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京名城会| 中国艺术博物馆事业的百年风雨路


来源:凤凰网江苏

经过近百年的发展,我国的艺术博物馆正在从最初的“艺术陈列馆”向今天的“公众艺术空间”演变。近十多年来,各级政府对公共美术馆的重视提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我国艺术博物馆事业迎来发展良机。2018年南京名城会博物博览板块博物馆的历史专题展将展现艺术博物馆自古至今的发展历程,凸显中国艺术博物馆在世界范围内的独特性。

经过近百年的发展,我国的艺术博物馆正在从最初的“艺术陈列馆”向今天的“公众艺术空间”演变。近十多年来,各级政府对公共美术馆的重视提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我国艺术博物馆事业迎来发展良机。2018年南京名城会博物博览板块博物馆的历史专题展将展现艺术博物馆自古至今的发展历程,凸显中国艺术博物馆在世界范围内的独特性。

艺术博物馆是收藏、展示人类文化艺术结晶的载体,其英文名称一般就是“art museum”,即我国通常称的“美术馆”。

文化冲突与艺术启蒙

1929年,中华民国十八年4月10日,由民国政府教育部主办的全国美术展览会在上海新普育堂开幕,展出中国各地美术家的创作、收藏家的藏品及部分华侨和日本画家的作品。1929年第一次全国美术展览会的举办正值近代中国美术极为活跃的当口。彼时各类美术社团层出不穷,美术展览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此次全国美术展览会不仅对晚清至民国初年中国画坛各类面貌进行了一次集中展示,还以极为科学与细致的美术门类划分,为日后的全国美展与美术馆建设提供了规范。

“美术展览会,萃全国艺术之精华,开千古未有之奇,极近代一时之盛,诚不愧为空前巨观,为吾辈艺术发达者所欢喜鼓舞。”亲历美展的俞剑华曾这样描写此次盛会。

在当局各类报刊中,美展的开幕场景几乎给人一种繁荣而承平的景象,而在这背后,提倡举办公共性的美术展览会其实面临着艰难的现实环境。其一,政局纷扰,“争地盘抢政权的大人们,更谁梦想到提倡艺术一件事”;其二,传统中国,艺术品一直被视为“秘藏”,多数藏家以书画作为收藏的奢侈品,更有甚者,不惜以一己之利,将国粹转手国外。这些都是王国维、鲁迅等清末民初提倡公共性美展和美术馆的精英们直接面对的现实场景。

1929年全国美展的主要发起人,大学院院长蔡元培很早就意识到具有公共性的美术展览会在国民美育及艺术启蒙上具有不可代替的优势。他曾在著述中提到,“普及社会的、公开的美术馆或博物院,中间陈列品或由私人捐赠,或用公款购置,都是非常珍贵的。有临时的展览会,有音乐会……”蔡元培在执政中一直努力实现自己的美育理想,并促成了1928年建设各级美术馆与举办全国美术展览会议案的通过。

“美术展览会”的出现与此后1935年开建南京国立美术陈列馆,可以说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传统的观瞻和品鉴绘画的方式,打破了美术作品被当作稀缺珍贵的文化财产被垄断收藏的格局。

中国美术馆

见证历史、迈向现代

1935年3月7日,得益于蔡元培、鲁迅、徐悲鸿等人及文化艺术届诸多权威人士的不断呼吁和舆论支持,国民党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第161次中央常务会议,决定“设国立戏剧音乐院及美术陈列馆”,并推荐孔祥熙、孙科等19人为筹备委员会,在规划设计时决定聘请专家为研究工程顾问,所聘专家几乎囊括了当时国内文化艺术届的全部精英。

经过筹委会和专家组评选,聘请建筑师李宗侃最终定稿,南京国立美术陈列馆在1935年11月动工并于次年8月完成。作为中国第一座国家美术馆,它的建成标志着中国美术馆事业的开启,见证了当时中国文化和艺术发展的概况和走向。

但是1937年12月,南京被日军占领,刚刚树立起国家美术馆形象的陈列馆也遭受了日军的炮火。因为战争,这座美术馆很快黯淡下来。

然而,值得欣慰的是,南京国立美术陈列馆是以一种“形亡而神存”的状态离开众人的视线的。因为经历过这样一座大馆的巅峰时期,社会上的其他美术展览也得到了规范,中国的美术展览制度整体上健全起来。另外,在它的“气场”影响之下,不仅提供美术展览场地的单位数量大大超过以往,各地的画廊也开始出现,甚至形成为一种行业。可以说,近代美术馆的发展对中国美术的专业化、大众化、现代化乃至部分美术作品市场化进程,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推动作用。

今天,在江苏省南京市长江路266号,江苏省美术馆的主楼中,玻璃窗与檐口装饰带间的“国立美术陈列馆”7个字仍然依稀可见。这座标志着中国美术馆事业开启的美术馆完成了转身期的跋涉,再次见证了中国艺术博物馆的发展与走向。

南京国立美术陈列馆

公共性使命

1949 年新中国成立之后,不少始终热心于美术馆发展的专业人士来到新的城市,以毕生的辛勤工作为后来中国美术馆事业的繁荣,埋下了最初的种子。

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国家开始大力发展美术馆场馆建设,美术馆的软硬件初步达到一定的专业要求与技术水准,功能上由单一的陈列向收藏、研究、教育、推广等职能铺开,开始从“美术展览馆”向“美术博物馆”转变。

2011年国家公布了九家重点美术馆,并且逐步建立了美术馆行业规范和专业管理机制。同年,十七届六中全会出台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决定,将美术馆纳入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一环,提出加强美术馆等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完善向社会免费开放。

21世纪是“美术馆的时代”,仅公立美术馆已增长到当下的400余家。当代语境下,如何使美术馆具有公共性成为美术馆人共同探讨的话题。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曾说:“‘公众的美术馆’是美术馆建设的最高阶段”。要做到这一点,就要调动许多手段,比如展览策划上主题鲜明,展示上丰富多彩,并且要通过艺术教育打通艺术创作与艺术接受之间的隔阂。”

传统的美术馆多注重典藏、展示和研究的功能,相对而言,以往只将作品视为过去遗产予以收藏保存的“仓库型”和“宝藏箱”的美术馆,未能实现美术馆的公共性使命。随着时代的变迁与社会文化的快速转变,美术馆与公众之间的互动关系被强调,要求其所策划或举办展览的基本出发点必须把公众的理解与参与放在第一位。

从这一意义上说,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运作即是其公共性的实现过程。今天的美术馆正在从被动的展示转向主动的引领,又由幕后转向前台。本届南京名城会将展现博物馆的艺术性,推广博物馆的艺术教育,使更多普通民众走进现代艺术博物馆观赏、品鉴。(张珏婷)

[责任编辑:邬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