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夏祖灼:老校长往事


来源:凤凰网江苏

夏祖灼,1922年生,1943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农学院畜牧兽医系,曾任南京农学院教务处长、副院长。1947年,夏祖灼到母校中央大学任教,任动物遗传育种学的教学、科研,与金善宝是不同专业的同事。夏老爷子怎

夏祖灼,1922年生,1943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农学院畜牧兽医系,曾任南京农学院教务处长、副院长。

1947年,夏祖灼到母校中央大学任教,任动物遗传育种学的教学、科研,与金善宝是不同专业的同事。夏老爷子怎么与金老相识已经记不清了,大家都在同一所大学,也许自然而然就认识了。夏祖灼笑言:“他一直都是有名的进步教授,很早就知道他。”

夏祖灼与金善宝真正开始有交集,是1949年以后。

那时,夏祖灼兼任南大农学院的党支部书记。说是党支部,却连个固定的办公地点也没有,每次开会,都是临时找间办公室或者空教室,开完会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办公。金善宝得知这个情况,立刻在院长办公室辟出一个房间来,作为党支部的固定联络点。

金善宝一直抱有入党愿望,“他非常希望和党组织来往,虽然当时具体的事情不多,但他常常来找我们谈谈”。

金善宝

道虽学,不行不至

金善宝在教学和科研上,非常注重实践。

新中国建立之初,百业待兴,党和国家把发展教育事业摆在突出地位。1949年12月,教育部召开第一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明确了新中国教育工作的目的,即“为人民服务,首先为工农服务,为当前的革命斗争与建设服务”。

金善宝早年受邹秉文先生及留美经历影响,致力于农科教结合的教育理念,注重实践,而且从小生长在山村、与农活为伴的他,最能理解农村的需要。但当时,农学院的学生大都来自城市,对农村知之甚少。

“金老一贯比较重视实践,农学院的学生,不了解农村怎么行。”1950年,金善宝任南大农学院院长、南京市副市长、华东农林部部长。他三次组织南大农学院、金大农学院的师生下农村,搞实地调查。

第一次农村调查,是在1950年,组织了南大农学院、金大农学院的学生和老师到山东,两校师生混编组队,派到各县村调查,持续了约三个多月。夏祖灼被山东农业厅留住,负责与各地联络、编写通讯。1951年,又组织了两校师生到苏北农村调查;1952年,去了皖北农村调查。

经过连续三年的农村调查,师生们熟悉了农村现状,教学和科研也更切合实际。此外,还有了一个“额外收获”——“当时全国的农学院里,南大和金大的农学院最强、最有名气,彼此之间自然会有点不服气,通过农村调查,两校师生交往得很好。”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大调整,南京大学农学院与金陵大学农学院合并,成立南京农学院,两校师生,成了融洽的“一家人”。

金善宝担任南京农学院首任院长后,又积极组织师生走进农业生产中去,促成学校与农业社组成合作社,由院里组成“支援农业合作组”,为合作社提供技术支援。

金善宝自己担任支援农业合作组的领导小组长,农经系的教授、老师任副组长,组下又分为多个技术组,每组几十人不等,定期到合作的农业社考察调研,帮助农民解决具体问题,推广新品种、新方法,增加了学校和农村之间的直接联系。据夏祖灼回忆,当时南京最有名的合作社是浦口的李玉合作社和东郊的红旗社。

1954年,合作组与李玉合作社经过对地形、地势、土壤自然环境、生产劳动组织等情况进行详细调查和分析,合作组改变了李玉社原来的单一经营模式,转而发展农林牧副相结合多种经营,提高了社员收入,鼓舞了社员的生产热情。1955年,李玉社除交纳国家订购粮食外,还多卖了6万斤余粮。

1957年,南京农学院与十月社签订合作合同,社主任张大炎对几年来南农教师们的指导和帮助表示感谢,他说:“去年虽然遭受了自然灾害,但全社还是比前年大丰收,年增产粮食64万多斤,这与农学院先进技术指导分不开。”

合作组,既帮助农民解决具体问题、提高产量和收入,又推广了农学院科研的新品种、新方法,学生们也得到更多实践机会。

一别三十年,难舍母校情

金善宝认为,现代化的高等农业院校,院内必须设有大面积的农作物、水产品的试验农场和牧场,供师生实习、科研之用。农学院的教学,不能仅仅停留在书本之上,师生应该经常到农村去,学习经验、推广科技成果。但院系调整后,南农院址设在丁家桥,学院面积不大,四周楼房林立,农场面积很小,根本无从施展“拳脚”。为此,金善宝带着夏祖灼等几位教师,多次出城勘察,准备将南农迁往城外。

然而迁校一事因涉及众多人的切身利益,遭遇重重阻碍。“不同意出城嘛,一些老的教师,家都在这里(城里)。而且最主要的,当时校领导中一些派来的干部,党委成员中比较重要的人物,也不愿意出城。”

迁校方案被压制,金善宝一面积极劝说各方,一面乘1957年去北京参加高教会议之机,以个人名义,写信给当时主管文教的副总理聂荣臻,汇报南农的历史、现状和未来发展,历陈迁校重要性。

1958年5月,高教部决定同意南农外迁。8月,党中央又做出“关于改进农林大专学校教育的指示”,要求“所有大中城市举办的农林大专院校一律迁往农村或林区举办,使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南京农学院这才遵照中央指示,从城内丁家桥迁到中山门外卫岗,即今日南京农业大学所在位置。“这个地方很宽敞,城内根本施展不开”。

搬到城外的南京农学院飞速发展。1958—1960年,新建教学大楼、教师楼、职工宿舍、学生宿舍、扩建厂房、实验室、奶牛场、仓库等合计建筑面积72587平米。到1959年,实验室由新中国成立前的8个,增加到77个,1958年建设的同位素实验室,计数器、计量仪、辐射仪等,都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1958年8月,金善宝调至北京担任中国农科院副院长,未能参加迁校,但南农的发展使他非常高兴。即使身在北京,他也时时关心南农。“文革”期间,金善宝被勒令“靠边站”,南农也遭到毁灭性打击——1972年,南农被撤销,教师、学生搬到扬州,与苏北农学院合并。多少人、多少年的心血被毁,让这位老人心痛不已。

时隔几十年,回忆往事,夏祖灼仍然很痛心:“高等学校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破坏的不是我们一个学校,但是我们被破坏得比较彻底,整个学校撤销了。”

“四人帮”被粉碎后,金善宝收到夏祖灼请求恢复南农的信,立即着手组织原南农师生开展工作,并面见邓小平,极力促成了南农复校。“一回来,教职工没有宿舍,就在学生宿舍里过渡一段时间,教室被破坏得一塌糊涂,盖了草棚子上课,也不管什么条件,首先把教学恢复起来”。

1984年,南京农学院更名为南京农业大学。

金善宝与南农情深,要从1917年中大招收第一届农科学生开始算起。正是从这里,他踏进农学,走上了小麦科研之路。金善宝眷恋南农,及至晚年,仍多次回到南京看望母校。每次返校,他必要住学校、吃食堂。“要求住在学校里,安排他住在外面宾馆都不干,一定要住在学校里面。”夏祖灼笑着说,“每次都要有人陪同他到食堂,食堂里面他最爱吃鸡翅膀。”(文/王茜)

[责任编辑:王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