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郭京飞:喜剧背后是严肃的


来源:澎湃新闻网

前一阵,演员郭京飞上了综艺节目《声临其境》。早年演话剧居多,话剧演出收入低,郭京飞那时也接电视剧配音的活赚点外快,对于配音他丝毫不陌生。果然,节目里他精湛的演技和恰到好处的幽默感,又给微博贡献了几条热

前一阵,演员郭京飞上了综艺节目《声临其境》。早年演话剧居多,话剧演出收入低,郭京飞那时也接电视剧配音的活赚点外快,对于配音他丝毫不陌生。果然,节目里他精湛的演技和恰到好处的幽默感,又给微博贡献了几条热搜和无数表情包。然后他继续以大家熟悉的“自恋”人设在微博上调侃自己,同时一点不生硬地给节目带去了更多关注。

《声临其境》录制照

一直以来,郭京飞是公认的演技派,《约会专家》、《龙门镖局》、《暗黑者》、《二代妖精》都让人看到了他身上几乎浑然天成的喜剧天赋,他对喜剧的节奏感有极强的掌控能力,每个表情,每句台词,每个包袱都来得利落而合适。这种掌控力也体现在现实生活中,业界不少记者都认为,采访郭京飞,永远不会让人失望,他总是庄谐并重游刃有余,总是能给出记者想要的东西,逗趣和干货兼备,顺便还能给你好几个能拎做标题的金句。

然而这份游刃有余并非来得那般简单,说起这次上节目,他坦承自己一开始很紧张,“我跟另外三个前辈不熟,他们仨合作过,我又是晚辈,我还是有点紧张的,我要花点功夫去融入他们。”然而节目呈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是放松随性的状态,还自觉担起了整期节目调节气氛的任务。

“我可能更多的在考虑节目效果吧,既然去了,除了展示自己的专业之外,你还要让人家节目好看。”

“你还蛮擅长从别人的角度来考虑的。”

”可能吧,你只有知道对方要什么,才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一年多,郭京飞、雷佳音、李光洁三人“tf老boys”的友谊,随着媒体和观众的关注,成了他身上辨识度极高的标签。三个好朋友无所不谈,互怼、恶搞、喝大酒、晒对方丑照,在人际成本越来越高的当下社会,被大家当成一种真诚友谊的范本,羡慕并推崇。现在对三人中某一人的采访,必会提到另外两人,媒体和观众都乐意知道三个人又干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又抖了什么精彩的机灵。他们知道大家想要什么,他们也愿意配合,把那些胡吹互怼发挥到极致,隔空相对吐槽,为大家提供一波又一波新话题。这些新话题也会成为他们私下互相调侃的新段子,乐在其中。

但这并非能为它们友谊下定论的东西。巨大的曝光率和关注度,带来的还有成倍的工作量,最近的仨人,个个都是连轴转,“疲惫,真的是疲惫。昨天光洁在我们群里喊了一声,说大家都在忙什么?我当时就觉得他可能碰到不如意的事儿了,或者累了。”插科打诨归插科打诨,真有事儿,朋友一句看似简单的问候,郭京飞就能感知到他的情绪。

这似乎隐约透露出他对表演和对话的掌控力从何而来,准确感知他人的需求,并准确地给予。在郭京飞看来,好的喜剧演员,底色里都有悲观色彩,必须要不断思考。他眼中的自己,“我悲观过,现在挺乐观,因为我掌握了表达自己的语汇。”

【对话】

喜剧背后是严肃的

澎湃新闻:参与《声临其境》最开始的一个初衷是?

郭京飞:以前我就和总导演接触过,她是非常用心的创作者,有情怀。本来刚一开始《声临其境》有邀请过我,但那个时候确实没有时间,已经开始进组拍戏了。后来看了节目以后,果然不出我所料,做得真的很好。在这个节目里可以展示自己的专业,又有这样一个平台让更多的人看到,那我也想把最好的自己展示给大家,我觉得原因就是这个。

刚一开始综艺流行起来的时候,大家其实对综艺都比较陌生,也都是在摸索。其实我选择喜剧是希望给别人带来快乐。那我觉得综艺也挺快乐的,所以在我这儿,二者不冲突。后来综艺就变得特别多,多了以后方向也多。首先我们的综艺并不成熟,然后我们的趣味导向,在有些综艺里并不高级。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我希望能够有一些好的东西去影响别人或者说跟大家分享。当你变得都是像跳梁小丑一样,那个我觉得那叫解闷,不叫综艺,是吧?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还是拍戏单纯一些,所以在综艺上就会冷静一点,就是接综艺的时候,我不希望只是挤眉弄眼耍个宝。

澎湃新闻:其实我个人觉得综艺对一个演员来说消耗是很大的。

郭京飞:综艺对演员的消耗,我觉得那是过去,现在是网络时代,而且作为演员来说,我在乎自己,但我并没有那么爱自己,我也想让别人了解我,我不想让我自己变得很神秘,只是我想参与一些专业性比较强,然后积极向上,有技术水准的综艺。

澎湃新闻:作为演员,你个人对声音的重要性是怎么看的?能不能就是跟大家讲一下?

