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解决痛中痛 政协委员“抢”话筒:看病难不能难在路上


来源:现代快报

江苏省人民医院门诊量巨大,医院门前常被堵得水泄不通;搬到河西的南京市儿童医院虽然不堵了,但晚上11点多就没公交车了,夜里去看病也不方便……1月29日,在江苏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的联组会议上,政协委员“抢”话筒疾呼:“看病难”不能难在路上。这场联组会议讨论热烈,除了医院交通设施配套不完善的问题,委员们还就儿科人才培养、解决儿科医生紧缺问题提出不少建议。省委常委、副省长杨岳表示,委员们用心用情的发言非常好,提出的建议也很有针对性,他希望相关部门认真整理,在今后的工作中作为参考。

省政协委员、南京市儿童医院大外科行政主任沈卫民

省政协委员、江苏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赵俊

江苏省人民医院门诊量巨大,医院门前常被堵得水泄不通;搬到河西的南京市儿童医院虽然不堵了,但晚上11点多就没公交车了,夜里去看病也不方便……1月29日,在江苏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的联组会议上,政协委员“抢”话筒疾呼:“看病难”不能难在路上。这场联组会议讨论热烈,除了医院交通设施配套不完善的问题,委员们还就儿科人才培养、解决儿科医生紧缺问题提出不少建议。省委常委、副省长杨岳表示,委员们用心用情的发言非常好,提出的建议也很有针对性,他希望相关部门认真整理,在今后的工作中作为参考。

儿科医生感叹:

一场流感

让儿医短缺更凸显

“当一个年轻母亲抱着高烧39℃的孩子来看病,等了3个小时的时候;当一个儿科医生一天看了200多个病人,可外面还有二三十个病人在等他的时候;当一个儿科医生拖着疲惫的身躯给病人看病,看得慢而被人一拳打来的时候;当一个儿科护士打针没打进,就被暴打的时候……”省政协委员、南京市儿童医院大外科行政主任沈卫民的发言中,用这几个“当”开头,一下子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他说,这些都是儿科资源明显缺乏的写照。

沈卫民介绍,前段时间的一场流感,给江苏各地儿科系统带来巨大挑战,让儿科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更加凸显。“儿科医生职业风险高,医患矛盾多,工作时间长,负荷重,我们的医生被调侃说‘金眼科、银外科、又脏又累妇产科、又打又闹小儿科’,真的是很形象。”沈卫民说,儿科医生离职率高,导致“短缺-工作强度大-招聘难-离职多-更短缺”的恶性循环。

他建议,要应对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带来的更多儿科患者,以及应对儿科医生短缺的情况,必须建立好儿科医生队伍。“医科教育要全科化,学生毕业后可以干内外妇儿科。”他还建议开设专门的儿科学院。

如何解决短缺?

高校回应:今年儿科专业扩招

建设儿科学院、输送更多儿科人才,是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儿科医生短缺反映的是社会现象,但考验的是我们的办学方向。”坐后排的省政协委员、南京医科大学党委书记王长青忍不住,主动起身回应儿科人才的培养问题。

“问题暴露出来,说明我们人才培养没能满足社会需求,但短期还很难解决,因为人才培养有很长周期。”王长青说。这种现状是如何造成的?他说,长期对医疗卫生投入不足,造成现在不光儿科医生短缺,很多科室医生都短缺。这是投入不足造成的“欠账”。同时,他认为高等教育体系中,对儿科医生的评价过分关注科研项目等,与现实中患者对儿科医生的评价是错位的。“很多优秀的医科大学毕业生,第一选择并不是儿科或者儿童医院,因为人才考虑待遇、发展等综合因素。”他认为,除了现实因素的影响,高校对学生的理想信念教育也要加强。

要解决儿科医生短缺,王长青认为,既要扩大总量,又要优化存量。“我们南医大今年开始扩大儿科专业招生,希望为社会提供更多更优质的儿科人才。”

让病人方便去医院

解决“痛点”中的“痛点”

在沈卫民看来,儿科硬件建设也要加强。他说:“江苏的南通、扬州、泰州等还没有专业性儿童医院,这些地方都可以增设。”而现有儿童医院的建设,也要扩大用地规模。

沈卫民提到已经建成的河西儿童医院,“周围交通状况不容忽视,我特地调查后发现,到了夜里11点15分以后,7路公交车就停运,公共交通全部都没有了,急诊患儿怎么去就诊呢?没有私家车的只能打车。”他说,这些交通配套等方面的细节,政府应该尽快解决。

谈到医院交通配套的问题时,省政协委员、江苏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赵俊也有一肚子话要说,他站起来发言:“省人民医院现在每天的门诊量是1.7万多,但是从广州路到虎踞路这一段的交通状况,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赵俊说,很多病人都是特别焦急的,可路上经常堵得水泄不通。

赵俊说,这条路上的特殊人群特别多,不光有省人民医院,还有脑科医院、胸科医院、儿童医院,另外还有拉萨路小学、南大、南师大等。“我们建议政府优先发展轨道交通,因为这里是痛点中的痛点。”

[责任编辑:胥大伟]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