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钟山文艺讲坛 | 冯亦同:我与南京


来源:凤凰网江苏

南京是我的启蒙之地。1947年早春,不满六岁的我和哥哥随母亲从苏北乡间来到南京外祖父家。同年秋,我进离家不远的承恩寺小学一年级读书,虽只读了一个学期,但在建康路南状元境十八号生活的日子,却成了我此生中历久弥珍的“城南旧事”。本书下卷首篇《外祖父的状元境》即以我外公为主人公,这位清末秀才、民国律师,自号“珠湖钓叟”的九旬老人在孤寂和动乱中终老秦淮河畔的故事,以及我对他早年与辛亥义士结交的考订,不仅是我家族史上可以追溯的金陵旅痕,也关系到我这个晚辈“南京情结”的萌动与缘起。

文章原标题:我与南京——散文集《金陵心记》自序

【编者按】2017年,由南京市委宣传部、南京市文联发起主办,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南京广电集团协办,凤凰网江苏承办的系列文艺普及讲座——钟山文艺大讲坛在南京精彩开讲,不仅吸引了大批观众到场观看,也在线上的传播过程中收获了许多粉丝。

钟山文艺讲坛的开设,旨在加强市民的艺术教育,提高大众的文化艺术素养。2018年,肩负诸多寄托与期望,钟山文艺大讲坛更名为“钟山文艺讲坛”再次起航。5月,“文艺讲坛”将邀请到当代著名作家冯亦同开设专题讲座。敬请期待!

冯亦同(诗人、诗评家、散文家)

南京是我的启蒙之地。1947年早春,不满六岁的我和哥哥随母亲从苏北乡间来到南京外祖父家。同年秋,我进离家不远的承恩寺小学一年级读书,虽只读了一个学期,但在建康路南状元境十八号生活的日子,却成了我此生中历久弥珍的“城南旧事”。本书下卷首篇《外祖父的状元境》即以我外公为主人公,这位清末秀才、民国律师,自号“珠湖钓叟”的九旬老人在孤寂和动乱中终老秦淮河畔的故事,以及我对他早年与辛亥义士结交的考订,不仅是我家族史上可以追溯的金陵旅痕,也关系到我这个晚辈“南京情结”的萌动与缘起。

1959年新秋,十八岁的我来南京上大学,在清凉山麓旧称“随园”的葱茏天地里度过了四个春秋。在这里,我结识了尊敬的师长、志同道合的学友和未来的妻子。正值“大跃进”后的三年困难时期,学中文的我开始在报刊上发表诗文习作并参加省作家协会诗歌组的活动,可谓我文字生涯的第一步。许多年后我以《随园,那一片苍翠》为题,记录这段对我个人和新中国教育史来说,同样都是难以忘怀的“青涩岁月”。

接下来,便是一个年轻教师的履历了。从1963年毕业分配到位于长江路旁、碑亭巷口的南京第九中学任教,到1968年底的文革狂潮中整个学校“下放”扬子江心的八卦洲——我在收入本书的《伤疤的记忆》和《镶边的风景》两文中,追叙这段非常时期“触及皮肉”和“触及灵魂”的生活片断。祸福相依的是,由于“下放”我得以同原为南京郊区的栖霞区结缘,有幸亲密接触茫茫天堑间的乡情民风,深切感悟命运“中途岛”上的十载沉浮。即便在1981底调回城区工作后,我仍与这片山环水抱的广阔天地心心相印,经常受到她的召唤与眷顾。2009年我应邀为迎接首届栖霞山文化节撰写长篇散文《感悟栖霞山》编入大型图文集《第一金陵明秀山》,同年《栖霞区年鉴》将我的资料以“邑人”身份收入《邑人档案》,也可以说是这片积淀深厚的人间福地对我这个“江南游子”的慷慨接纳罢。

从1989年到1998年,我和我的三口之家在雨花台下一个居民新区住了十年,我对古都金陵落花如雨、韵流千秋的“城之南”的今昔变迁,有了更加切实的观察和体验。这个时段也是我散文创作的生发期,陆续发表了不少有关南京的抒情小品和采风报告,如《登雨花阁》、《桂花雨》、《孔雀园纪事》、《金陵石头记》、《敬礼!南京城墙》,也产生了一定影响。1995年南京出版社推出丛书《可爱的南京》,主编陈安吉先生约我编选其中的散文集《名家笔下的南京》、诗集《诗人眼中的南京》(与俞律先生合编)。通过这两本书的编选,我对南京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有了更多的认识。2002年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在南京举行,作为艺术节开幕式演出的《金陵神韵——南京历史名篇朗诵音乐会》由我担纲编选与撰稿,同样是一次穿行于南京历史文化时空的“美的旅程”,也为我撰写《韵流金陵濯千秋》、《〈和平颂〉的诞生》、《印象总统府》等长篇系列散文奠定了基础。

就我个人同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在地理和心理上的交集而言,渊源最深的部分恐怕还是我居住时间最久的玄武区:从贯穿中国近代史的长江路(原国府路),到遍布古今名胜的鸡笼山麓和玄武湖边,因历朝诗人吟咏而留下芳名的“台城”社区……为山水城林所映照的楼台亭苑和寻常巷陌,见证了一个年轻学子的成长之路,也见证了一个“新南京人”由新变老的大半生行迹。收入本书的《书香成贤街》、《写在玄武湖边》、《台城杂弹》等众多篇章也大抵取材或书写于斯。我在《登紫金塔》一文中记述新南京的建设者们“在昔日的王家山上树起这座巨塔,单塔体就花了两三年时间,地基下挖三十米,这个钢铁巨人巍然屹立的三条腿是从岩层里直接‘长’出来的,能抗八级地震,也能对付南京地区刮得挺厉害的四季江风”,接着有一段文字抒发我的登临之兴:“我的所见所闻和所思所想,正是我的成长之地:我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城市。我的根也是深深地扎在这里的,何止‘三十米’啊!在这片铭刻着光荣、也饱尝过苦难的土地上,有我所挚爱和牵挂的一切。经过了世世代代的耕耘和翘盼,在长期的阻滞和停顿以后,我有什么理由不为她的蓦然回首和摩拳擦掌,为她的崛起跨越和展翅腾飞而高兴、而激动、而振奋呢?”

打开在读者面前的这部《金陵心记》,正是我、一个南京市民和文学工作者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美丽城市的“心灵对话”。书中讲述的是作者在这里学习、工作、居家和社交的见闻与感受,也是我将自己年深月久地“楔入南京”并从她的“内外兼修”中不断汲取营养和力量的点点滴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部近三十万言的散文、随笔集,也可以视之为献给我第二故乡、心灵家园和“永久居留地”的一部“情书”——至少我希望如此。我要用它来纪念曾经或依旧生活和操劳在这里、赋我以生命之爱和希望之光的先辈和亲人、同伴与知音;我更希望与所有热爱南京、向往南京的熟悉或未相识的朋友们分享这份刻骨铭心又生生不息的爱。如果尊敬的读者阅读眼前这些平凡也是真诚的文字,能够像浏览金陵城中随处可见的绿色一样,让它在你前行的路上为你增添些许温润与清新的话,那就是我,当年承恩寺小学的开蒙学童、今日台城柳下的古稀老人足感欣慰的平生快事了。

(2011年初夏书稿编毕,谨识于台城侧畔之金陵百杖斋)

[责任编辑:唐静静]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