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 薛亮:“情”是成就一幅画好坏的根基


来源:凤凰网江苏综合

初识薛亮的画作,奇谲瑰丽的色彩瞬间打到心坎,任你是谁都难以忽略。薛亮在绘画的历史长河中打捞出颜色的生长线,“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就已经非常重视色彩,青绿色用到浓重。到了唐代,绘画富丽堂皇,今天看来即使绢本已经变色,但色彩的鲜艳夺目依然清晰。这种对色彩的讲究延续到宋画,却于元代因士大夫的介入逐渐式微。”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4月份,“文艺讲坛”的首场讲座将邀请到当代著名画家薛亮,以“丹青·生活”为主题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薛亮

薛亮艺术简介:

江苏省国画院副院长,当代著名画家。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美术创作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江苏省艺术类高级职称专业评审委员会委员。

 

薛亮作品

初识薛亮的画作,奇谲瑰丽的色彩瞬间打到心坎,任你是谁都难以忽略。薛亮在绘画的历史长河中打捞出颜色的生长线,“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就已经非常重视色彩,青绿色用到浓重。到了唐代,绘画富丽堂皇,今天看来即使绢本已经变色,但色彩的鲜艳夺目依然清晰。这种对色彩的讲究延续到宋画,却于元代因士大夫的介入逐渐式微。”

由于条件的限制,许多文人并没有掌握制造颜色的技术,再加上颜色容易影响逸笔草草的感觉,水墨就占据了创作主导。然而薛亮坚定地认为,色彩是全面应用绘画语言表达感受的必要元素,也是目前中国画走向现代的一个瓶颈。更何况随着时代变迁,传统颜料的自然属性早已尽失,改良与拓展势在必行。

“现在科技发达,颜色种类繁多,世界各地的都能买到。颜色本身没有精神含量,为什么不能拿来为我所用呢?”他不拘泥于特定种类,中国的矿物色、日本画颜料、欧洲的水彩,甚至会亲自动手制作。可贵的是,薛亮的改良仍然守护着中华文化的文脉,所以艳而不俗,把颜色用得浓厚沉稳,撬动了自我风格的支点。

有人质疑这样的画面过于重视装饰性,不过薛亮却淡然一笑,把此类理解称作“不知者不为过”。“凡是程式化的艺术形态都具有装饰性。特别是对于中国画,装饰性是一件华丽的外衣,一旦脱离,中国画也就失去了本体的根基。”实际上,从唐寅、仇英的山水到八大山人对鸟的变形,从潘天寿的花鸟布局到林风眠的仕女芦雁,历代名家都从不同层面阐释着装饰性的况味。“我们的京剧和诗歌、西方的立体主义、日本浮世绘,以及杨柳青年画和桃花坞木版画这样的民间艺术,不都有很强的装饰性吗?但装饰性不等于装饰画,它以中国的道德哲学作为精神内涵,与传统审美一脉相承。”

薛亮作品

“一幅好的山水应该有它自身的磁场。李可染批评学生时经常说,这张画我要帮你招魂。没有灵魂的作品,充其量算手艺人的创作,是无法打动人的。”性情不喜欢争论的薛亮,对不同声音选择持有保留意见,只想以作品代言,锻造写情画意间最初的感动,其他解释均是多余。然而在他沉静的外表下,揣着一颗推进古老艺术向现代转型的滚烫之心,为了让非汉语民族读懂中国画的魅力,持续地反思与求索。

“我是画想到的,不是画看到的。我的构思过程与一般画家不一样,一般画家往往考虑画什么,我是先有一个抽象的感觉,然后理性地利用头脑中的内存去组织出能表达这种意境的物象、结构。经典的绘画语言只要合乎我当时作品的精神内涵,都可借鉴,加减乘除,加以运用。”无所顾忌地经营画面,所以画面的景物排列可能不合理,只要合情就行,艺术的真实和生活的真实是两码事。

在绘画中“情”是成就一幅画好坏的根基,理法只是一个手段,是形而下的东西。薛亮认为,“我作品的创作过程可以这样简单化地表述,凭借对人生对社会对自然的观照,首先有非具象的感觉,形成创造作品的原始冲动。如何将这种非形象化的情绪转化为可视的景物?

 

薛亮作品

这里面就有一个绘画语言:笔墨,形式符号,造型元素,景物的铺陈,主观创造的理性加工过程,是一个从造型上的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让意象的绘画符号承载了主体的精神,承载了当时的创作情绪,构成一种和谐协调的画面,传达出一种意境,一种趣味,一种我对人生,对艺术,对社会的解读方式。“我努力使我的画有魂,有神,有磁场,是纸上的生命体。这个生命体可以向读者倾诉我的所思所感。

“我努力做到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这是我追求的艺术上既自我,审美上又大同的理想境界。”薛亮说。概括起来这种创作过程是由抽象的精神转换为具象的图式,再到笔墨的表述传达出最初的精神内涵,这种创作方法具有循环性、繁衍性。用这种创作理念创作方式创作出来的作品我想是有点内涵的,有点深度的,是能够打动人的,是能够与观赏者的人性中的真善美的东西启发出来产生共鸣的,可能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创作方式形成了我的绘画面貌。

从精神到构思到选材到创作,再到向读者释放出这种精神的内涵,其实是一种心灵自由放飞的过程,是一个“心斋”的过程,欣赏者可以与作品产生精神交流,审美互动。另外,薛亮觉得自己的作品的图式变化是比较多的。“我们通常往往把一种固定的绘画方法误以为是风格,其实风格即人,风格即作者的自然观,人生观,理解社会的独特的角度,独特的审美的总和。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绘画套路,用笔用墨,造型章法上的惯性惰性,还是一句老话,风格即人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