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蒋纬国在苏州佚事 恋上富家女求婚遭拒


来源:苏州新闻网

蒋纬国在苏州佚事,恋上富家女求婚遭拒。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蒋介石次子蒋纬国在苏州生活、读书,一直到1936年赴德学军事。虽是总统公子,但蒋纬国却极为平易近人,在苏城留下了几多逸闻佚事,到如今仍为老苏州们所津津乐道。

踢坏包车灯车夫骂山门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蒋经国、蒋纬国兄弟俩寄寓苏州城南,他俩一起在东吴附中求学。蒋纬国性情相对中庸,比较随和,对人和蔼,毫无贵公子之张扬跋扈陋习。

蒋纬国中学成绩很是平常,唯喜欢踢足球。有一次在操场踢球,一脚大力,足球直飞场边停着的一个学生家的黄包车,碰碎了车灯。那车夫不依不饶,一定要蒋纬国照新灯价赔,嘴里还连娘带爷地骂骂咧咧。

蒋纬国此时倒也没有火冒三丈,还是另外一位学生见了,低声警告那车夫,说话留点儿神,且告诉车夫,你所骂的人是蒋家二公子,那车夫才慌忙禁了声。

事后,有人问蒋纬国,那车夫这样骂你,你为什么还是不响?蒋纬国淡淡说道,对那种人,犯不着与他嗦。

听老苏州人讲,蒋家兄弟在苏时,就像普通百姓,头发从来不似富家子弟要抹凡士林,也从不在自己的脸上涂雪花膏,衣服也是极普通材料所做的西服、长衫,或者是中山装。

蒋纬国最喜欢骑马,若是周末、假日他在苏州的话,总喜欢骑着马风驰电掣于苏州的风景点。

师门悔前愆

蒋纬国在苏州东吴大学附属中学读书时朴实无华,不知底细的人,谁也不会把他同蒋家联系起来。即便是同学之间,相处也都非常融洽。

蒋纬国在苏州东吴附中读书时,对于功课不大认真,尤其是国文一课,对蒋纬国来讲十分头疼,文字书写得非常难看。有一次,国文老师看了他的作文卷子,大为不满,忍不住当着同学的面在课堂上批评了他。

蒋纬国非常不服气。老师又说:“一个中国人,无论他学的是哪行技能,至少对于本国的文字总应当先求通顺。本国的文字都不能通顺,别的更不要谈了。我不一定要你们都精通国学,可是我教出来的学生连普通的文字都写不好,就是我自己也觉得惭愧。我为什么要责骂你呢?你仔细想想看,还不是为你好。”蒋纬国听了,低头无言。

抗战胜利后,蒋纬国以中校衔任坦克团长驻兵上海。时逢苏州东吴大学复校,蒋纬国应邀赴苏庆贺。

此次回到苏州,蒋纬国想起了年少时东吴附中老师的那次教诲,便请人打听到了老师家的地址,亲自登门,专程前去谢罪。

那国文老师在家见蒋纬国率领卫兵突然到访,心里也想起了从前的事情,不知他此来何意,倒在心里先自忐忑不安了。

蒋纬国抢先一步,握住了老师的手,寒暄一阵后,方才道出来由。说以前自己受到了老师的责骂,当时自己心里还不以为然。这些年来,自己常常想起先生当年的话,觉得真是金玉良言。自己误解了先生的好意,觉得很惭愧,今天特来认罪。并且,请先生以后有机会的话,还要多多指教。那先生听了蒋纬国这一番话,当然非常欣慰。

蒋纬国见老师家里的情况,因是刚刚经历了战争,显得很是窘迫。临走之时,蒋纬国掏出几百万法币送给老师,以示学生敬意。那老师谦让了几回,见蒋纬国实在是一片诚心,也就收下了这笔钱。

求婚遭拒

蒋纬国在苏州东吴附中读书时,曾经暗恋上了无锡工商巨子薛家的女孩。

那薛家女孩在苏州振华女校读书,人长得非常漂亮,是振华女校的校花之一。不知怎么回事,薛小姐让蒋纬国看到了,蒋纬国对她是一见钟情,于是展开了轰轰烈烈地追求。

过了一段时间,蒋纬国托人上门求婚。可是,薛小姐的父母不同意这门婚事,说自己的女儿配不上如此之高的一门亲戚。在蒋纬国的一再坚持下,无锡的薛家提出了几个条件,要让蒋纬国满足他们。那几个条件,也许是蒋纬国实在无法满足的。所以,过了不久,蒋纬国就放弃了追求无锡薛家女子。