郭京飞:声音对演员来说肯定是重要的,无论是话剧还是影视,因为你要塑造人物。尤其是在舞台上,现在的舞台剧都是特别天马行空的,你可能一个人演好多个人,可能还要演桌子,演门。那很快乐,很有想象力,用这种天真的方式去把我们生活中的惆怅、痛苦和思考用某种方式表现出来。那电影也一样,今天你可能演一个农民,然后明天会演一个知识分子,气质和声音和举手投足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声音的塑造本身就是演员的必修课。

那作为配音演员你去配音,这又是另一层创作。比方说我给葛优先生配音,那我就得让我的声音去靠近那个演员的声音,然后再去塑造他的角色。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截图

澎湃新闻:去年其实你既有一些喜剧的作品,然后有像《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里一个极具悲剧性的角色,就你个人体验来说,你觉得喜剧和正剧或悲剧的角色,哪个更难?

郭京飞:喜剧。喜剧是最难的,搞笑容易,但是喜剧是最难的,而且每一个喜剧演员的背后都是严肃的。你说卓别林伟大吗?我们很多普通观众好像在电影界记住的最老的前辈,就是卓别林了。

澎湃新闻:您刚才说搞笑跟喜剧是两回事,但对于很多观众来说,不大能分辨这个差别吧?

郭京飞:是的,观众就觉得喜剧廉价,他们享受了快乐,然后觉得这个东西并不是最好的。大家都喜欢神秘感,喜欢痛苦的,严肃的东西,其实这是一个正常的观演关系。但从演员的贡献来说,我觉得还是喜剧更大。悲剧就像痛苦一样,它客观存在,我们谁也改变不了,我们没有办法改变我们的生活轨迹,我们每天就要去上班,每天要看领导的脸子,每天必须面对那些痛苦的事情,喜剧就是能让我们面对痛苦的时候,有个好的心态。所以悲剧是展示了我们每天都可以看见的东西,喜剧是告诉我们还没有看到的东西。

澎湃新闻:你这个说法我觉得还挺悲观的。

郭京飞:当然,我说了,喜剧的背后都是严肃的,卓别林用喜剧表现工业革命的时候的残酷。他用他的方式去让别人看见那种残酷。可能我们记住的卓别林只是那两个大鞋,外八字,拐棍,但那不是真正的卓别林。

澎湃新闻:按你这么说的话,喜剧就像是从现实生活的一种逃离。

郭京飞:不,你用逃离不太准确,这是种现实生活的升华,因为我们改变不了什么,选择快乐是我们每个人唯一的选择,我们用这种智慧去面对痛苦,那是一种方法,不是逃离。

澎湃新闻:我觉得只是我俩说法上,你的听上去积极一点而已。

郭京飞:当然,那怎么办,确实也是这样。比如周星驰先生很多作品也是在表现小人物的痛苦和那种夹缝里求生存的无奈,好的喜剧看完后其实是伤感的。喜剧诞生的源头其实是悲伤,孤独,这样的一些东西。如果用游戏通关来讲的话,悲剧只是第一关,喜剧是第二关,喜剧更难。

《二代妖精》剧照

“李光洁像马,雷佳音像狗”

澎湃新闻:《二代妖精》里的洪思聪其实是猫的设定,《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你给了濮阳一个蛇的设定,给人物一个动物性的设定,这是你习惯的表演方式吗?

郭京飞:这不只是我的方式,这是一个非常科学的人物塑造方法,叫形象的种子。是曾经在美国很流行的一种表演课程,需要靠一种颜色或者一种动物去捕捉一个人。

其实每个人都像一种动物。我们仔细留意的时候,虽然每个人都是个体,但被社会化了以后,我们都会有一些群体性行为,那么你就很容易把一个人或者一种人归类成一种动物,你找到这种动物的形态和习惯,对于塑造人物来说能更便捷。

澎湃新闻:那你日常生活中会这样观察别人吗?

