体的空间与陈展的内容有效地结合起来。“站在纪念馆中,人们完全可以从各个角度来瞻仰每一位革命英烈,感受历史留下的沉重记忆。”

“‘言有尽而意无穷’,在我看来,于有限的空间中,给观众以最大程度的震撼与遐想,是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新展陈最大的特点。”当被问到参观的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场景,薛峰沉吟片刻,脑中浮现的北平五烈士被逮捕时冰冷、肃杀的画面。

在该场景中,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在小小的区域里刻画了五烈士在黑夜中被逮捕的景象。“场景里是荒芜的杂草与萧瑟的街道,一辆敞开了门的囚车停在路边,一束明亮得有些刺眼的追光撒在地上,映出五个被束缚住的伟岸背影……”整个场景中没有一个文字,但是当观众穿过文字展区,回首看到这个展像的时候,马上就能从前面略有些冰冷的文字中,体味到当时紧迫的气氛与烈士的不屈从容。

民国“双城记”

龙华烈士纪念馆与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的不解之缘

2018年1月,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经历了九个多月的改陈升级,即将以新的姿态迎接世人的到来,而就在距离南京300公里之外的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也刚刚经历了半年的修整,重新开馆。“从建馆到多次陈列改造,从烈士事迹到对英雄壮歌的系统阐述,我们和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似乎从一开始就有着默契,这份默契从近百年前至今,把龙华与雨花台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上海龙华烈士陵园于1997年全面建成,是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旧址和龙华革命烈士就义地。作为当时上海地方最高军事机构的所在地,这里安葬着顾正红、罗亦农、赵世炎、林育南、李求实等数以千计的革命烈士。“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由龙华烈士们谱写的“龙华精神”,在龙华烈士纪念馆中被小心安放,像永不熄灭的圣火一般,在代代世人心中悄然埋下。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与狄更斯笔下的伦敦与巴黎无异,民国时期的南京与上海处在社会大变革的漩涡中心,风起云涌。在被精心粉饰的太平之下,革命者们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经历着最灰暗、汹涌的恐怖年代。

在1927年至1949年期间,雨花台变成了国民党屠杀中国共产党员和爱国人士的刑场,成千累万的英烈在这里牺牲,而在地处上海城市腹地的龙华烈士陵园中,1600余名革命烈士也用自己滚烫的鲜血,浸红了指引胜利的信仰旗帜。

五千年兴衰浮沉,中华民族阅尽了世间苦痛,也在奔流的历史长河中生生不息。“千百年来,不屈不挠、鞠躬尽瘁的‘英雄精神’一直被人们所赞颂,这也是支撑中华民族在苦难中走到今天的重要动力,而大革命时期的英烈与先驱们,正是继承了中国绵延千年的伟大精神的‘英雄’。”薛峰说。

罗登贤、陈原道、吴振鹏、张炽、黄励……这些雨花知名英烈的壮烈故事一次又一冲击着我们的心灵,而在他们的身上,却有着旁人未曾察觉的共同点。“其实像罗登贤、陈原道在内的很多知名烈士,都是在上海被捕后,最终才受难在雨花台的。”在薛峰看来,在研究的主体内容方面,龙华烈士纪念馆与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有着许多的共性。“也正是这些英雄人物在两地的交织,似乎就这么注定了雨花台与龙华之间的‘不解之缘’。”

携手雨花台烈士纪念馆

共同建立“英烈”的历史学人物分类

“我其实一直有一个希望,就是希望能够把对大革命时期英烈事迹的研究工作做得更加深入细致。”薛峰坦言,说是希望,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这些英烈们牺牲得都很早,而从事地下斗争的英烈们,留下来的相关资料更是少之又少。”这一项难题,确确实实让薛峰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趁着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新展陈即将开放的机会,薛峰与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馆长向媛华就共同进行相关英烈的研究工作展开了讨论。“我的初衷,是希望能将这些为理想、为国家牺牲的烈士们的事迹与精神更好地挖掘出来,用更好的创新方式让现代观众也能够接收、感知到近百年前与他们同龄的孩子们,所遭遇的、承担的、选择的一切。”

据薛峰介绍,他正在与雨花台相关领导沟通,希望能够更进一步,在历史学人物的分类上,构建一个英烈或者民族英雄这样的分支学科,让后人对英烈有更直观、更深刻的印象。在他看来,民族精神的力量核心就是英雄的精神,英雄是民族气节的形象,忘却了民族英雄,就会丢失整个民族的本质。

十年育树百年育人,一个人文学科的形成有其必然的规律,非一朝一夕便可促成。然而清楚地知道这项工程繁复与困难程度的薛峰,依旧反复地向我们强调,这件事一定要做,因为这是关乎“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大事。”

英烈的故事自有力量

纪念馆要做的就是搭建通往心灵的桥梁

“我可以肯定的说,现在是纪念馆行业的春天。”在薛峰看来,如今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重视像纪念馆这样的公众文化平台,对于提升全民族的文化共识,凝聚全民族的精神力量上也着墨颇多。“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事纪念馆行业的我们,要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本领恐慌与队伍短板。”

“从‘站起来’到‘扶起来’,再到‘强起来’,红色文化在越来越多的人心中迅速生根发芽,而作为纪念馆工作者的我们,反而在精神上有些落后。”薛峰表示,近年来,社会对于红色文化的需求日益上升,而身处纪念馆行业领域的大家,在人员配置条件和人员业务能力、学术水平等方面还有所不足。“这要求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与更多的英烈纪念馆联合,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联盟,共同发出更响亮的声音,助力中华民族实现真正的文化自信。”

“英烈的故事自有力量。”薛峰认为,纪念馆的工作不需要我们人为地将“精神”拔高到年轻人面前,苦心孤诣地告诉他们应该敬畏烈士。纪念馆要做的,就是搭建一座心灵的桥梁,是从浩如烟海的文字资料中,把每一个烈士的激荡人生平铺开来,让它们真正走进观众的心灵中。“我相信英烈的故事自有力量,当世人真正接触到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都会发自内心地尊重与敬仰他们,自发地将这份指引中华民族继往开来的伟大精神存留心中。”(华贤东)

[责任编辑:华贤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