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 薛亮:谈谈我的中国画“绘画观”


来源:凤凰网江苏

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4月份,“文艺讲坛”的首场讲座将邀请到当代著名画家薛亮,以“初心,山水意象”为主题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4月份,“文艺讲坛”的首场讲座将邀请到当代著名画家薛亮,以“丹青·生活”为主题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薛亮

薛亮艺术简介:

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当代著名画家。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美术创作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江苏省艺术类高级职称专业评审委员会委员。

薛亮作品

中国画区别于其他画种有一个明显的标志就是用书写的笔法去塑造形象:从眼中之象,到心中之相,到笔下之形。中国画家提高素养的进程就是从拟象到心相,由心相再演化为形象的循环过程。

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我的构思过程与一般画家不一样,一般画家往往考虑画什么,我是先有一个抽象的感觉,然后理性地利用头脑中的内存去组织出能表达这种意境的物象、结构。

经典的绘画语言只要合乎我当时作品的精神内涵,都可借鉴,加减乘除,加以运用。无所顾忌地经营画面,所以画面的景物排列可能不合理,只要合情就行,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是两码事。

薛亮作品

在绘画中“情”是成就一幅画好坏的根基,理法只是一个手段,是形而下的东西。我的作品的创作过程可以这样简单化地表述,凭借对人生对社会对自然的观照,首先有非具象的感觉,形成创造作品的原始冲动。

如何将这种非形象化的情绪转化为可视的景物?这里面就有一个绘画语言:笔墨、形式符号、造型元素、景物的铺陈,主观创造的理性加工过程,是一个在造型上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让意象的绘画符号承载了主体的精神,承载了当时的创作情绪,构成一种和谐协调的画面,传达出一种意境,一种趣味,一种我对人生、对艺术、对社会的解读方式,我努力地使我的画有魂、有神、有磁场,是纸上的生命体。这个生命体可以向读者倾诉我的所思所感。

我努力做到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这是我追求的艺术上自我、审美上大同的理想境界。概括起来这种创作过程是由抽象的精神转换为具象的图式,再到笔墨的表述传达出最初的精神内涵,这种创作方法具有循环性、繁衍性。

薛亮作品

用这种创作理念、创作方式创作出来的作品我想是有点内涵的,有点深度的,是能够打动人的,是能够与观赏者人性中真善美的东西启发出来产生共鸣的,可能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创作方式形成了我的绘画面貌。从精神到构思到选材到创作,再到向读者释放出这种精神的内涵,其实是一种心灵自由放飞的过程,是一个“心斋”的过程,欣赏者可以与作品产生精神交流、审美互动。

另外,我自己觉得我的作品的图式变化还是比较多的。我们通常往往把一种固定的绘画方法误以为是风格,其实风格即人,风格即作者的自然观、人生观,理解社会的独特的角度、独特的审美的总和。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绘画套路,用笔用墨、造型章法上的惯性惰性都与其有关,还是一句老话,风格即人。

其实我的绘画方法没有多少花样,创作程序勾皴染点与传统画法没有多少区别,基本绘画语言符号还是传统的,但我的创作模式还是比较能动多变的。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呢?我是以情造景,以情生法,人的情感是千变万化的,法随着人情绪的变化也是千变万化的。

薛亮作品

“法”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石涛说“无法而法乃为至法”。主体精神也会与时俱进,以主体精神作为一幅画的生发点,从古人那里重新发现并借鉴与我的主体精神相吻合的绘画元素,进行重新编排,加减乘除,和谐整合。这样创造出的一系列作品,由于精神指向性的差异,所以这幅画和那幅画之间在审美趣味上、内涵上、笔墨上、章法上也会有所差异,但这些又统一在我个人的世界观的制约之中,所谓风格而已。

但从另一方面看,任何一种风格的形成都是以牺牲完美为代价的,你说李可染灵动不够,一灵动就不是李可染了,潘天寿一味霸悍是不符合传统审美中庸平和标准的,但是不霸悍就没有潘天寿了。龚贤的画比较板,不板就不是龚贤了。四王的画没有毛病,比较完美,但是风格特征个性不明显,任何一种风格的形成都有其两面性,求全是不可能的。

风格是一把双刃剑,这就是辩证法,所以我们对传统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去能动地、合理地、恰当地利用一切绘画语言表达出画面的精神内涵。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