郭京飞:我日常生活中就只剩观察了,对,我没事就喜欢观察。挺讨厌的,那没办法,我的专业是这样。

那种观察是下意识的。比如到剧组以后,我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陌生人,然后凭着经验和直觉,你会很快的判断出这个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有可能会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说什么样的话,他是什么样的动物。我跟熟了的朋友们开玩笑,就会说他是一只什么样的动物。

任何一个角色都是这样,有时候表演中会发现这个角色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只有跟他的生活,跟他的习惯,跟他的性格有关系的话,他才能说。这时候演员就会跟导演提出来说,我能不能换种说法?这时候也需要一个同样有观察和判断能力的导演,告诉演员可以,或者不可以。

澎湃新闻:刚才说你跟朋友熟了,就会聊到像什么动物,那比如说……

郭京飞:你要说雷佳音和李光洁对吧?李光洁像马,雷佳音像狗。马是有耐力的,也是忠诚的、善良的、温和的,李光洁也是这样。雷佳音一直以为自己是条狼,其实他是狗。狗不是贬义的,它比狼温暖,雷佳音是个温暖的人,而且他愿意独立思考,而狼是等级制度非常鲜明的。然后我们要对动物有一个正确的知识,中国老说狗是骂人的,不是的,狗是我们最忠诚的伙伴,狗是乐观的,是对自己有要求的,而且狗是不离不弃的。

澎湃新闻:……相信雷老师听到会蛮高兴的。

郭京飞:在对于专业和对于人的时候,我们闹归闹,但谈到人灵魂时,我必须给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的身体里满满都是爱”

澎湃新闻:新片《21克拉》之前的话剧版也是您主演的,对这部戏的感情会不会比较特殊一点?

郭京飞:会,因为排了这么多年,而且宁财神是个天才的喜剧编剧,他很有想象力,而且非常聪明,他的观察能力要远远强过我10倍、20倍。创作方式也是非常对的,他从来不先写剧本,定了演员以后他才开始写,这样他剧本里的人物都是鲜活的,因为他是照着演员写的。当然他同时也是为他的拖延症在找借口。

喜剧是长在血里面的,学是学不来的,任何艺术创作都是这样,天赋你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就是天赋,10%的勤奋,90%的天赋。艺术还是挺残酷的,就是这样,因为它太无形了,但又有形,它有一个标准在,就是你能不能让人满意?但是满意这个东西,你怎么能具体地把它说清楚?

澎湃新闻:故事里男女主角反差很大。其实电影版里,你和迪丽热巴这个组合也挺有反差感的。

郭京飞:我没觉得,我们俩都一样年轻漂亮。

澎湃新闻:合作下来感受怎么样?她是漂亮的小花里面没什么偶像包袱的那种?

郭京飞:对,她这个没有偶像包袱就是想得开,想得开就是聪明。

电影《21克拉》剧照

澎湃新闻:这是个爱情喜剧。其实观众也挺久没看你好好演爱情故事了,对大家的反馈期不期待?有没有一丝紧张?

郭京飞:这有什么可紧张,我从来不缺爱,我的身体里满满都是爱。你无语了,是吧?

澎湃新闻:是,非常无语。很难想象你正经在银幕上谈恋爱的样子。

郭京飞:我演过很多谈恋爱的戏,我其实不太擅长撩拨女孩,但是谈恋爱我可以。而且这戏里我其实还是那么一个备胎状态的loser人格,跟之前的戏没什么太大区别。她是一女神,大家可以看我怎么用我的理论和生活态度去感动这个女孩,不是靠花言巧语,给人送花浪漫,那不叫恋爱,那叫泡妞,我这个是影响,是价值观的碰撞。

澎湃新闻:感觉你这个更高级。

郭京飞:我这个高级,但没什么用,大多数小姑娘们还是喜欢风花雪月的。

电影《21克拉》剧照

澎湃新闻:都说话剧舞台是对年轻演员演技的磨砺。但你其实很年轻的时候,就拿了国内几乎所有重量级的话剧奖项了,好像没有一个演技从青涩到成熟的过程一样。然后你对于年轻演员,就他们可能在表演的这种练习和体验上面有没有一些建议?

郭京飞:我是丢人丢在家里边了,没有什么人上来就能多么好的,奖也没那么容易拿。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在学校里边研究专业,天天裹个军大衣,就琢磨着怎么当好一个艺术家。为什么雷佳音说我在学校里没朋友,因为我不爱玩。我们老师跟我说,你们不是戏子,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到现在一直记着这话,给了我一个很高的使命感,那时候就觉得自己特崇高,每天都在研究这些东西。在学校里也被老师说过,演的也乱七八糟,但我没有分心出去玩,也没去泡妞,就是在那演戏,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一些收获。所以当然演戏要祖师爷赏饭吃,可不努力,你也很快会消失在人群之中。

澎湃新闻:这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词一般我们普通人会用来形容老师?

郭京飞:每一个演员,一个自爱自尊的演员,都应该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在有文学基础和哲学思考的文本基础上,通过塑造角色,把众生百态表现出来,给观众以思考和感悟。

其实每一个艺术创作者都应该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舞蹈家、画家、音乐家都一样,他们打动人心,因为他们有打动人心的作品。其实这样的是少之又少,因为打动人心全是资本。当然现在的环境是在越来越好,优秀的创作者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澎湃新闻:你现在还是很有使命感吗?

郭京飞:那是过去了,在年纪还小不懂事的时候,现在没什么使命感,我现在就能让人快乐就行。

[责任编辑:李晓]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