无锡薛家自拒绝求婚后,他家的小姐于苏州振华女校一毕业就去了美国留学。

此事,若是放到现在想来还是那样不可思议。攀龙附凤,人之常情。而薛家是那样固执,偏偏拒绝了一般人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仗义执言

蒋纬国在苏州东吴附中读书时,常常要在星期日乘火车去南京父亲处。

一次,在他坐的头等车厢里,前面正坐着两位学生模样的时髦女郎。

车到中途,上来了两个宪兵。那两个宪兵见女学生非常漂亮,身边又没有男友陪同,便走上前去“大吃豆腐”。他们先是借口调查,不住地盘问她们。那两位女生起先被问,因是宪兵,只得回答。

后来,那两个宪兵越问越离谱,渐渐地,语言轻薄了起来。两位女生被他们调侃、谑笑,慑于威势,也不敢如何,只是涨红了脸,不作声。哪知道,宪兵见她们可欺,竟旁若无人地硬要她们站起来搜身。

蒋纬国起先仅是冷眼观看,仅认为两宪兵非常嗦。再见他们无理,便有点恼了。最后,见两个女生受窘的样子和宪兵们咄咄逼人的态度,实在忍耐不住,便站了起来叫那两个宪兵不要太过分。

蒋纬国的穿着,一般都是非常随便的。宪兵见他的外表并不怎么好,以为是个平常的旅客,哪里将蒋纬国放在眼里,再说他们在平时也是跋扈惯了的人,于是宪兵厉声问蒋纬国:这两个女旅客是你什么人?蒋纬国答称“不认识”。宪兵听了便说:既然不认识,管你什么事。你是什么人?

蒋纬国一听这样无理的话,一时气愤之极,便道:“你们不必问我是什么人。像你们这样的举动,任何人都可以说话,都可以干涉。”

宪兵一听此言大怒:我们调查旅客是职责。你出来干涉,是妨碍我们工作,那还了得!这两个女人必不是好路道。你这人一定是和她们一起的。

蒋纬国听了他们的话也不分辩,只是冷静地说:你要调查,尽管调查,只是不能侮辱女性。

宪兵骄横惯了的,蒋纬国这么一说,觉得面子上不太好看,其中一个竟然一步上前,揪住了蒋纬国的衣襟,说是要搜查蒋纬国的行李。

蒋纬国对那宪兵讲,你们没有权利随便搜查人的!揪人的宪兵闻听此言,随手就给了蒋纬国一巴掌。

蒋纬国吃了这一巴掌也并不怎么反抗,倒是旁边的旅客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宪兵的无理与粗暴。

宪兵见蒋纬国还是不动声色,倒也有点吃不透他了。可还是不识相,坚持要搜查蒋纬国。

偏巧就在此时,有认识蒋纬国的火车稽查员走了过来。见此情景,稽查员大声喝住了那两个闹事的宪兵。

宪兵听说此人即是蒋某某的公子,不由相顾失色,僵持了好久,最后,其中一个宪兵只得道歉,说:不知道你是委员长的公子,请饶恕我们的冒犯吧。

蒋纬国见他们前倨后恭的丑态也不屑置答,只记下了那两个宪兵的胸章号码和名字。

到南京下车,蒋纬国径自走进火车站值班室,打了一个电话给宪兵司令部。没过多久,那两个宪兵就被拘禁了起来。

吴语作演讲

苏州东吴大学旧为华东地区最大学府,历年来人才辈出,蒋纬国抗战前未毕业即赴德国学习军事。

抗战中,东吴大学为日寇所占,毁坏不堪。胜利后,经复校委员会历时三月的修葺,已复旧观,拟于1946年初复校。届时,有来宾四百多人,在苏举行庆祝复校大会,蒋纬国亦在嘉宾之列。

那天,最引人瞩目的是“东吴同学会”会长周哲甫。人称他是“三朝元老”,即从东吴创办以来的“博习书院”、“中西书院”而到如今的“东吴大学”三个历史阶段他都在此校,今天的大会就由七十多岁的周哲甫来主持。

周哲甫作了开幕词后,就有人提议蒋纬国登台发表演讲。蒋纬国那天是一身戎装,胸挂中校军衔,一派雄赳赳、气昂昂的威姿。他一上台就说:我是讲国语呢?还是说苏州话?台下人群未等他把话讲完,即大声呼喊“请蒋先生讲苏州闲话”。于是,蒋纬国就用了苏州话说了起来。

他先是用苏州话讲了一番拥护母校的话,希望将来服务国家社会的优秀分子都是东吴出身。他最后希望今天在坐的每位同学都为母校慷慨捐款,临到末了突然用英语喊了一句口号“提高中国的军事实力”。蒋纬国用苏白演说,可以打动今天来校的同学,而用英语呼喊口号,则是要让今天所有中外来宾都能够听懂吧。

那日中午饭后,由东吴大学方面安排车辆,蒋纬国赴虎丘游览。是日晚上,由吴县临时参议员金东雷设宴为蒋纬国洗尘。金为国学大师章太炎的入门弟子,昔日曾执教东吴大学,与蒋纬国有师生之谊。席间,金与蒋谈及苏州的教育事业,八年来备受敌伪破坏,二人均深为叹息。蒋纬国对金说:先生,如果有所计划,我自当尽己力之所及,竭诚赞助。

金东雷经蒋纬国如此一说,于是在苏筹设了私立光华中学一所(校址在桃花坞附近),自任董事长,继而聘蒋纬国为名誉董事长。当然,这是后话了。

原配夫人石静宜在苏读书

蒋纬国的第一位夫人是石静宜,而对于蒋石婚姻现在流传着两种传说。其一,是“一见钟情”说。蒋纬国先后自德国和美国军校学成返国,即投入抗日战争,担任国民党军步兵第一师第三团第二营第五连第一排少尉排长,驻守陕西潼关。有一次,他到西安旅游,当乘车返回部队时,旁边正好坐着一位美丽而又打扮时髦的小姐,正在聚精会神地翻阅英文报纸。她眉清目秀,服饰得体,魅力十足,一看就知是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家闺秀。蒋纬国被这位姑娘独特的美貌和气质所吸引,顿时产生了与之接触的念头。

蒋纬国英文发音正确,朗读流利,顿使那位小姐目瞪口呆。小姐禁不住仔细打量了一番蒋纬国,继而又主动与蒋纬国攀谈起来。

很快,蒋纬国也知道了那位小姐原来是西北纺织大王石凤翔的女儿石静宜,正在大学读书。而石静宜也知道了这位初级军官蒋纬国原来是蒋委员长的二公子,两人相互仰慕,一见钟情。

其二,“一舞定情”说。石静宜在抗战时期,就读于国立西北大学。她聪明伶俐、品貌端庄、性情活泼,被石凤翔夫妇视为掌上明珠。他们每逢参加各种社交宴会,大都带着女儿去。

1943年秋,西安知名士绅刘楚才举办生日宴会,邀请政、商各界人士参加。当时,蒋纬国的部队正驻守陕西潼关,自然也是刘楚才邀请的对象。而蒋纬国性情活泼,好交际,当然欣然赴宴。

宴会上,石静宜见蒋纬国不仅出身不凡,而且年轻英俊,禁不住动了芳心。

此时的蒋纬国见石静宜才貌出众,举止大方,也忍不住动了感情。

家庭舞会上,蒋纬国主动邀请石静宜伴舞。两人配合默契,舞姿优美,一舞下来,已是心心相印。

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双方感情愈深。蒋纬国即将此事函告父亲。蒋介石在了解了有关情况后,给蒋纬国发电:“石门亲事,可结合。”

1944年12月25日,蒋纬国与石静宜在西安结婚,婚礼由“西北王”胡宗南主持。婚后,蒋纬国与夫人石静宜感情一直很好。

但据1946年第3期《文饭报》报道,蒋石的婚姻不是自由恋爱,是由蒋鼎文介绍而成。

那时,石静宜也正好在苏州振华女中读书,同样也是有名的校花。蒋家世交蒋鼎文恰与石静宜的父亲石凤翔相熟,蒋鼎文觉得蒋二公子和石静宜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出面作媒。

果然,蒋、石二人一见如故,后又同样出洋留学。志同道合的经历,让二人在婚后还是相爱无间。

1949年,国民党逃离大陆,石静宜跟随蒋纬国一起去了台湾。

1950年,蒋纬国升任装甲兵司令,在部队里建起了装甲兵子弟中学,请夫人石静宜出任校长。

石静宜除了要当好老师外,还要担当起母亲的角色,对这些学生给予了特别的关爱。渐渐地,石静宜与学生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1952年9月,蒋纬国奉命随徐培根赴美,石静宜突然在台北家中去世。

[责任编辑:曹蔚翔]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